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第716章 回信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猜测,那听完陆长仙的话后,她便已经能够确定,华明辅这封信定有明堂暗藏其中。

    华明辅在陆长仙面前表现出来的反常,应该就是给她破解这封信的提示。

    “战况……”陆长仙出去后,杜鹃口中喃喃低语,再次拿起这封已经不知看了多少遍的信,再一次逐字逐句的分析。

    信并不长,不过寥寥数言而已。

    这一次,杜鹃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了信中最后一段话上。

    最后,她的目光在信中最后一段话处停留。

    “虽得先生献药相助,然而敌我实力太过悬殊,纵我将士奋勇,也实在无力回天,靖远城只怕还是守不住了,为安全计,先生请速撤离。”

    整封信中,要说真正与战况相关的,也就只有最后这段话了。

    杜鹃盯着这段话沉吟良久,却仍是琢磨不出华明辅想要表达的重点是什么。

    是不满明王府借送药之举,拉拢军中,所以来信敲打,让她别再白费心思?

    还是并无恶意,此信是为缓和关系,想要谋求更大的帮助?

    若是前者倒还好说,不做理会便是。

    可若是后者,华明辅有交好明王府的心思,那明王府就必须重视了。

    只是华明辅这封信实在太过含糊了,杜鹃根本没法分辨华明辅的态度,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

    杜鹃考虑良久,最终还是觉得,华明辅这封信不像是敲打。

    从陆长仙口中了解到的华明辅,绝非迂腐之辈。

    当初陆长仙等人能留在军中,华明辅还是出了力的,由此可见,此人对于军中有利的事情,是愿意接受的。

    此番献药,药材也是军中急需,是将士们救命用的。

    他能接受留下明王府的人,却不接受明王府的药?

    若说之前,她四处拜访兵将,拉拢意味明显时,华明辅来封信敲打一下,她觉得倒也正常。

    可为了这批药材出头,还是军中花钱买的药材出头,杜鹃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所以,华明辅这封突然的来信,她更倾向于后者,华明辅对陆长仙提及战况,又在信中叫苦,应该是想从明王府得到更多支援。

    杜鹃眼神亮了,不管这是方有群授意的,还是华明辅个人的意思,明王府都不能错过。

    华明辅此人是方有群的心腹,明王府若能拿下他,对将来收服方有群,绝对有重大帮助。

    当即取来纸笔,就要给华明辅回信。

    忽的她又神色一怔,随即讶然,失笑道:“一封什么都没说的信,竟让我差点失了方寸,盛名之下,果然无虚!”

    摇摇头,杜鹃再次拿起信,看了一遍,随后收起,面色已完全平静。

    她突然想通了,即便再想与华明辅交好,也不能华明辅来了一封含含糊糊,丝毫把柄不漏的信,就搞的失了方寸。

    合作总是要有互利基础的,华明辅如果真有心交往明王府,就一定有其利益诉求。

    现在是他主动找上明王府,非明王府主动找他,主动权应该在明王府手上,怎么能让他牵着明王府的鼻子走?

    想到这里,杜鹃眼中神思略过,拿起纸笔,给华明辅回信。

    无需多久,一封信写完。

    杜鹃唤来还在外候着的陆长仙,将信交予他,让他天明之后送予华明辅。

    陆长仙领命离去,杜鹃起身来到门外,看了看天色,已是快要黎明时分了。

    想了想,又召来身边修士,吩咐加强戒备。

    她是谨慎的,华明辅这封信,最后那句让自己速离,也未必没有可能是在向自己示警。

    这种可能性虽小,也不能不做提防。

    毕竟朝中消息已经传来,陛下与明王已撕破脸皮,难保不会有忠君之辈,会通过朝她下手,来试图挑起明王府与方帅之间的战争。

    对于此,杜鹃倒并没有太过忌惮。

    只要不是方帅想杀她,那凭借她身边的护卫力量,安全还是能保证的。

    至于方帅会不会杀她,来表明对新君的忠诚?

    杜鹃认为可能性极小,华明辅这封信就是佐证,如果是方帅要杀她,华明辅不可能在这时候给她来信。

    所以,饮食起居加强戒备也就行了。

    次日清晨,战事再起。

    旗蛮又起攻伐,一场血战,又是多少儿郎战死沙场。

    华明辅站在城墙上,眼看着一具具被血染的尸体被台下城墙,再抬眼,眺望在十里开外那面再风中飘扬的旗蛮旗帜。

    “看旗蛮架势,是没准备收兵?”

    华明辅听到声音,扭头看来,见陆长仙面色严峻的站在身边。

    “从此刻起,不拿下靖远城,他们不会收兵了!”华明辅低叹了一声。

    “不会收兵了?”陆长仙闻言,立刻转头,却见华明辅不再多言,转身而去。

    陆长仙连忙跟上,两人下了城楼,回到华明辅办公地。

    战事危急,方帅已经亲自坐镇前线,底下兵将亦随其而来,大有与城池共存亡的意味。

    华明辅亦跟随方帅,就在城楼下办公。

    跟随在华明辅身边保护的不是连家修士,还是原竹叶门的修士。

    进去前,陆长仙冲师弟使了个眼色,那人便留在门外,没有跟进去。

    只剩二人,陆长仙没犹豫,快速取出信件递给华明辅。

    华明辅接过,先看了一眼陆长仙,陆长仙点了点头:“杜先生亲笔。”

    华明辅看了一眼蜡封,见是完好的,便问:“可有话交代?”

