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668章 消息爆开

    林素音走了,她这一趟来,真的是将楚若才给吓的不轻。

    一直到林素音离去,楚若才总算是确认了林素音此番来意。

    林素音此来,分明就是来为林定宇出头的。

    明王府的人走了,林氏的人重新聚到楚若才身边,问询情况。

    楚若才无心多说,将他们散去,自己一个人却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许久。

    说实话,林素音来威胁他,楚若才并不往心里去。

    他能看得出来,林素音只是被蒙在鼓里,还没搞清楚状况,才会将矛头指向了他。

    不知者不罪,这事楚若才可以不计较。

    但林素音对南军的疏远和不信任,以及方才对他所表现出来的浓厚杀机,却让楚若才不得不为之担忧。

    他能清晰的察觉到,林素音是真的对他楚若才敌意甚深,只要想起刚才林素音持剑对准自己的场景,楚若才便一阵后怕,脊背发凉。

    没有人不贪生,没有人不惜命,楚若才心底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他不得不去考虑,林素音的存在,会给他带来的强烈威胁。

    沉吟许久,他目光阴郁的起身,决定再次联系林华耀。

    马上就要对明王府下手了,若是一切成功,除掉明王之后,对于如何处理林素音,尤其是已经怀了明王子嗣的林素音,在南军这边,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难题。

    本来楚若才对此,还是倾向于留下林素音的,一来是因为他知道,在大帅心里对林素音是心怀愧疚的。

    二来,则是林素音乃是林定宇一母同胞的姐姐,虽然现在看来,大公子林定坤在南军的声势更强,可将来南军的继承人究竟会花落谁家,恐怕还犹未可知。

    楚若才虽然并不参与两位公子夺嫡,但他身为谋士,要说一点都不去考虑后路,那当然不可能。

    在他看来,大公子虽然声势很旺,可随着大公子羽翼丰满,大帅很多时候,对他都已心生不满,相比之下,看似整日里无所事事的三公子,反而要更得大帅欢心。

    在楚若才这里,反而对三公子要更为看好,他不参与二位公子争权,却不妨碍他在不经意间,在三公子那里谋些好感,为将来做些准备。

    表态留下林素音,既不会让大帅不满,又可以送给三公子一份人情,这在他看来,是完全不亏的买卖。

    可林素音今日对他表现出来的敌意和杀机,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也许留下了林素音,将来不但得不到三公子的好感,反而会成为自己日后最大的劫难。

    楚若才深深吐出一口浊气,闪烁的目光坚定下来。

    他最终决定,将林素音对南军已经没有归属感,更对大帅早已恨意暗藏的情况,“如实”告知大帅。

    有时候,有些人真的是不能得罪的,也许他手无缚鸡之力,却只凭借三言两语,就能在不知不觉间,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

    林素音回来了。

    没去见墨白,径直回了房。

    阿九过来将林公馆那边发生的经过汇报了一遍。

    墨白静静听着,直到他说到当年伤害宁儿的罪魁祸首竟是楚若才时,墨白的脸色才骤然阴沉下去。

    “六爷,当年宁儿险些被这狗贼害死,更是让得您险些丧命明珠,这仇我们必须报!”阿九握紧拳头,眸光通红。

    墨白看他一眼,沉吟片刻后,沉声道:“这件事暂时不要透露出去,我来处理。”

    阿九低着头,默不吭声。

    “不早了,去休息吧!”墨白站起身来,身形一闪,消失在阿九面前,却有一句话在阿九耳边回荡:“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他必死无疑!”

    阿九浑身顿时一震,望向门外早已不见的身影,深吸一口气,跪下磕头……

    次日天明。

    京中诸臣当班,无不谈论着昨夜京中变故。

    不敢明目张胆的谈,却是随处可见,官员们三五聚集,窃窃私语。

    “听说昨夜被害的是朝廷官员,禁卫、内卫、张总长的情报总全都介入进去了,当场就将林氏的人给抓了。其他三位大帅的人在宫里闹到深夜,楚若才等人才被放出来,不过听说林定宇仍然被扣押着。”

    “看这情况,遇害的这位同僚级别肯定不低,搞不好会是一品重臣。”

    “这林氏再是胆大包天,也不敢动到一品重臣身上吧。”

    “此言有理,这事肯定有猫腻,明日就是陛下的登基大典,林氏就算想挑事,也不敢明目张胆动到一品重臣身上。”

    “说了半天,究竟是谁遇害了,我没听说有哪位重臣出事啊!”

