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693章 德王指证明王谋反

    老九发难了。

    对于殿中大部分人来说,新帝会对付明王,这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能在这大殿上有一席之位的,谁还能不知道之前宫变**,就算宫廷秘而不宣,众臣不知其中具体详情。

    但陛下令禁军万箭齐发,欲一举取明王性命,最终却以兰妃之死结局的事,众人大都是知情的。

    宫变之后,局面看似风平浪静,但所有人都清楚,经此一役,新帝与明王之间的矛盾算是彻底公开,摆到了台面上。

    两人已是势同水火,只要找到机会,陛下迟早会再次对明王下手。

    这一点,在场众人皆心知肚明。

    可却没人想到,陛下这才刚刚登基,连椅子都没坐热,就再次冲明王发难了。

    金殿中,一刹那便已陷入死寂。

    这实在出乎所有人预料,太过突然。

    宫变的余波尚还在震动人心,陛下就如此迫不及待的再次冲明王下手。

    这可不比上次,还能将局面控制在宫廷之内,借后宫争斗来做掩饰,用兰妃的命来平息局面。

    这是在登基大典上,当着天下人的面,一点退路都没留。

    所有人都清楚,陛下这一出手,恐怕就再也收不回去。

    今日斩不得明王,将不止陛下颜面扫地,便是国朝也将威严大损。

    容不得群臣不惊骇,明王是那么好杀的吗?

    若是好杀,上次宫变时,死的又怎会是兰妃?

    明王可不止是明王,还是太后嫡子,是道门至尊,是一举一动都能左右国朝局面的人物,这样的人,已经不是陛下一念之间,想杀就能杀的。

    太后不会坐视,道门不会坐视,就连南军林氏与胡刘张三位军阀,也不可能坐视。

    他们就期盼着新帝能与明王一直内斗,怎会让陛下轻易除了明王这块绊脚石?

    如此庞大的阻力,陛下能够通通视而不见?

    当然,群臣也知道,今日陛下携登极之威,若非要一意孤行,不管不顾,誓要当众斩明王,那也确实无人可挡。

    可杀了明王之后的严重后果,陛下真的想清楚了吗啊?

    国朝又真的准备好应对了吗?

    群臣心惊肉跳,金殿之内,所有人只能紧张等着,等着明王的反应,等着已经可以预见的强烈反弹。

    死寂一片的金殿中,老九目光冰冷的扫过群臣,群臣顿时心惊肉跳,最终包括胡庆言在内,全都在他目光下,低下了头,没一个人敢跳出来吱声。

    而道门这边,玉清等人也是眉头直跳,瞳孔收缩,脸色凝重无比,眼角余光不住朝着明王看去,显然他们也受惊了。

    他们都如此,就更别提殿中一众道门师者了。

    此刻,望着跪倒一地的群臣,他们站在侧面,只觉心头一阵阵发紧,目光不住朝着玉清等人看去,却得不到回应,只能警惕四周,深恐国朝内卫和禁卫军,下一刻就进来对他们动手。

    但当老九的目光朝他们看来时,又连忙垂首,不敢有半分异动。

    这里是国朝金殿,便是他们皆有一身能为,只要老九一声令下,他们也得喋血当场。

    这一刻坐在龙椅上的老九,绝对是至高无上的,不管底下这群人有没有异心,但凡他目光所及之处,却无人能在这金殿上,对他有半分不敬。

    老九隐忍数日,等的就是这一刻。

    群臣认为他是冲动,却不知只有这一刻,才是他唯一能翻手镇压明王的机会。

    他等这一刻,已经等太久了!

    纵横全场的目光终于重新落到明王身上。

    墨白立于殿中,四周已跪倒一片,他目光却依然平静的与老九对视。

    在墨白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惧意,老九心中的怒火再次暴涨,凭什么?

    明王凭什么还敢如此平静?

    压抑了太久的杀意,终于毫不掩饰的爆发出来:“怎么?朕将这龙椅让你,都还不兴吗?”

    老九说着,缓缓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明王,声音已是彻底化为冰寒:“难道非得让朕自刎于你面前,你才满意?”

    “皇帝!”老九话音一落,太后终于是坐不住了。

    群臣见太后终于还是出面,心中越紧,却只见老九转头,漠然而视。

    不过太后多年凤位,倒是没有失措,站起身来,沉声道:“皇帝今日登基,一言一行都涉及国运兴衰,切不可再随口戏言,还不快让众臣起身,议定改元一事,好定国安邦!”

