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祚高门 衣冠正伦

1419 营门血战

    真正的战场上,其实很少有所谓的百人敌、千人敌,毕竟战争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但凡事都无绝对,有的人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战争而生,比如石闵。

    此刻的战场上,由于将领苏亥失足落马,晋军趁机反杀,再加上晋人的援军先抵战场,场上那几百羯军已是全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晋军分割屠戮。

    可是随着石闵冲入战场,战况瞬间便发生了逆转。其人手中矛锋飞探,绝对的力量与速度使得晋军那坚硬的、甚至能够撞折羯军长矛的甲胄如纸糊一般,一名晋军骑士来不及做出躲避的动作,受此巨力剖刺,身上甲衣顿时崩裂,身躯也如碎屑一般抛起,狠狠的砸在后方同袍人马身上。

    “河北自有丈夫,岂容南贼轻侮!”

    此刻的石闵,人马合一,状若猛虎,两手兵刃或刺或钩,其人纵横所至,晋军游骑根本无从招架,俱入杂草一般被一一收割。

    将为军之胆,眼见主将如此凶悍无敌,羯军将士们也都振奋不已,沿着将主杀出的血路直接撞入晋军的骑阵之中。战场上的晋军将士仍在努力维持着阵型,但在羯军凶猛的冲击之下却只是徒劳,特别石闵所到之处,似有狂风裹挟催压,人马俱都无从阻挡。

    “先杀落马羯将!”

    几名晋军游骑,无顾后方席卷而来的羯军锐骑,只是死死盯住那名正被几名兵众簇拥仓皇游走于战阵内的羯将苏亥。目标笃定,杀意坚决,羯将苏亥身边几名士卒很快便被王师战刀收割伏尸,更有一名王师战士奋然跃马,咆哮着挥刀直劈向身边已经全无遮掩的苏亥。

    “将军救我!”

    羯将苏亥虽然也是悍勇,但生死危急之际,已是惊恐得脸色扭曲,闭目惨叫。那直劈而下的战刀眼见将要及身,却陡然顿了一顿,身后一股大力撞来,一截血淋淋的锋刃直从那晋军骑兵胸膛透出!

    “某既在此,谁能害我大将!”

    石闵狂笑一声,纵马飞跃,探手一抓,刚刚脱手贯穿晋军骑兵的两刃矛才再次回到他的手中。

    与此同时,那名晋军骑士前胸后背俱是血箭飙射,颓然落马,双眼却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神采,他仰落于地,持刀的手臂蓦地一颤,却又很快跌落下去,喉咙里血水涌出,发出一声沙哑的嘶吼:“杀贼、杀……”

    这种阵前小卒,石闵亲手所杀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然不会过分关注,他手中戟身探出将死去晋军骑士那坐骑拨至部将苏亥身侧,凝声道:“上马,随我再杀一程!”

    “将军威武!”

    苏亥绝处逢生,望向石闵的眼神充满了崇敬,顺手捞起战场上所遗失的一柄晋军战刀便翻身上马,紧紧追随在将主身后,两手持刀,疯狂向着已经阵型崩坏的晋军骑兵劈砍而去,要将此前被追杀险些丧命的折磨加倍返还。

    此时战场上战况已经完全逆转过来,晋军骑阵崩坏,士卒们早在羯军的冲击之下散落各处,难以集聚。而有了主将身先士卒的奋勇冲杀,羯军将士们此际也是军心大振,追随在将主身后不断的收割着晋军将士人命。

    能够在羯国一众英壮中脱颖而出,一枝独秀,石闵靠的可不是羯主养孙这一层关系。

    特别是在襄国组建了自己的部曲、开始真正独领一军在外征战之后,凭着他自身的勇武,很快便获得了部伍上上下下人心归附,而也正是因为在这样一位强悍将主的率领下,这些成军于襄国、至今不过一年的羯军将士们,才能飞快成长起来,成为羯国首屈一指的能战之军。

    石闵一边追杀着那些晋军游骑,一边也在观察着麾下将士们的杀敌表现,心中不乏自豪。这是一支真正掌握于自己手中的精锐军队,由他一手缔造、一手打磨成型,也是未来他能扬名于中国,得居一席之地的最大倚仗!

