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探 旷海忘湖

第2193章 假人?

    下午两点,临时询问室内。

    “是,反正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无所谓吧!”现任天勤集团礼仪部副主管的伊琴说道,“你们说什么都好,但有几点你们必须知道:第一,那个时候,朱喜城董事长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能管我叫小三!

    “第二,我当时也没有男朋友,更没有结婚,所以,这也不存在婚外情!

    “当然……”伊琴抱着肩膀说道,“由于朱董事长的特殊身份,我们也不能算作是正常恋爱,只能算是各取所需而已!

    “我知道,朱董事长有的是情人,也了解他的特殊癖好,但我没有妄想着他会独宠我一个,只是能图个现实的利益,比其他人少奋斗几年罢了!”

    看着侃侃而谈,毫无遮掩的伊琴,赵玉反倒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至少,这个女人不惺惺作态,敢于直言。

    “不过,还有一点我需要提醒您,”伊琴又道,“既然我能登上朱董事长的游艇,就说明,我是她的内部人员,是他可以信赖的人!

    “所以,我认为,在所有人里面,也只有我的嫌疑是最小的,朱董事长失踪之后,也只有我是最伤心的那个!

    “而其他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利益……”

    “这么说……”赵玉抓住了什么,忙问,“你对其他5名嫌疑人,有看法了?”

    “那是当然,”伊琴掏出一盒香烟,向赵玉示意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不是朱韵笛非要搞什么游轮会,我也不会跟这些人见面!

    “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伊琴兀自点燃香烟,说道,“我现在不过是礼仪部的副主管,正主管都没有来,所以说,这次游轮会根本不应该有我的份!

    “可是,我还是接到了邀请。结果,一上船,就发现我们6个全都在呢!这难道不奇怪吗?

    “这肯定都是朱韵笛搞的鬼!”

    “看来,”赵玉又抓住了一个细节,问道,“你对朱韵笛也有看法了?”

    “那是当然,”伊琴用力地抽了一口,说道,“自从她接替了朱董事长之后,可就没有我的好日子过了!

    “只有女人之间,才有赤果果的矛盾!在公司,她处处针对我,恨不得把我开除!

    “我知道,她心里特别清楚,我根本不可能是杀他哥哥的凶手,但是,她却不能容忍我跟他哥哥有过亲昵接触。

    “不过,她要我走,我偏不走!”伊琴傲气地说道,“我没有犯过任何错误,她没有理由把我开除!

    “所以,我就坚持了下来。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太忙,她把我忘了还是怎么的,等我去到了礼仪部之后了,她就再也没有理会过我,直到今天!”

    “你的意思,”赵玉问道,“是说你其实跟她并不熟了?”

    “对,她针对过我,但是我们并不熟!”伊琴回答,“你们根本不用怀疑我,昨天晚上,我跟我新聊的小男朋友视频,一直聊到半夜一点多,你们可以去找我的小男朋友证实!”

    “……”赵玉无语。

    “一开始我还不太确定,”伊琴又道,“但是现在既然出了事,那我就直说了!我觉得,朱韵笛的坠海有可能是个计谋!

    “是她用来考验我们的计谋,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她哥哥坠海失踪,她也坠海吗?他哥哥是游艇,她就换了游轮?

    “警官,你们再好好查查,看看坠海的人真的是她吗?会不会,她只是扔了一个假人下去啊?”

    “……”赵玉再次无语,没想到,这个伊琴的想法竟然和苗英一样。

    其实,昨天晚上,当朱韵笛找他帮忙的时候,他也想过让朱韵笛假装坠海的计划,现在看起来,这些人个个猴精,根本骗不过他们!

    不过,伊琴还真的提醒了他,虽然有摄像头拍下了朱韵笛坠海的画面,可是,那毕竟是在深夜十分,而且是一闪而过。

    万一,那个坠海的人,要不是朱韵笛呢?

    会吗?

    想到此,赵玉赶紧从笔记本上记下,打算回头再去仔细看看那段视频,或者,将视频发送给曾可,让他们帮着做一个轮廓比对……

    接下来,赵玉又向伊琴问了几个关于当年游艇失踪案的问题,由于之前张猛海一直强调,只有朱喜城和伊琴动过那个藏有安眠药的酒瓶,所以赵玉着重问了关于酒瓶的问题。

    伊琴没有否认自己拿过酒瓶,只是说,现场的气氛挺热烈,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至于谁最有可能在酒里动手脚,她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和大多数人一样,伊琴最主要的怀疑对象,也是那个李勤,认为只有李勤有着杀人动机。

    当询问完伊琴之后,赵玉又找到了几名在贵宾区工作的服务人员,向他们询问了一些情况。

    最后,赵玉没有再继续问询其他嫌疑人,而是围着贵宾区又转悠了一圈,期间还不忘了看一眼朱韵笛房间的清理情况。

    经过几个小时的采集,鉴证人员的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朱韵笛的房间内,没有发现朱韵笛的手机,还有女秘书所说的那张能打开贵宾区所有房间的万能卡。

    只是找到了她的房卡,和一些随身物品。

    由于没有清单,女秘书潘素茜也无法确认,除了手机和万能卡,朱韵笛还丢了什么东西?

    鉴证人员告诉赵玉,说朱韵笛的房间看似凌乱,实则非常干净,凶手应该是戴着手套和鞋套,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痕迹。

    当然,除了关修杰的哮喘吸入器之外。

    查看完了现场,赵玉返回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线索,一整理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八点,这才走出房间,和苗英一起去到餐厅吃饭。

    这一次,为了避免午餐时的尴尬,他俩特意去到了游轮上的其他餐厅。

    而吃过晚饭之后,一件意外发生了,苗英的感冒突然加重,赵玉摸了她的额头,感觉有些烫手,便赶紧拉着苗英去到了游轮上的医护室。

    在医护室里,医生给苗英打了一针退烧药,然后嘱咐苗英要注意休息。

    如此一来,赵玉更是担心,什么案情也不顾了,赶紧拉着苗英回房休息,给她用热毛巾捂额头,倒水喝药,好生伺候……

    整整守了一晚,知道第二天天亮,苗英这才终于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