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祚高门 衣冠正伦

1120 祖宗失德

    虽然苑城并未遭到此前都内动荡的破坏,且皇帝、皇后等贵人俱已归苑,但整个苑城内气氛仍是凄凉冷清。

    宫舍之间挂满了治丧的麻缗素缟,各种陈设也都极尽的简约朴素,偌大苑城内几乎听不到什么人语哗噪声,就连负责掌灯洒扫的内侍宫人们一个个都如行尸走肉,不苟言笑,不敢随意走动并喧哗。

    皇帝归苑已有几天,皇太后灵柩自然也一同返回。可是眼下台苑之间仍是人心散乱,职事多缺,所以治丧的典礼事宜,至今迟迟没有开始。

    皇太后遗体久停禁中,这自然也是台臣们一块心病。然而他们对此却根本无计可施,因为皇帝自归苑之后便罢止一切朝奉事宜,且任何台臣都不接见,这种完全不配合的态度,也直接将整个台城都架在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所以尽管真正的兵灾动荡已经解除,但摆在台城面前的仍是一个内外交困的局面,也让一部分误以为危机已经解除而返回台城的官员们叫苦不迭。

    禁中的皇帝对台臣们完全的回避且不配合,而极有可能暗藏杀招的江北使者也距离建康越来越近。时势不可能长久停顿于此,任谁都清楚,如果事态没有进一步的转变,前方极有可能便会是万丈深渊。

    因此台城方面一方面以准备礼章为借口,拖延江北使者入都的行程,另一方面则是想方设法要恢复与苑中的沟通。

    如此一来,国丈卫崇自然被委以重任,并被台臣们寄予厚望。

    卫崇早前被解护军之职,与台内已经被完全的边缘化,甚至此前那连番的动荡中也全无作为,自然也就被所有人下意识的给忽略过去。如今时过境迁,其人再次得到时流瞩目与重视,所以心情也不可谓不亢奋,努力良久,才终于获准入苑与皇后见上一面。

    见面地点被安排在了西池附近的一处宫苑内,卫崇入内见到皇后之后,见到自家女儿形容憔悴,两眼里也布满了血丝,一时间心有所感,眼眶顿时泛红:“臣辜负王命恩用,不能稳定台局致成今日……”

    “阿爷,我真怕……”

    皇后卫氏在见到父亲泪眼婆娑行入,眼眶中顿时也涌现出了泪水,大声哭泣起来。

    说到底,她不过只是一个十几岁、养尊处优,未见人世凶险的贵族女郎而已,过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于她而言简直梦魇一般,尤其亲眼见到皇太后死在自己面前,这几日更是寝食不安,每每噩梦中惊醒。

    至于早前与她亲昵有加的皇帝,近来也是伤感于母亲之死与大臣们对他的把弄摆布,更无暇去照顾皇后的情绪。

    所以在见到自己生人以来便为依靠的父亲之后,皇后更加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几近哭倒席中,哽咽之间也是不乏诉苦言语。

    眼见自家女郎如此悲态,卫崇原本还有几分伪装的姿态,这会儿也真是忍不住的热泪盈眶,甚至不顾礼节的约束,上前拉着皇后的手不乏自责道:“你父不过坐谈之能,我家南来之后也非巨室,强要我家娘子居此动荡之内,实在是对不住你……”

    父女对坐泣诉半晌,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卫崇这才又说道:“目下畿内虽然看似归安,但群情仍然不乏悸动,还是尽快要将各种安善策略落至实处,譬如皇太后……唉,我也知皇帝陛下当下肯定不乏颓志,兼对台内诸公怀怨难免,但事到如今……目下外言不得入谏,皇后你身居苑中,也应以皇太后为表率,善劝君王,另你父虽然庸劣,但自审之下,又何尝没有报国之……”

    “大人切不要作此想!”

    皇后卫氏心情本来已经平稳下来,听到父亲这么说,脸色已是陡然一变,颤声道:“阿爷可知皇太后陛下究竟因何而亡?”

    卫崇听到这个问题,眉头顿时也皱了起来。皇太后究竟怎么死的,其实并没有大肆扩散出来,当然时局中也是不乏猜测,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便是庾氏兄弟必然难辞其咎。但其实究竟内情具体如何,至今也还没有形成一个定论。

    皇后摆手屏退左右,这才断断续续将皇太后死时具体情形道出。

    从自家女儿口中听到当时具体情形之后,卫崇一时间也是心惊胆战乃至大汗淋漓,听到这些他才明白为何庾氏兄弟不得不死,若这过程真的被原原本本的披露出来,给世道带来的冲击伤害之大,还要甚过皇太后死亡本身!