    远处晋军大营中,响起了鸣金收兵声,同时大量步卒涌出阵列营前以接应溃逃而返的阵上骑兵。

    取得了这一场胜利后,石闵本来打算适可而止,暂且不论此战杀敌多少,单单晋军遗失在战场上的诸多战马、器械便是一笔不菲的收获。

    可是当他看到对面晋军卒阵之后的将领旗幢仪仗之后,心念却又顿时一转。过去几个月的时间,他一直活跃在与晋军交战的最前线,对于晋军将领仪仗各种规格自然也不陌生,此刻出现在对面阵营后方的那名晋军将主,最起码也是都督一级的重将!

    “先不打扫战场,传令后营骑兵全军出击,随我擒杀敌将!”

    稍作思忖之后,石闵便直接下令,与此同时,奋身策马先向敌军营阵冲去。

    原本按照石闵的设想,他是不打算与东路晋军发生什么决战的,此前所以向东面用兵,是打算攻掠晋军的冀南重镇临清,之后渤海境内的晋军回防,令他这个计划无从实现,又不得不继续增兵以阻止东路晋军向广宗欺近,同时给广平郡布局收尾撤军争取时间。

    晋军自然不是什么一触即溃的对手,石闵虽然本身勇武异常,但也没有信心能够每战必胜、击溃成千上万、源源不断的晋国大军,况且他也没有这个必要。

    眼下的他,是欠缺一个显赫的战功撤回国中,而对面突然出现的那名晋军重将则让他看到了机会。

    若能将那名晋军将领斩杀或是俘获,绝对是大功一件,若能因此造成这一方面晋军的崩溃那就更好不过,他正好可以顺势南掠临清,夺取晋军存放在那里的大量资用,除了大功之外,自身实力也能得于倍增。

    即便是不能顺势攻取临清,单凭他擒杀晋军重将的大功,也足以向国中彰显功绩,还能以战损过多为借口请求返回信都休整,避开正面战场与晋军的交锋从而保全实力。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想到对面突然出现这样一位高级的将领,晋军兵力肯定有所增益。但眼下新胜之际,士气正是雄壮,没有道理退缩不前。跟成功之后巨大的收获相比,这一点险绝对值得冒!

    对面晋军阵势铺设迅速,已经有约莫两千战卒集结成阵,当下所展露出来的兵力已经超出了此前交战多日对晋军兵力的了解,可见晋军的确是增兵了。

    不过眼下石闵气势正壮,对此混不在意,当先而出,麾下数百精骑景从追随。可是他们距离对面晋军军阵还有几十丈的距离,对面的晋军士卒已经开始劲弓攒射,密集的箭雨乌云一般向此铺射而来!

    饶是石闵豪气干云,也不敢小觑晋军箭阵之威,晋军械用之强天下闻名,在这样的距离上仍有三矢之力,他哪怕再怎么悍勇,终究还只是血肉之躯,就这么直冲向前,只怕未到半途便要被射成刺猬。

    因是他连忙转马侧行,堪堪避开晋军正面箭阵,由左翼方向继续保持向晋军营门冲杀。

    两千人的步卒战阵铺设于平地上,自然不能摆出多么宏大浑厚的阵势,而事实上这两千人的战阵也只是堪堪覆盖住了正面数丈方圆。一千人的弓弩手居在正中,两翼则各置五百刀盾步卒。

    羯军于此不过两千余名骑众,其他的骑兵兵力还留驻广平监望晋军各处营戍。此前交战出击者约有千数之众,随着石闵下令全军出击,又有一千多名骑兵队伍冲出羯军营地向晋军营阵冲来。

    这正面战阵冲来的千数骑兵成功吸引了晋军弓弩正面火力,而侧游到阵型左翼的石闵此际也接近了晋军的营防。营房内虽然也有晋军留守卒众,但发射出来的流矢却远远不及正面战场那么强大。