    “对啊,朝中一品重臣就那么几位,要是有谁出事,恐怕早就传开了。”

    “我看这本就是谣言,若真是重臣被林氏所杀,楚若才也不可能被放出来。”

    “楚若才被放了,林定宇可还关着,再说若是一般的命案,会让禁卫、内卫、情报总同时介入?我敢肯定此事绝对不简单。”

    户部房,一群官员也在悄悄讨论昨夜的事。

    与其他地方一样,他们这边讨论来,讨论去,也终究是没个准数。

    都只知道此案牵涉南军,而且死的人不一般,但具体怎么回事,却是没人能说的清楚。

    最后人群中,忽然有人冲着一个始终未开口的老者发问:“德公,听说昨夜连明王府也动静不小,不知您可有什么内幕消息,不如提点我等一二?”

    此言一出,顿时大伙一静,所有人都望向这名被称为德公的老者。

    德公本人却是脸色陡然一黑,望着大伙盯着自己的眼神,冷哼一声:“明王府的动静是有,只是本官愚钝,没发现什么内情。不过本官好客的很,诸位若有兴趣,不如多来在下府上做客,大可亲自去探一探明王府的究竟。”

    说罢,便径直离去。

    众人见状,皆是无语,摇头,没一个人接话。

    这德公,其实就是住在明王府隔壁的蔡元德老大人。

    因为两家就一墙之隔,明王府有什么动静,最先发现的肯定是蔡老大人。

    所以大家才试着问一问他有没有什么内情。

    不过他的反应,倒也不出众人意料。

    谁都知道,这位老大人对于住在明王府隔壁,那是战战兢兢的。

    前段日子更是愁的要卖掉祖宅,只是无人敢接手。

    众人也有些尴尬,顿时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继续谈论此案,却是不再谈明王府。

    整个清晨,京城官场各个角落,都在悄然打探着此事。

    挨个数着今日当班的朝中重臣,却没发现少了谁,正一头雾水的时候。

    忽然一个消息传来:“瞿国公死了!”

    这消息的源头,不知在哪里,也不知是谁第一个传出来的。

    总之,忽然之间,就传出来了。

    最开始,根本没人相信,瞿国公是谁,那是先帝亲指的辅政大臣,更乃皇亲国戚,乃是当朝陛下的外公。

    说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绝不为过,如此重臣,林氏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动到他头上。

    当即就有官员大声怒斥,此乃心怀不轨之人在散播谣言,企图制造混乱破坏国朝登基大典。

    更有人表示国朝需立刻辟谣,同时严查谣言来源,抓住罪魁祸首,决不轻饶。

    但等了许久,不见内阁出来辟谣,朝中官员都是敏锐之辈,开始察觉到此事不对劲了。

    先前怒斥此乃谣言的人,也收声了,心中惊慌起来,开始怀疑这事会不会是真的?

    所有人心中都开始翻腾起来,这事要是真的,那就真是捅破天了。

    林氏若杀了瞿国公,国朝能罢休?陛下能罢休?

    紧张的等待,没能等待辟谣的人,反而是以瞿国公为首的一系官员暴动了。

    先帝提拔顾命大臣,自然也等给他们镇压国朝的实力,瞿国昌在朝中虽然不敌胡庆言,却也绝非泛泛。

    瞿国公若没了,对他们来说,就等于骤失靠山,前途刹那茫然。

    他手下的一众官员,早在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一边辟谣,一边却是立刻行动起来。

    他们第一时间便派人赶赴瞿国公府确认情况。

    瞿国公府早已被禁卫封禁,无论如何,也根本不准任何人进去,瞿系官员见状心中顿觉不妙,根本坐不住,直接强闯禁卫。

    冲突爆发,禁卫直接将闯禁之人尽数拿下。

    消息传入朝中,瞿系官员立马集结起来,直奔内阁,堵门要交代。

    内阁倒是出来了。

    也辟谣了。

    只说昨夜京郊血案,与瞿国公府没有关系。

    目前有关案子的情况,还在查,待有了结果,会告知诸臣。

    这句话根本打发不了瞿系,他们要求必须见到瞿国公。

    内阁没法答应这个要求,瞿系一怒,直接闹着,直奔御书房而去。

    禁军出动拦截,可这么多官员,群情激奋之下,他们也不能一杀了之,事情越闹越大,整个宫里乱做一团。

    如此一来,事情彻底掩盖不住了,所有人都意识到,瞿国公可能真的出事了。

    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整个朝中彻底炸了锅。

    不管是不是瞿氏官员,都不得不为此事震骇。

    连瞿国公都能在京城被杀,他们这些身份地位远不如瞿国公的人,岂不是更加危险,这事若没有个交代,这官他们还敢当下去骂?

    百官闹腾,半数以上的官员都放下了手中的事,直奔御书房,声援与禁军对峙的瞿系官员,必须要求见陛下。

    事情到了这一步,胡庆言和德王、张邦立三人,不得不站出来了。

    “此乃谣言!”胡庆言出来安抚百官,第一句话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