    老九却是面无表情,盯着太后,声音冷淡道:“太后连话都不让朕说,是对朕不喜,打算垂帘?还是打算废帝再立?”

    群臣闻声,更是噤若寒颤,陛下明显已是下定决心了,哪怕当众顶撞太后,也在所不惜。

    “皇帝!”太后声音明显颤抖起来。

    “母后!”墨白终于开口了。

    群臣连忙微微抬头,目光看向明王。

    老九和太后的目光也随之而来,众人目视下,墨白对着太后躬身道:“母后无需如此,陛下或许是受了谗言或者挑拨,对儿臣心有不满,既然如此,那就让陛下说清楚也好。儿臣若有罪,当受国法,若无罪,陛下恐也不能对儿臣无罪而诛,否则新朝初始,便法纪无存,今后岂不朝纲混乱,国再难安?”

    太后面色微白,与明王对视片刻,她沉声道:“好,今日众位朝臣皆在,一切自有国法论断,若有心怀不轨,挑拨我君臣者,必斩不赦!”

    说罢,她转身回去坐下,其实她也明白,局面到了如此,她便是强拦,也是拦不下老九的。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震慑一下朝臣,让他们不敢跳出来为老九张目。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话音方落之际,跪在最前排的胡庆言突然微微歪头,目光看向了身旁德王。

    德王察觉到他的目光,微偏头与他对视,就只见胡庆言目光深沉至极,德王心头顿时一震,他当然知道这目光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张邦立也察觉到了旁边的动静,眉头剧跳了两下,却终究是未曾动作,只俯下身,闭目以头触地。

    德王犹豫着避开了胡庆言的目光,胡庆言心中急切。

    陛下已经发难,局势已经到此,他们再不介入,引导局势,等陛下真的说出明王控制宫禁的事,那局面就难以控制了。

    胡庆言深知,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眼见德王竟在关键时候退缩了,胡庆言心中大怒此人不足与谋,却也没办法,硬着头皮就准备自己出面。

    可就在他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身旁却是响起了一道声音:“太后,我朝五百年,未有过后宫干政事,也绝不容后宫干政,如今陛下既已登基,那朝纲政事,自当由陛下做主,太后岂可在议政金殿之上,威胁群臣,干预政事?”

    话音毕,群臣无不惊诧,抬头望去,只见此刻公然顶撞太后的竟是四辅臣之一的德王。

    他这突然冒出来,令得百官顿时与身边人对视,皆心中吃惊,看来陛下不是按耐不住贸然动手,而是早有准备。

    然而,上方正准备将墨白只罪合盘脱出的老九,此刻却是不由愣了一下,他自然也没想到德王会在这时候出头,公然来给他助阵。

    太后同样是心中一跳,瞬间垂眸望向德王,脸色发白。

    她没想到自己一番警告,却反倒让德王跳了出来,站在老九那边,她心中一慌,当即便要开口。

    德王却不再给他们机会,而是面容肃穆,对着老九行礼道:“陛下,臣要参明王串通禁卫,欲行刺君之事,幸有禁卫大将军墨北川忠君护主,明王事不成,又行逼宫之举,欲令太后垂帘听政,此实乃谋逆,十恶不赦之大罪,一应事实,证据确凿,臣请陛下诛之,以正国法朝纲!”

    “什么,明王竟串通禁军,谋刺君上不成,又行逼宫之举,让太后垂帘听政?”

    德王的话一出口,殿中当即炸了,群臣大骇。

    就连一直站在最后的楚若才都是瞳孔骤缩,与身边人相互对视,心中大骇。

    这一刻,连他也已经有些不确定德王所说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那岂非是明王早已控制了宫禁,软禁了新君?

    不过随之,他便反应过来,这不可能。

    若明王若真能控制宫禁,就绝不会让老九举办如此盛大的登基仪式,让他有机会直面群臣,更不可能让德王站出来指证他。

    想到这里,楚若才心中才微微一松,心道:“这新君还真狠,收拾明王还不够,同时还想着将太后也给废了。”

    此时殿中已经炸了锅,老九却有些懵了。

    他目光盯着德王,有些怀疑是自己之前搞错了,德王其实一直都是忠于他的,只是迫于形势委屈求全而已。

    还是德王真从墨北川那里见到徐世贸和柳公群,就怀疑到自己已经安排好,今日必除明王,所以才在此时跳出来,欲借此重新归附。

    也是这时,依然还跪在地上的胡庆言,额头又微微偏了偏,这次却是偏向张邦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