    石闵所率数百游骑在避开正面的攒射之后,于战场上绕出一个弧度,之后便紧贴着晋军营垒之外那一道拒马防线直向晋军左翼的刀盾战阵冲去。

    晋军结阵并不紧密,一伍之中斩马刀、大盾、刺枪、步槊、臂弩等器械层次分明,分工井然。羯军游骑冲来之际,先以马弓流矢撼动阵型,但效果却微乎其微,甚至石闵所用近乎两石强弓劲矢都仅仅只是深没于那牛皮大盾上,虽然几没翎羽,但终究没有造成实际的伤亡。

    晋军刺枪长达两丈,近乎一个小型的拒马桩,长近三尺的锋芒哑暗无光,但谁也不敢怀疑其锋锐。

    整整一百杆刺枪遥遥探出前阵,也让羯军骑兵们在欺近战阵时不得不调整冲锋的方向,这便极大的降低了冲锋的速度。但若不躲避那刺枪锋芒的话,多有战马直接撞在刺枪前端的尖刃,或是马颈洞穿,或是马腹剖裂,血水内脏湿淋淋的一团洒落!

    石闵神力无双,悍勇无匹,尚可凭着手中勾戟直接砸飞晋军前阵刺枪,但是身后卒众们却无这种惊人的神勇,马首稍作拨转,速度已经降低下来,再向前冲之际,便迎上了晋军的斩马刀,那长及半丈的刀锋悍然劈下,无论人马俱难幸免!

    但就算是侥幸有前阵羯卒挡下了这凶悍一刀,大槊却又毒蛇一般的探出。羯军士卒即便是有着战马冲势的加成,但手中简陋的长矛又哪里比得上坚韧的大槊,或是有人格挡、侧身避开这一杀招,耳边旋即就会听到飕飕夺命啸声!

    晋军刀盾战阵中所配备的臂弩,较之弓弩阵中要小巧得多,操作灵活、三矢连发,熟练的士卒可在十息之内连发九矢,为了保证这种灵便,所用箭矢长不盈尺,几乎就是一头锋锐的铁芯,一旦距离拉开,无论精准度还是射程都无从保证,但在彼此几近肉搏的这种贴身距离上,则就是十足收割人命的利器!

    石闵用勾戟砸开了刺枪,顺势压低了刀芒,同时砸碎了那硬壳大盾,甚至就连斜挑向肋间的大槊都用臂肘隔开,飞矛刺穿了弩手,呼吸之间便击破了这一伍小阵,但是视线瞥向侧方,脸色却是陡然一变,因为除了他之外,与他一同冲在最前阵的数十部众,几乎尽被晋军这小阵虐杀!

    “该死!”

    石闵脸色一沉,俯身抓住一杆晋兵大槊,奋力勒转马身,击槊横挥,接连砸破两处晋军小阵,如此才有后路卒众跟随他挤进这一处军阵缺口。

    此时的石闵,距离晋军阵型后的营门不过数丈,抬头便能看到晋军后阵旗幢之下正站立着一名重铠大将。

    那将领兜鍪下脸庞方正,神态间不乏矜傲,似是察觉到了石闵的注视,其人抬起右臂,竖起拇指,缓缓于颈间做出一个割喉的动作。

    石闵见状后先是微微错愕,片刻后已是勃然大怒,他哪怕不明白这动作中的意味,但对方眼眸里那毫不掩饰的蔑视仍令他倍感羞恼。

    “贼将纳命来!”

    他大吼一声,挥臂一抖夺来的大槊,直接将围攻于身畔的十数名晋卒扫开,之后更是两臂挥舞,大开大合,要杀出一条血路,径上扑杀那狂妄不知死期将至的敌将。

    “贼将凶猛,沈侯千金之躯,还请暂作退避……”

    立在旗幢之下便是刚刚从渤海返回东武城的东路王师主将沈牧,其身侧标立数人,眼见到敌将如此凶悍,竟然直接策马冲至仪驾前方数丈之地,脸色俱都惶然大变,甚至有人直接上前想要拉扯沈牧。

    沈牧却对发生在身前数丈之外的惨烈厮杀恍若未觉,而前阵王师将士自知将主就在他们身后不远,面对凶悍如杀神一般、完全不能力敌的敌方悍将,仍是悍不畏死的挥戈阻杀,有的士卒甚至直到身死都要用仅剩一点力气死死抱住敌将战马马蹄。

    “贼虽凶恶,能阻我堂皇王势?义骨标立,又何必退避丝毫!”

