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647章 不用麻烦父帅了

    正厅里。

    宾主就位。

    墨白和林素音一左一右坐在主位,林定宇坐在客席,楚若才陪在他身后,除此之外,就只有两个老头,默然站在一边。

    这两老头身上气势不凡,皆身着道袍,道袍上却没有山门标志。

    墨白能从他们的气息分辨出,这两人中有一个乃是已登大宗师之境的存在,但却也只是瞟了一眼,便略过了,根本没有给他们赐坐的意思。

    两人眼波流动,但最终看了一眼站在墨白身旁的陆寻义,也都未曾出声。

    很显然,在明王府就算你是宗师,也没权利坐下。

    先前那些挑担背包的人却是早已退下了,只是他们挑进来的东西,却正在正厅里摆着。

    墨白目光扫过那些东西,又看向林定宇。

    林定宇却没看他,而是将目光放在陆寻义身上,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林素音见到弟弟,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他那少了一根手指的手掌之上,眼中露出一丝心疼之色,不禁转眸看了一眼站在墨白身后的陆寻义。

    楚若才站在下首,一直就观察着林素音,见她目光变化,眼中微闪,这才站了出来,对着二人一躬身:“殿下,王妃,大帅听闻王妃有孕,心中甚喜,特地搜集了一些珍惜名贵药材,希望能为王妃保胎之用。三公子也特地带来了一些南地特产,都是一些王妃曾经最喜欢的小吃。”

    说罢,他看了一眼三公子。

    林定宇这才如梦初醒,将看向陆寻义的眼神收回,目光瞥了一眼坐在上首的明王,又马上移开,看向了姐姐林素音。

    在这里,也唯有林素音还能给他带来一点安全感,此人倒也不是真的棒槌,连忙站起身来,对林素音,指着地上的一些箱子道:“二姐,这些都是我特地搜集的,除了吃的,还有一些你以前喜欢看的书,我也带来了……”

    林定宇也不知是不是恐惧太过,开口不与明王搭话,却是和林素音东一句、西一句,没有重点,只一样样的介绍他给林素音带来的东西。

    楚若才在一边却没有打断,反而任他像个孩子般喋喋不休,只暗中关注着墨白和林素音的表情。

    墨白表情平淡,似乎对林素音的介绍并无什么兴趣,只淡淡坐在上首,一言不发。

    而林素音则是眼神柔和,随着林定宇的话,不时问上两句。

    “既然王妃喜欢,那便收下吧。”终于,墨白打断了林定宇,转头看向阿九示意。

    阿九顿时点头,让人将东西收下。

    林定宇看着明王府的人将东西抬走,顿时便哑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愣在原地,目光看了一眼墨白,又连忙避开他的视线。

    楚若才见墨白态度,心中微沉,他看的清楚,方才明王明显是不耐烦了,根本不曾顾及王妃的态度,就直接打断了姐弟俩的交流。

    楚若才暗瞥王妃,便见王妃什么也没说,只是垂下了目光,脸上方才挂起的笑容缓缓消失。

    “殿下,听闻王妃之前遇袭,大帅大怒之余,对王妃的情况也甚是担忧,特命我等过来讨信,还让我们随身带了在我们南地赫赫有名的医道泰斗,陈如命大师!”楚若才说着,便将站在一边的一名宗师请出来,介绍道。

    “早在多年前,就曾听起明珠杏林中的好友提起过殿下,说殿下医道通神,早就有心拜访,却是一直未曾有缘得见,在下陈如命,见过殿下。”陈如命站出来,见礼道。

    “陈如命?”墨白嘴角微微念叨一句,随即抬眸看向他:“原来阁下便是那位曾被太医殿三三顾茅庐,也未曾请动的双命圣手?”

    “殿下谬赞了,在下不过是故土难离,才谢绝御医之事,至于什么双命圣手就更是同道戏言,当不得真。”陈如命谦虚道。

    楚若才见墨白也听过陈如命的名号,顿时道:“大帅知道殿下乃是医道高手,不过大帅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故而此番请陈如命大师来此,想为王妃诊断一下,望殿下能够应允。”

    墨白笑了笑,什么不放心,看来林氏还在琢磨当初王妃遇袭一事,所以想让陈如命来看看,王妃是不是真的受过伤。

    如果墨白不答应,那便说明此事有鬼,他们会继续深挖此事真相。

    只是墨白不明白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黄庭府也已经灭了,他们还追着此事不放,究竟有什么目的。

    莫非是怀疑到了先帝之死?

