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狂探 旷海忘湖

第2586章 嫌疑人(中)

    特调组办公室内,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司机叫张世雄,27岁,”邵队长向苗英介绍道,“家住云州蟠桃区汇嘉小区,是春江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已经工作了5年!

    “在此之前,他当过护工,基本都是和医院在打交道……”

    “家里……还有什么人呢?”苗英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上的问询画面,向邵队长问了一句。

    “张世雄是独生子,”邵队长说道,“父母都是教师,母亲在幼儿园,已经退休;父亲是一所小学的校工,现在还在工作……”

    “啧啧……”崔丽珠捏着自己的下巴评论道,“看上去,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了呀!”

    “苗组长,”邵队长说道,“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查过他,没有发现,他和张启乐有什么关系!”

    “他也姓张,”苗英突然来了一句,“他……和张帅有关系吗?”

    “这……”邵队长面色一紧,赶紧说道,“目前没有发现有明显关系,但是……我们马上去查!”

    “不仅仅查他是否和张帅有关,”苗英说道,“还要调查,他的亲人和朋友之中,有没有在警队工作的,尤其是能够接触到红浴缸档案的人!”

    “明白,我明白!”邵队长掏出手机,“我立刻派人去查!”

    “涛哥,”苗英又冲冉涛摆手,“你立刻派人去查,张启乐失踪之后,这个张世雄的行动轨迹,看看他把救护车开回医院之后,又去了哪里?”

    “是!”冉涛点头,也赶紧下去吩咐。

    这时候,苗英看到对于张世雄的问询已经开始,便冲曾可摆了摆手。

    大屏幕上的声音立刻被放大,只听吴秀敏向张世雄问道:

    “你撒谎了,当天晚上,救护车上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吴秀敏指着电脑说道,“你当时通过两个监控之间,用了两分20秒,而别的车子,基本两分钟便可驶出,很明显,你在中途停过车!”

    “我……我听不明白……”名叫张世雄的司机一年怯懦地辩解道,“我……我为什么要停车呢?

    “警官,我知道,我不应该说谎,我那两位同事在送完病人之后下了车,她们违反了纪律,所以拜托我不要说出去!

    “我们以为,这不过是一件普通的调查,要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说谎了!”

    “是吗?”吴秀敏重重说道,“真的是你的女同事拜托你不要说出去吗?”

    “嗯……是……是啊?你们……你们可以问她们啊?”张世雄急切地辩解,“还有,我把她们俩送下车之后,我没有再停过车,直接就回到医院了啊……

    “你们……你们可以去查医院的监控嘛……”

    “那么……从医院出来之后呢?你是几点离开医院的,离开后又去了哪里?”吴秀敏一句紧似一句。

    “我……我……”张世雄反应了半天,才支吾着回答,“我交车之后,就回家了!我真的,真的没有说谎啊!”

    “你说你回家了?”吴秀敏说道,“你家住在什么地方?”

    “我家住在成功路151号,”张世雄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真的哪儿也没去,从医院直接回家了,你们可以去查啊!”

    “哎?”

    办公室里,当苗英听到这个地址之后,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因为这个地址和之前资料上显示的不太一样。

    “什么?成功路?”邵队长的反应明显更大,“成功路在昭阳区了,离蟠桃区相当远啊!

    “不过……春江医院……”他回忆了一下,“成功路和春江医院比较近,而且……而且……哎呀!”

    蓦地,邵队长瞪大了眼睛,紧张地说道:“成功路就在晨阳居附近啊!151号……151号,要是我没有记错……151号应该就在晨阳居后面的那片居民区之中……

    “这……这不会只是一个巧合吧?”

    听到此话,苗英赶紧拿过地图,一看之下,果然看到成功路的确就在晨阳居不远处。

    难道……

    “吴姐,吴姐……”苗英赶紧通过联络器告知了吴秀敏最新情况,“你现在问一下他的交通方式,他当晚是怎么返回的?”

    接到通知,吴秀敏当即向张世雄询问。

    “我开车啊,我车牌是XXXXX……”张世雄再次澄清,“我那天已经很累了,回家之后就睡着了……”

    “你家不是在蟠桃区吗?”吴秀敏问道。

    “哦,我爸妈住在蟠桃区,我住在成功路,”张世雄说道,“是我姑姑的房子,我姑姑去世了,没有孩子,所以我工作之后,就住在她的房子里!”

    “你再仔细看看……”吴秀敏将张启乐的照片放在桌子上,问道,“你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吗?”

    “我……说实话吧,我看着的确有点儿眼熟,但是……”张世雄看着照片说道,“如果仔细去想呢,又想不起来,应该是不认识吧?”

    听到此话,苗英冲曾可使了个颜色,命令道:“把他刚才看照片的视频截图回放,他的眼神不对……”

    曾可是技术高手,三两下就按照要求,重放了刚才的画面。

    待到画面定格之后,办公室内的探员们全都睁大了眼睛。

    “他绝对没有在认真看照片!”崔丽珠说道,“连我这么不专业的人都能看出来啊!

    “他的眼神闪躲,他绝对认识张启乐!

    “这个司机,太可疑了!”

    “你……”镜头转会问询时,吴秀敏掂量着冲张世雄提示道,“你听没听说,晨阳居出事了?”

    “晨阳居?哦……”张世雄点头,“听说了,微信上都在传,红浴缸出现了是吧?我们那里离得很近,很多人都在议论呢!”

    “你们家里,”吴秀敏问道,“有没有在警队上班的亲戚?”

    “警队?没有啊,我们家没有警员,而且,我们家也没有多少亲戚……”张世雄说道,“我爸就是三代单传,算到我这里是四代了,我妈也是独生女,我只有这么一个姑姑!”

    “你姑姑……是做什么的?”

    “这个嘛……不知道,好像是会计什么的吧?”张世雄说道,“因为我姑姑得了一种罕见的绝症,所以终身未嫁,一个人孤苦伶仃,最后还是病死了……”

    “他很紧张啊……”办公室里,苗英留意到,张世雄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斗大的汗珠。

    而询问室那边提前开了空调,应该不会很热。

    “曾可,”终于,苗英指着大屏幕上的张世雄说道,“现在,我需要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一切资料!

    “要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红浴缸杀手,那就需要找到他和40年前的红浴缸案,还有和张启乐之间,是否存在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