    沈牧手掌虚扶佩剑,视线则死死锁定住那悍勇无匹的羯将石闵,目光渐有冷厉溢出。

    石闵虽然仍在奋杀,但心中已经隐有胆寒,他也算是百战悍将,但如此杀阵却少有经历。能够让他这个心坚如铁的枭雄人物都杀得心弦颤抖,也足见周遭这些晋兵是如何的心志顽强,特别是敌阵那名主将,已经被他欺近到如此距离仍然屹立不动,那双眼却冷厉得让他如芒在背。

    战马累瘫,石闵已经在下马步战,他与敌将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三丈之内,身前所隔不过数重战甲,也能看到敌将周边拱从不过百数之众,而他身后也有数十卒众冲入战阵之中,紧随其后,正面战场上还有千骑扰敌,敌军即便回援,他也有信心在敌将撤离之前搏杀其人。

    可是距离越拉近,他却越胆寒,直觉中似乎觉得敌将身畔似有凶兽潜伏,只待他靠近之后便要将他血肉吞噬。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以至于影响到了他的杀敌动作。最终他还是受不了这种煎熬,大吼一声遥指对方,之后则回身向外杀去,再也无顾唾手可得的大功。

    眼望着羯将渐行渐远,没入战阵中的身影,沈牧嗤笑一声:“轻锐匹夫,不堪一战!”

    周遭不乏自东武城跟随至此观战的河北各家乡豪代表,听到沈牧这话,心情却是极复杂。若说羯将不堪一战,那真是笑话,其人冲入战阵之中,其悍勇凶恶姿态,众人俱都眼见,此时伏尸营前两百余众,其中将近百数乃是死在那羯将手中。且来去随意,之后又负甲杀出,从容上马而去,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说出这话后,却没有听到回应,沈牧转首望向左右,冷笑道:“诸位似有不同看法?”

    众人闻言后,额头已是冷汗直涌,连连摆手否定,那羯将诚是恐怖,但这位沈侯何尝不是一个狠人,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看着敌将杀到数丈之内仍能纹丝不动,换了他们已是两股战战,冷汗甚至都已经浸透衣衫。

    “说他是匹夫,还真是高看了他。阵前王师之众,广有忠直死士,或是力有不敌,却有为王命大义勇而捐身之烈气。似那羯将状似凶恶,虽然力冠诸军,但却不知何以守,不知何以持,知我大功可噬,但却不敢勇而固执,知危而走,心志俱毁,不过狡黠豺狼而已,一旦扼其势力,必成仓皇走狗。”

    沈牧有些索然无味的叹息一声,抬臂一挥,身后营垒内布幔降下,足足五百名人马具甲的重骑精锐默立于后。

    区区一个羯将,并不值得他以身犯险的临敌无退,之所以摆出这样一个阵仗,主要还是为了震慑住身边这群意志仍然不甚坚定的东武城这些人众,当然能够直接将羯将斩杀于此自然最好。

    但沈牧更加看重的还是彻底收服东武城之众,之后无论是继续进攻渤海,还是与中路军会师直攻信都,东武城都将是东路军最重要的后进基地,容不得一丝隐患。

    东武城乃是河北名邑,人文鼎盛,甚至就连现在羯国的信都仍然不乏东武城乡士任事。目下两军交战正酣,沈牧也不可能通过大肆清算杀戮达成稳定人心的要求,尤其大军之后以东武城作为大本营之后,各种助军的役力也需要就近征调,对于地方的稳定要求则更高。

    虽然没能于近前狙杀羯将,但见周遭东武城乡士人人色变,沈牧也算是基本达成了意图。至于那个羯将石闵,说实话他真的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正如他刚才所言,轻锐匹夫,难撑大事,凶厉不至于极,狡黠同样不能至于极,能不能将之阵斩于此,算不上什么憾事。

    五百重骑徐徐出营,而此时,石闵也刚刚与仍未冲破正面阵型的麾下骑众汇合,眼见此幕,额头已是忍不住沁出冷汗,暗呼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