    “未曾!”陆长仙摇头道。

    “知道了。”华明辅点头,没先看信,而是沉吟道:“今日军中流言四起,想必阁下听说了。”

    “略知一二。”陆长仙点头。

    他的确是听说了一些,不是在杜鹃那里知道的,而是在军中听到的消息。

    今日一过来,就有竹叶门人找到他问起朝中之事,说军中今日流传,登基大典上,陛下与明王翻脸,朝中大乱一事。

    华明辅沉着脸,道:“贼子见我朝局面鼎定,担忧我方援军将至,故急取苏北。是以故意散播谣言,污指陛下不明,明王不忠,朝臣不贤,军阀乱政等消息,来打击我军心。如今军心震荡,旗蛮趁势来攻,又退而不走,可见总攻在即。还望阁下调派门下诸高士,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

    虽然还没去找杜鹃确证这些消息,但就今日听到的关于登基大典上的那些风声,说的有鼻子有眼。

    陆长仙觉得,这恐怕未必是谣言,也正是因为不是谣言,才会对军心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将士们在此流血牺牲,朝中未见支援,却反道是乌烟瘴气,一片乱象,这怎不打击将士们的士气,又怎不让将士们心有怨气?

    再有有心人在其中挑拨,军心震荡,士气低迷肯定是难免的。

    “华先生放心,我这便去吩咐,即日起,门下所有人全部待命。”陆长仙心中低叹,他没法评价朝中的事,对他来说,明王府安然无恙便可。

    “有劳!”华明辅拱手一礼道谢。

    “职责所在,华先生若有吩咐,随时传唤。”

    陆长仙离去后,华明辅苦笑着长叹一口气,他没对陆长仙说实话。

    方帅决定撤兵的事,是绝对不能外泄的,撤兵是要撤兵,撤兵也是有策略的,不是说丢下城池,掉头跑了就行。

    接下来,靖远城不但不会有撤兵的迹象,反而抵抗会越加剧烈……

    想到今日牺牲在城墙上的战士,华明辅深吸一口气,拆开信件。

    当看完之后,他先是一愣,随即脸上血色微涌,只觉胸口处有一口老血欲喷。

    强忍住内心的燥火,他闭眼调整情绪,再睁开,平静了些,又一次从头到尾将信看了一遍。

    两遍!

    三遍!

    ……

    信中,杜鹃先是回应了他的赞扬,表示,无论是作为明王府、道门、还是大夏子民,对于为抗蛮事业尽一份心力,都是责无旁贷的,当不得赞扬。

    其后,杜鹃又表达了,自己对奋战在一线的方帅以及众将士,由衷的敬佩之情,同时承诺,无论多么困难,今后都将一如既往的对军中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援。

    最后,杜鹃鼓励军中,表示她坚定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胜利众将属于正义一方,杜鹃愿与军中,以及各方正义人士一道努力,为抗蛮大业奋斗……

    华明辅放下手中的信,终于确认了,这就是一封普通的回信,通篇只有场面话而已。

    良久,华明辅才吐出一口胸中浊气,默默盯着桌面上的信,脸色不时变幻。

    此刻的他,正如杜鹃当时,根本不能确定,杜鹃是没看懂他的信,还是看懂了,却故意装作不懂。

    最后,他嘴角又有一抹苦笑升起:“杜先生、杜先生,女子之身,居先生之名,果然不可小觑,倒是我自取其辱了。”

    华明辅摇头,不管杜鹃是懂装不懂,还是真的不懂,都不重要了。

    现在问题是,杜鹃没有接招。

    他那封信的确玩了一点小手段,刻意含糊其辞,不留把柄。

    原以为即便如此,杜鹃也会忍不住找上门来。

    然而,杜鹃却没如意料中的接招。

    说实话,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以杜鹃来苏北后表现出来的急切态度,不应该如此。

    华明辅虽然疑惑,但并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他现在的时间很宝贵。

    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什么也不做,就按照方帅的策略退兵,还是再写一封信,一封清楚明白的信。

    什么都不做,就看着方帅退兵,肯定是不行的。

    陛下登基前,让大帅退兵,方帅不退。

    如今陛下登基了,方帅立马退,陛下岂能饶了大帅?

    若朝中没有人帮忙,这丢失国土的责任,大帅如何负责的了。

    华明辅心中沉重,他已经别无选择,当今天下,除了明王之外,他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人能保大帅了。

    只是一旦背着大帅投了明王,大帅这边又当如何?

    最终,华明辅还是没得选择,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看着大帅走入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