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探 旷海忘湖

第2470章 找不到的死亡原因

    “逍遥山的那具尸体也送到尸检中心来了,嗯……”施队长央求般地说道,“这具尸体也挺古怪了,赵组长,您看,正好咱们这里有这么多专家!

    “要不……一块儿给看看?”

    “别闹!”赵玉赶紧摆手,“专家们都是冲着冰冻女尸来的,他们可不归我管!”

    “施队长,”苗英却又不同意见,问道,“那具尸体,和那个幸存者现在是什么情况?”

    “嗯……我先说幸存者吧!”施队长坐在椅子上,稳定了一下心神,说道,“幸存者目前还没有苏醒,医生给她做了检查,说她的情况非常严重!

    “严重的营养不良,脱水,贫血,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这么说……”冉涛第一个猜道,“真的是迷路者吗?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装配电箱的山洞里呢?”

    “不……情况……可能不仅限于此!”谁知,施队长眉头一皱,转而说道,“医生在幸存者的身上检查到了很多烫伤割伤,还有,她的牙齿全都没有了,从断茬来看,有可能是被人故意敲掉的……”

    “啊?”

    此言一出,众人终于坐不住了。

    “虐……虐待吗?”苗英诧异地问了一句。

    “对!”施队长点头说道,“而且,医生检查后发现,她也有长期被侵犯的痕迹,非常粗暴残忍的那种……”

    “不会吧?那……”冉涛站起来说道,“那就不是什么迷路者了!”

    “是啊!头疼呢!”施队长说道,“可是,身份到现在也查不出来!”

    “多大了?”赵玉问道,“幸存者多大年纪?”

    “大概60岁左右吧!”施队长说道,“挺惨了,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具活骷髅,根本没有人样了!”

    “可恶!”苗英义愤填膺,“连60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吗?这应该是被人长期禁锢了吧?

    “如果是长期禁锢,那这件案子的性质可就变了啊!

    “人死了,这不就是谋杀吗?”

    “对呀!”冉涛拍手说道,“那个男的死了是吗?男的什么情况?”

    “对,男的已经死了,情况和女的基本差不多,”施队长说道,“男的也是60岁左右,死因现在还不明确,有可能就是饿死的……”

    “既然这样,”冉涛说道,“男的肯定也是被害者了?身份呢?也不知道吗?”

    施队长摇头。

    “关键是……”赵玉拍着手背说道,“如果真的是被人禁锢加虐待的话,那么为什么要放出来呢?

    “不但放出来,而且还放在山上?”

    “是呢!”冉涛习惯性挠头,“放出来的话,人还活着呢!那个禁锢者,就不怕暴露吗?”

    “有意思了……”赵玉皱眉说道,“凶手的动机,怎么会这么古怪呢?

    “好吧,等神秘女尸解剖完了,让张培培处理一下这具尸体吧!”

    “太好了!”施队长抱拳说道,“您也知道,我老家就是康乐的!这得多少年了,康乐很少发生人命案的……”

    “嗯……”赵玉说道,“你放心,这案子我记着了,你们先查着,有什么进展记得跟我说说!”

    “没问题,没问题!”施队长再次抱拳,“我们现在正在全力查找他们的身份!等身份一出来,立刻向您汇报!

    “那……”说着,他掏出手机,“我现在就给您问问带冷库货船的情况去了!”

    说完,施队长离开了办公室。

    “得,这可是好……”苗英淡淡一笑,“双案并查,改成三案并查了!赵玉啊,我早就说过,你到哪里,哪里就会有大案发生啊!”

    “苗姐,别这么说!”冉涛替赵玉辩解,“这怎么能赖老大呢?明明是南云先出了案子,我们被刑事厅派过来的嘛!

    “谁能想到,又会冒出靖江女尸和逍遥山幸存者的事来呢?

    “老大也是身不由己,是吧?”

    “对呀?”赵玉摊开双手,一脸无辜,“这怎么能怪我呢?按照你的逻辑,要是我不来南云,这些案子就都不会发生一样!”

    别看他说得理直气壮,但内心实在慌得一批。

    因为,他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开出的卦文,朝脑中系统看去,但见那个斗大的“坤艮·艮”还依然那么醒目……

    ……

    深夜,昆阳警局尸检中心。

    “很专业,很特殊,”高发财坐在椅子上,对赵玉和苗英说道,“冷冻是确定的了!

    “既有甘油、乙二醇等小分子物质,又有羟乙基和聚乙二醇等大分子物质,防腐,防止细胞损伤。

    “我甚至怀疑,冷冻苏若华的人,是专业的冷冻机构!”

    “但是,”旁边的郭凤展法医抱着一桶方便面,说道,“没有液态氮,没有抽干尸体的血液,这一点,又太业余了!”

    “老高,”赵玉问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死因!苏若华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活活冻死的?”

    “啧啧……”高发财搓了几下太阳穴,略显疲惫地说道,“关于死因,我们现在还是无法确定!恐怕……还得再进行二次解剖才行……”

    “什么?”赵玉咧嘴,“这么难吗?你们这些顶尖的人才都过来了,难道还搞不清楚她的死因?”

    “是啊,很复杂!不得不说,有生之年,我们几个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尸体!”高发财说道,“血液中,没有任何镇静药物,身上没有针孔!

    “口鼻处,也没有检测到能致人昏厥的药物残留,所以……基本可以断定,在被冷冻的时候,苏若华并没有被人为昏迷!”

    “那……那不就剩下两种选项了吗?”赵玉急切说道,“先死后冻或者活活冻死?”

    “先死后冻已经被排除了,”郭凤展秃噜了一大口方便面,说道,“我们已经证明,在被冷冻的时候,死者的血液还在流动,皮肤也有汗液排出……”

    “我靠!”赵玉咧嘴,“真的是被活活冻死的,谁呀,这么狠?”

    “你听我说,”高发财继续说道,“苏若华的情况非常特别,我们从冰晶凝结的情况来看,她应该是遭遇了水冷冻,而并非液态氮的快速冷冻……”

    “水冷冻……有什么区别?”赵玉不解。

    “水冷冻,就是先把人放进水里,然后再冻上!”郭凤展说了一句大白话。

    “啊?”赵玉顿时听出BUG,“开什么玩笑,先放进水里,那不就淹死了!?死因是淹死的吗?”

    “也不完全是……”张培培说道,“因为尸体遭遇过冷冻,我们没有办法通过气管来判断她是否遭遇溺毙!

    “况且……”张培培又道,“你也见过尸体,死者面部比较安详,不符合溺毙的形态!”

    “这……”赵玉抓住头发,“这不是奇了大怪了吗?她……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