    “我不知、我不……当时我都惊恐欲死,实在没有……除陛下与大人之外,我更不敢向他人述说,夜中都不敢深眠,只恐梦里失言……”

    皇后讲到这里,神态间仍是充满惶恐,只是攥着父亲衣角颤声道:“台苑不是良处,阿爷千万不要眷恋……小女虽然不知人事如何,但、但是真的怕与家门互为拖累……”

    卫崇听到这话,心内也是凉了半截,原本那些想要有一番作为的想法荡然无存,他虽然也难免对权位的热衷,但尚未被这种热情冲昏头脑而乏于理智,所谓坐谈之能不独只是时人对他的贬议,其实他对自己也并没有更高的评价,最起码并不觉得自己比庾氏兄弟还要更有能力。

    “我此番入见,真是斗胆妄念作祟,幸在皇后以此残酷事实予我点拨。我确是无有蹈舞之能,也不必因此犯险。”

    卫崇心有余悸道,而后才又叮嘱皇后:“但即便不为其余,皇后你归苑后也要速告陛下,台内群情焦灼两可,此态决不可维持以久,请陛下暂忍悲痛,深作权度,一定要尽快召值得信重的强臣入拱,如此才能将群情加以威慑,避免局势再生糜烂之变!”

    皇后听到这话,心内便也紧张起来,待到父女作别,皇后便匆匆行往皇帝所在。

    这一次畿内的动荡,对皇帝的打击不可谓不大,以至于短短几天时间之内,旧衣都变得宽大起来。

    归苑之后,他甚至连自己寝宫都没有回,昼夜待在皇太后寝宫,甚至连夜中入眠都直接在灵柩前席地而卧,而且心里一直盘桓着一股戾气,就连上前劝告他的宫人们其中有几个都被施以杖刑以作迁怒。

    皇后在宫殿外稍整仪容,然后才缓步行入殿中,看到早前开朗亲昵的皇帝此刻神色萎顿的蜷缩在殿中,皇后心内也觉不忍,接过宫人们刚刚送来的温热酪浆行上去。

    察觉到身后脚步声,皇帝转头望去,待见是皇后,嘴角便颤了颤,但终究还是没能笑出来:“见过丈人了?有没有代我向他致歉?我现在这模样,实在不想见任何人……”

    皇后上前跪坐下来,让宫人支起小案,正待亲自奉食,皇帝却摆摆手,语调干涉道:“我实在无甚胃口……这几日,你大概也很难熬,不必以我为意,自己先去休息吧。从前我总恐与母后对坐,现在她终于不能再训斥我,我也能得长伴她身畔……”

    皇后听到这话,泪水又在眼眶中积聚起来,她握住皇帝冰凉的手腕颤声道:“母后若是还在,定不忍陛下憔悴自伤……妾、妾也实在不忍,陛下国之元体,人情虽然极痛,但也要……”

    “哈,朕算是什么元体?早前即便没有朕在,内外**不也是耍得快活!他们让我归朝,无非自己还未尽兴,想要再把朕拉回耍弄罢了……”

    “可是世道总有贤良,陛下难道于此世再无牵挂?母后、母后尊体也不宜长置此中啊……”

    “贤良?朕也想知,世道是否还有贤良……可、可我该信谁啊?”

    皇帝听到这里,又是忍不住的抱头流涕:“母后在时常常责我无能,我是真的无能啊……我、我真不知再要……”

    “梁公呢?陛下早前在建平园里不还常憾不能及时将梁公……”

    “不要提他!梁公、梁公……朕这个姊夫,哈,他只会顾望自己的名声,他、他根本不将长久以来亲眷挂在心上!他便身在广陵,都下乱情怎么可能不闻?若他能不顾抨议,及时归援定势,母后、母后她便也不会……”

    皇帝听到这话,已是捂脸痛哭起来:“我只道世上还有一人可信,必是我家姊夫!他、他是真的无所不能,再危难局面,只要他能出手,必能归安!可是、可是,朕真的信错了他,他怎、怎么能派庾家子归都?他难道不知,母后就是被庾氏奸贼逼杀至死?”

    讲到这里,皇帝已是泪如滂沱,泣不成声。

    “但、但是陛下也不可长久如此……难道陛下余生都不再见梁公?目下时态,妾一介庸碌妇人,实在不知该要怎么评议。但若是梁公真有陛下称颂之能,大概是能见到旁人不见的世道艰深,自有一种为难,难道陛下就不想听一听?”

    “朕、我并不是怪罪他,我只是在恨自己无能……若是我能得于姊夫一二浅能,不必为**戏弄至此,至亲都不能亲力保全……我只是恨自己,姊夫他往年微力薄弱都要归援救我,若是我能有一二掌势之能,也能等到他归都定乱,母后、母后她是被我无能累死……祖宗失德,子孙遭殃,朕这个皇帝,只是被人摆在尊位上耍弄娱乐,见笑人间!”

    皇帝讲到这里,悲情渐有收敛,语气也变得笃定起来:“他要德行,朕给他德行;他要权位,朕给他权位,他要什么,朕给他什么!但是,母后不可枉死!若是他真寡情到无顾于此,大仇朕自报之!君王都成笑柄,这世道自然也只是一个笑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