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探 旷海忘湖

第2044章 神奇的药瓶

    狂探正文第2044章神奇的药瓶哗……

    赵玉的话,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数秒,然后才炸了锅!

    “你……你在说什么呀?”那位商会会员问道,“权会长已经死了,而且还被人挖走了眼睛!”

    “警官,你连我死去的丈夫也不放过,你到底想干什么?”许美娜义愤填膺,可是,她的脸色却是一片苍白。

    “赵……嗯……”李珍珠没敢直呼赵玉的名字,只好轻轻拉了他一下,小声说道,“赵警官,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嚯哈哈……”赵玉一声狂笑,倒先把李珍珠吓了一跳。

    “各位,”赵玉翘起了二郎腿,环视众人说道,“大家稍安勿躁,先听我把话说完!

    “这件事,的确有点儿离奇,但是……杀害了秋会长的人,却肯定是权佑东无疑!

    “凶手竟然是一个死人,我觉得,真的可以编成或电影了,是吧?哈哈哈……”

    “我不相信,”那位会员摇头说道,“权会长的确已经死了,我亲眼所见,千真万确!一个死人,怎么杀人?复活吗?”

    “可能,我的思维有点儿跳跃,希望你们的领悟能力,能够跟上我超高的侦探水平吧!接下来……”赵玉大言不惭,自我良好地说道,“我就要进行我的推理了!

    “如果你们听不懂,那只能证明你们的理解能力差,而并非我的推理水平不行……”

    “你……”许美娜怒目而视,“你是不是想要拖延时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废话?”

    “许美娜小姐,哦……这么称呼是不是不太地道,叫权太太,还是女士什么的?”赵玉啰嗦了一通,这才终于进入正题,“我现在先问你第一个问题,你之前说,你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可会长却已经被送往医院了,对不对?”

    “嗯……”许美娜犹豫了一下,回答,“对,怎么了?”

    “你的家和秋会长家离得这么近,按理说,你应该是第一个来到的才对吧?”赵玉问,“可为什么,你到的时候,人都已经送走了呢?”

    “那是因为,我接到的通知太晚了,”许美娜不假思索地回答,“现在谁还在乎我这么一个寡妇?”

    “所以,你来了之后,会长已经走了,所以你就留下来主持大局,再然后,我们就来了!”赵玉看看手表,“可是,我们一来,你就把含有赵慈影像的视频拿了出来!

    “你不觉得,这有点太刻意了吗?

    “看来,你应该没有干过刑警,”赵玉说道,“查找监控视频,可是一件非常消耗时间的工作呢!

    “那么多摄像头,那么长的时间,就算警局的老手,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查遍所有监控。

    “你不觉得,你一来,就找到了赵慈的影像,有点太轻松了吗?”

    “那是我们幸运而已,”许美娜说道,“会长出了事,我们第一件事当然要调查监控视频,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赵慈!”

    “赵慈只是从墙外面一闪而过,这都被你如此快的找到,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啊!”赵玉含沙射影。

    “你到底要说什么?”许美娜气鼓鼓地吼道,“就因为我发现了赵慈的视频,你就怀疑凶手是我吗?”

    “我们再说秋民哲喝水的杯子,”赵玉突然转移话题,“如果我猜得不错,杯子上肯定会落下赵慈的指纹了吧?”

    “什么?”许美娜吓了一跳,其他人却完全愣住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已经提醒过大家,我的思维稍稍有点跳跃!”赵玉说道,“之前李警官已经注意到了那个杯子,但是,她猜错了!”

    赵玉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李珍珠,然后说道:“那个杯子之所以没有摔在地上,要么是秋民哲中毒之后,自己放上去的;要么,就是的确摔在地毯上,但是有人后来动过这个杯子!

    “然后……”赵玉将视线转向许美娜,“有人悄悄地把赵慈的指纹,印到了杯子上!”

    听到这句话,许美娜不经意地扭捏了一下,似乎真的被赵玉说中了。

    “墙上的红外线警报器,”赵玉又道,“我猜不好,但我可以肯定,那个警报器不是昨晚被拔的,要么是有人早就从内部关闭了电源,要么,就是刚才有人趁人不备,悄悄关掉的!

    “红外线看不见摸不着,就算电源切断,平日里不会有人留意到。

    “这个人,有可能是王焰;也有可能,是权佑东自己;也有可能,是我们的许美娜女士!”

    “你!胡说!”许美娜凶恶地吼了一声。

    可是,由于赵玉的话太过跳跃,在场众人大多听得云山雾罩,不知道赵玉到底要说什么?

    可是,赵玉却依然坚持自己的节奏,又不急不缓地说道:“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药瓶了!我刚才,已经把秋会长的药瓶全都检查了一遍!

    “我之前得到消息,说他每天晚上都要吃一种抗焦虑的药物,那种药物的名字我真的说不上来,太长了。

    “但是,我刚才看了一眼,那种药的药片很大,只有这种大药片,才容易被混入剧毒氰化物,将他毒死!

    “所以,如果凶手真的使用药物下毒,那么肯定会利用这种大药片!”

    “可是……”那位会员忍不住问,“难道不是赵慈潜入会长房间,强行给他灌下的毒药吗?”

    “强行灌毒,死者会拼命挣扎!”赵玉说道,“我刚刚得到医院的消息,证明秋会长身上并无明显外伤,也无挣扎痕迹。

    “这说明,他根本就是自己吞服了毒药所致!”

    “哦……”该会员这才闭上了嘴。

    “所以我说,”赵玉指了一下卧室,“床头柜上的那些药瓶,准确地说,是那个装有抗焦虑药品的药瓶,才是最有决定性的证据!”

    “我刚才看到,每个药瓶里都装着药片……”李珍珠说道,“你的意思,在抗焦虑的药瓶里面,所有的药片都会含有毒药吗?

    “还是……凶手只做了一片假药片,秋会长早晚会吞服到这片假药,死于非命,而其他的药片不含毒药,所以我们也根本检验不出来?”

    “应该……不是这样的吧?”赵玉纠正道,“我的怀疑和你相反,我觉得,凶手应该是做了满满一盒含有毒药的假药!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算准秋民哲的死亡日子!”

    “……”

    此言一出,众人再度如坠雾中。

    “嗯……好吧……”看到众人眼露疑惑,赵玉只好耸了耸肩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尽量不跳跃了,还是按照时间顺序,跟你们从头讲一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赵玉说话的时候,许美娜已经完全变了状态,她身体扭捏,如坐针毡,嘴唇也微微颤抖着,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某种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