    当初,墨白离京太过突然,紧接着先帝就病故了,这件事确实容易让人怀疑。

    毕竟墨白乃是医道圣手,先帝有病,病的如此凶猛,以传说中墨白的医术,能看不出来?

    事实上,在先帝驾崩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

    不是没有声音,责问先帝病重,为何明王没有参与医治。

    只不过当时康王一系的人,散播谣言,将先帝之死与新君挂钩,新君算是替墨白挡了一枪。

    而且按宫里提供的先帝死因,先帝乃是为处理国事,疲劳过度,突发急症而去。

    当时墨白因王妃遇袭,并不在京城,所以将先帝之死与墨白挂钩的声音,没能站住脚,很快就淹没在各种谣言之中。

    然而,现在林华耀还在深究这件事,不能不让墨白提防,南军莫非是怀疑此事了?

    墨白沉吟,他可以拒绝楚若才的要求,但如此一来,若林氏真是怀疑这事了,搞不好认为墨白是心中有鬼,会继续深挖。

    “如命大师在杏林的名声,本王也如雷贯耳,一直想找机会请教一番,只是脱不开身,今日有缘得见,如命大师肯帮王妃看看,本王岂有不允之理。”墨白平静道。

    “不敢,殿下面前在下岂敢称大师?”陈如命客套一句。

    墨白便对林素音点了点头,林素音目光看了一眼楚若才,却是眼中微冷,突然道:“楚大人,你回去转告父帅,素音受伤至今,已时日不短,康复的差不多了,就不劳父帅操心了。”

    楚若才闻言,顿时神色一变,满是诧异的看向林素音,心中顿时犹如被巨石击中。

    他怎么也没想到,明王这边还没看出什么来,王妃竟突然发作了。

    他细细一想,顿时心中暗道糟糕,是自己的话触怒了王妃。

    很明显,王妃受伤至今已快月余,若是林帅当真有心,早早就当派请名医过来探望。

    到今天再来,若王妃当真有事,怕是早就出事了,哪里还等得到大帅派人来。

    楚若才很想解释一句,是因明王本就是医学泰斗,林氏故而才没派人来,可如此一说,那又如何解释现在为何派医者过来?

    楚若才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话,只得眼神暗瞟林定宇,想让他安抚王妃,替自己解围。

    可林定宇在明王府就如一只鹌鹑一般,连胡乱动一下都不敢,又怎敢在这时候出声替他解围。

    好在是林素音也没有把脸完全撕破,站起身来,对林定宇道:“定宇,我离家甚久,你陪我去说说家里现在的情况。”

    林定宇闻言,顿时如释重负,根本不管楚若才有什么意见,偷看了一眼明王,见他没说话,直接就答应下来。

    楚若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弟二人出了正厅,心中抓狂,他根本没料到这姐弟二人还有机会单独相处,所以也没交代楚若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抱歉!”墨白开口了,对着有些尴尬的陈如命道:“王妃孕后,性子便有些不稳,再加上上次遇袭过后,对不熟悉的人多有警惕,此并非针对阁下,还望大师勿怪。”

    陈如命能说什么,他此番来也只是受了林华耀的差遣,再加上对墨白也有点不服气,想来和墨白切磋一番,倒也并非一定要上手,事实上,他不用上手,光凭王妃的气色,也已经看出了一些东西。

    顿时对明王拱手道:“不敢。”

    “大师远道而来,机会难得,本王想请教一番,不如就在我明王府多留两日,如何?”墨白问道。

    “若能和殿下探讨医道,是在下的福分。”陈如命看了一眼楚若才,见他没有反对,便点头应道。

    “那大师便先下去休息片刻,本王稍后拜访。”墨白说着,对身边一名黑衣卫示意。

    陈如命随黑衣卫离去,这时候殿上就只剩楚若才和那大宗师老者,墨白看了楚若才一眼,又对着陆寻义点了点头。

    陆寻义便走到那大宗师面前,伸手示意:“阁下请随陆某下去休息片刻!”

    那大宗师微顿,本要拒绝,可一见明王目光盯来,顿时也就放弃了开口,而是看向楚若才,楚若才稍作犹豫,却想道,这在明王府,明王要杀人,大宗师也挡不住。

    索性也就点点头,看着陆寻义和那大宗师离去。

    殿中只剩下两个人,墨白竟是道:“楚先生,请坐!”

    楚若才微惊,没想到他还能在明王面前被赐坐,也没拒绝,小心翼翼的在椅子上挨了半个屁股。

    “楚先生,咱们打的交道不少了,你知道本王的脾气,现在没外人了,你们来我明王府,究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