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危险的世界

第1720章 机关算尽终是空

    冷宫,其实名不是某间宫殿的名子,它只是一个代指,只是电视剧里皇帝用来装犊子的。

    事实上每一朝,每一代冷宫的称呼都是不一样的,比如汉代叫永巷,唐代叫庭掖,明代其实有多处,有找到有记载的是故宫中的景阳宫,还有就是关押那个珍妃的北三所。

    有些人可能会说,唐代的庭掖宫几乎占了皇宫的三分之一,难道唐代冷宫这么大?

    实不相瞒,其实还真就这么大,由两位庭掖令掌局,选入宫的秀女和一些犯错的女人都会住在里面,一入其中便终身不得出。

    那些在宫里高高在上的贵人们一旦犯错被贬,来到这庭掖宫,基本上也是永无出头之日,毕竟皇帝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不是。

    而此时,机关算尽相要报复的善德便身处庭掖宫,望着推在一起等着她浆洗的衣物,欲哭无泪。

    在善德这个女人看来,李承乾到底还是年轻,稍微一吓唬一定会乱了方寸,到时候自己就可以从中挑唆,豁出这条命不要了,也要给他李唐皇室弄出一个天大的丑闻。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李承乾一点年青人那种做错了事怕被父母发现的想法都没有,听了她的威胁后竟想都没想就把她交给了长孙皇后。

    这样的操作让她的计划还没有展开便已经被破坏殆尽,没有坑到李承乾不说,自己也是身陷冷宫,想要出去再见天日不知何年何月。

    想到这里,善德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将面前大盆的衣服猛的掀翻,跳起来喊道:“我是新罗女王,我要见皇帝,我要见太子,我有话要对他们说,给我把他们叫来,叫来!”

    声落,善德所待的小院外面进来一个五十余岁的宫装老妪,上下打量她一眼造作的说道:“哎呦!新罗女王啊?!这么大的声音真的好吓人呢。”

    “李承乾的呢!我要见他,你把他给我找来!”善德死死盯着前面这个老女人,那样子就好像她在新罗王宫中盯着手下的臣子。

    不过,这一切最终换来的只是批头盖脸的一顿竹条,只听那老妪一边用竹条抽她一边嘲讽的说着:“新罗早就没了,你还想给谁当女王!你当我大唐太子是什么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小浪蹄子,竟然勾引陛下,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开恩,只怕你现在早就人头落地。”

    善德这一生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听说新罗没了本就让她心痛万人,再加上一下一下抽到身上的竹条更是让她痛不欲生。

    最后索性用手挡着脸趴到地上凄厉的喊道:“我要见李承乾,我要见李承乾!”

    “太子殿下不是你这样的犯妇能见的,想见太子,等下辈子吧!”老妪又狠狠抽了趴在地上的善德几下,往地上啐了一口,一边骂着一边说道:“今天晚上不将这些衣服洗了来,晚饭就不要吃了,庭掖宫不养没用的废物。”

    等到那老妪出去了,善德终于抑制不出发出一阵“呜呜”的哭声,那压抑的哭声中似有无限委屈。

    ……

    可是李承乾的呢?此时我们的大唐太子殿下早已经溜出皇宫,跑到了渭河的边上,去欣赏铁甲舰的雄姿。

    一个被丢进庭掖局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去关心,考虑到那女人和老头子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后,李承乾更是对其避之惟恐不及,怎么可能再去撩拨她。

    所以尽管李承乾也很想去嘲讽一下那个不自量力的女人,但是考虑到后果之后还是怂了。

    而且不光是他自己,甚至就连想要去找善德麻烦的程琳她们也都被李承乾拦住了。

    落井下石固然可以痛快一时,但对日后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小李子并不想自己的女人背上小肚鸡肠的名声。

    ……

    渭河沿岸,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有才子佳人,也有平民百姓,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战船这那么停在河中,在无数人的围观下岿然不动。

    “殿下,有没有兴趣上去看看?”炉温不够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唐善识轻松了许多,陪在李承乾的身边一张大嘴几乎要咧到耳根。

    要知道,合金材料的出炉可并不是只能用在造船方面,其他一些地方也完全可以用上这种材料,包括小型蒸汽机。

    什么?你说不知道小型蒸汽机是干什么的?嘿嘿,汔车是什么知道不?

    当然,这个时代的汽车还停留在概念上,只是有一种理论而已,刚刚与李承乾一起讨论的就是个这问题。

    简单来说,车架现在已经有了,传动系统也不成问题,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小型蒸汽机燃料的问题。

    毕竟要把蒸汽机这种东西装到一个马车车箱那么大的空间里,还在让其散发的热量不至于伤到人,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而且因为空间的关系,李承乾口中的汽车根本就没有准备装石炭的地方,也就是说新式蒸汽机不能以煤炭为动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改用其他燃料就成了必然,而这种改动则需要提高新式蒸汽机的制造材料,否则新机器的使用寿命将会无底限的缩短。

    ……

    铁甲舰上,无数工人在不断忙碌着,大量用新材料制成的连结部件被运到船上,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部件安装到位。

    对于这些工人来说,铁甲舰是他们毕生心血的结晶,所有人都希望这船可以在大海上永不沉没,为大唐开疆拓土。

    而李承乾登上战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汽轮机的安装过程,数架由钢铁制成的起重装置互相配合,在下面工人的指挥下将汽轮机的部件一件件放下。

    “善识啊,现在就安装动力装置不早么?”李承乾看了半天,突然问道。

    “殿下,已经不早了,若是再晚便到了铺设甲板的时候,到那时再想把机器装进去只怕就晚了。”唐善识笑着说道。

    “那便随你吧,只是我觉得你这战舰还是还有数月才能完工,早早把汽轮机安装进去终是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