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315章 千刀万剐、凌迟三生!

    虚离子眼见于此,心下也是捏了一把汗的同时,又一回头,朝着墨白方向,口中大啸:“众贼子不敬王尊,竟敢朝殿下拔剑,此乃万死之罪,尔不知敬畏,竟还不束手,实在罪大恶极!某恨不能手刃尔等,殿下大德,竟亲自赐死,当真是便宜了你们……”

    这话一出,他只觉身上蓦然一凉,然后豁然回头,便只见被拦住的诸人,皆是气得眼露杀意,死死盯着他,说不得他也赶紧闭嘴,不敢再撩拨!

    不过也只是一瞬,众人就无心再管他了,只闻一声惨叫,一道满是悲愤的声音传出:“你们……愚蠢!”

    众人望去,便只见顷刻之间,又是一宗师殒命墨白之手。

    一切又静了,都紧盯着墨白,豁然只见他,果然没有住手,毫不迟疑,身形再闪,已朝那提前戒备,却始终抱着侥幸的两位而去。

    两人一见,哪里还敢再存半点侥幸,已经没有办法,知道怕是今日逃不过大限了,心底后悔方才未上,又悲愤必死之局,两人只好长啸一声壮胆:“杀!”

    没有人助他们,两人每有逃,这里不比竹叶门,他们逃不了千军万马的围堵,只得连连怒吼,在众人眼前,被墨白以一敌二,手中青锋,活生生的刺破护体罡气而死!

    已经没有人意外这个结果了,所有人的心提着是墨白是否还会继续施虐。

    唯一的侥幸便是,墨白动手之前撤了兵马,看样子并不想赶尽杀绝。

    四具尸体倒在一旁,墨白手中握着染血执剑,脸色更加苍白,连额头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细汗渗出,他的胸口在起伏,一派已经脱力之象。

    然而,这时再也没有敢挑衅之人,先前他就虚弱无比,可一转眼,又杀五名宗师。

    戴春和躲在墙角,直到彻底没了声响,他才慢慢起身,望着那又添的尸体,再抬头看那依然有着单薄背影的独立之人,深吸一口气后,连连疾跑,亲自端来一张椅子,来到明王身边,敬畏非常的小心说到:“殿下,您请……请坐!”

    墨白瞥他一眼,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这一次,戴春和不敢有任何意见,连忙小跑着站在他身后两米之处,却不肯走了。

    还有哪里比墨白身后更安全?

    墨白没坐,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些许疲惫:“还有谁?”

    没人应声!

    “还有谁?”墨白再次问道。

    “砰!”有人动作了,一个站在边缘处先前并未动手的老者单膝跪地,低下了头:“殿下恕罪!”

    宗师跪地!

    戴春和,眼眸瞬间瞪大,盯着那人满是不可思议,即便经过这么大的波折,他还是不敢信眼前看到这一幕。

    不止他,虚离子也忍不住嘴角抽了几下,眼神变幻不定,连他也没有真正跪过明王。

    而其他宗师其实在竹叶门就不得不跪了,但此刻在一众凡人面前,他们还是立马脸色发烧。

    “还有谁?”墨白问出了第三句。

    这一次,沉默中,一声声闷响传来了。

    戴春和站在墨白身后,他觉得或许这一辈子最难忘的不再是先前墨白独立高处,那初见一瞬,而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砰!”又一声闷响,戴春和望去,只见那虚离子本来站在众宗师中间很是出奇,但此刻明显意识到了不妥,也朝着墨白跪下了。

    戴春和眼神一动,也反应过来,连连快走几步,又绕到墨白身前,双膝跪地,高声唱和:“殿下威武!”

    他这一声,顿时如引动山崩,整个城墙内外,无不跪地!

    “殿下威武!”

    “殿下威武!”

    “……”

    一声皆着一声,在这已经入夜之后,北河内外,响遍苍穹。

    遥远的京城城关,有人突然侧目,远眺北河方向。

    紧接着速速招来一人,紧急将消息传至宫城!

    原本墨白来到北河的消息应该早已在京城轰动,万千兵马出发,迎王驾回京,但出奇的是,最终竟毫无声息,京城那座宫城竟好似对这惊天消息一无所知一般。

    不过,御书房那盏灯,一直亮着……

    墨白独立城墙之上,余者再无立身。

    他手中带血剑,慢慢滴落一滴滴血珠,他的身形再次挺立,眼神抬起,扫向诸天:“本王持剑欲杀贼,何处不可杀?何时不能杀?何人不敢杀?”

    “就凭你们也配让本王百里兼程,调兵遣将围杀尔等?”墨白手中剑抬起,声音传遍城内外,彻底的安静中,他的狂傲尽显其中:“本王敢饶你们性命,就不怕你们反,反一人,杀一人,反十人,杀十人,道门皆反,本王杀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这一刻,连带虚离子在内,所有道家中人皆忍不住死死撰紧了拳头,不是想反抗,而是身为道门人,听到这段话,难以抑制心头那滚烫翻涌的气血。

    道门皆反,皆杀……

    “旗蛮千军万马困本王于明珠,本王亦敢单枪匹马杀个三进三出,就凭尔等诸人,何敢在本王面前放肆?”墨白陡然手中剑指诸天,第一次,声音高亢咆哮天际:“何敢放肆?”

    “杀!”

    “杀!”

    “杀!”

    战场不怕血,只怕将无能!

    城内外,众沙场之兵将,此时此刻,在明王之血气震天之下,尽皆怒喊杀!

    漫天喊杀声中,虚离子与众宗师单膝跪地,满头冷汗滴下。

    他们第一次于寻常士兵之血气而胆寒,而低头。

    “你们最后听好了,也记住了,本王饶你们性命,不是你们乃是道家宗师,也非贪图尔等之超凡手段效力。于本王而言,莫说宗师而已,便是那传说可飞天,可遁地,可视众生若等闲的真人,但凡其敢叛我大夏,敢背我百姓,本王亦当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将其千刀万剐,凌迟三生!”

    轰!

    一片跪地宗师,本来还躬着的一只腿彻底坚持不住,砰的一声跪倒。

    民间百姓,敬帝尊若天地!

    道家修士,敬真人若神灵!

    真人,是一个信仰,此时此刻,“千刀万剐凌迟三生”这个词用于真人身上,所有宗师心中之震撼,超过了竹叶门灭!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敢于众生面前,如此疯狂。

    而再下一刻,勉强能跪住的戴春和也彻底趴伏在了地上。

    “今日,本王剑指苍天,向众生立誓,自即日起,凡我大夏之种,不论官居当朝一品之重臣权贵,亦或沙场点兵之封侯将帅,但凡值此国难之际,祸乱朝纲,误我百姓者,本王持剑,上斩皇亲国戚,下杀走卒贩夫,若不然,本王便持手中剑,自绝己身!”

    不斩贼,便斩己!

    墨白的声音回荡于城墙内外,令这天寒地冻也挡不了热血沸腾。

    他转身,持剑下城楼。

    所有人跪伏,没有人抬头。

    直到他脚步越来越远。

    戴春和颤颤巍巍抬头,望着那顺着城楼而下,慢慢模糊在眼前的身影,再次叩首!

    而城内外,终于对墨白的话有了回音。

    “属下等愿誓死追随明王!”

    “上斩国贼!下斩奸逆!”

    军在吼,民在啸!。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