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祚高门 衣冠正伦

辽东篇4

    平辽大都督府创设于历林口之后,此地自然便成为了大梁于辽边的军事中心,大梁分布于辽边的军事力量自然向此聚集。

    胡润北行,直接带来的部伍有三千人。而在此之前,徐茂之子徐朗作为先遣部队率领千数人众入此,后来又陆陆续续增添一部分,但就算如此,在此之前王师于辽边直接投入的部伍人众也不过堪堪三千余人。

    攻灭羯国之后,辽西地区也有万数人众入驻。再加上一些中州商贾自发组织的商队护卫人众,如有必要,平辽大都督府也有直接征用的权力。林林总总算下来,初建的平辽大都督府直接统领的战斗人员便达到两万余众。

    这么看起来,大梁在辽边所拥有的兵力已经可以说是极为可观。但从实际方面而言,这些兵力既需要维持目下在控区域的防务,而且受限于国中目下仍在拓边作战和后勤补给方面的困难,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战斗力。

    像是一些大型的攻防器械,还有最为重要的战马,在眼下的辽边仍然极为匮乏。

    所以眼下的平辽大都督府,并不适宜直接发起大规模的战事。胡润也不敢因为自身的求功心切,便悍然挥霍王师将士们的血勇热情,在诸用不足的情况下与那些东胡凶徒们进行血肉搏杀。

    退一步讲,一旦正式开启大战,即便王师节节胜利,但每在辽边战场消耗一条战士性命,仍需要从国内进行补充,而东胡诸部则就可以就地进行补充。当中的效率问题,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军事困境。

    更何况,王师虽有两万战卒,但东胡部落中强大者势力同样不弱。这当中最主要还是慕容部几路人马,单单慕容皝的儿子慕容遵,眼下便拥数万之众。

    眼下的慕容遵控制了辽水以东昌黎郡绝大多数区域,而且对于他原本发兵内攻的辽西地区也并没有完全放弃掉。也正因此,辽西方面的王师部伍仍然不可无所顾忌的继续东进、与历林口军伍会师。

    至于占据着大棘城这一慕容部大本营的慕容儁究竟有多少人马,眼下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情况了解。但慕容儁在抗衡慕容遵之外,对于东面作乱的慕容军等人仍然能够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制,可知慕容儁眼下所拥有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觑。

    除此之外,启泰八年辽西暴乱,慕容皝出兵攻伐当时依附于羯国而占据辽西的鲜卑宇文部,是役宇文部大败溃走,首领逸豆归甚至都不知所踪。战后,原宇文部部众也多被慕容部、段部等势力所兼并。

    但是之后不久,大梁王师北伐,中国变故再生,而慕容部本身也因慕容儁弑父自立而陷入了内乱中来,再也没有精力去从容消化宇文部余众。

    因是大量宇文部部众向北逃窜,而塞外垂涎中国但却始终不得南下的代国也没有错过这个机会,甚至派出本部人马,扶植宇文部前代首领乞得龟之子宇文禄明,重领宇文部故地,渐渐形成规模。如今的宇文部,也成为代国于辽边所安插的藩属势力。

    眼下的大梁朝廷,还没有具体的专注全力开拓辽边的计划,所以在很长时间内,胡润所掌控的这些王师力量,主要还是以威慑为主,以夷制夷,如果真的开战,情况未称可观。

    当然,大梁新朝创建,坐拥中国物胜,更挟攻灭羯国之威,东胡这些部落虽然仍然不乏悍力,但也没有谁敢于直接挑战大梁权威。

    在这样的情况下,胡润作为大梁辽边最高军事长官,该要如何开辟局面,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胡润入镇未久,在初步掌握了辽边情况之后,在这个冬天里便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他以麾下王师为主,兼统段部等诸胡义从,以历林口为中心并以宣告大梁王命的名义讨伐不臣,在辽边漫长的寒冬里,攻灭征服辽水流域大大小小的部落几十个。

    冬日虽然并不适宜用兵,但这些东胡小部落本身便居无定所、没有固定的势力区域,也只有趁着大雪封山的时刻才能将之捂在窝中。

    若是换了其他时候,单单追踪他们的活动轨迹便要浪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军士久集不散,耗用也非常惊人,即便是攻灭兼并了这些小部落,往往也是得不偿失。

    这也是这些东胡小部落能够存在于辽边的一个重要的客观条件,而胡润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刻发动,也是听从了金玄恭的建议。金玄恭的平辽策中,对此可是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胡润这一波立威,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首先是确保了历林口周边的地域安全,那些东胡小部落存在就像跳蚤一般,扰人至极,即便不会给历林口的安全造成直接威胁,但其出没不定还是会给屯垦事宜带来极大的侵扰。

    其次便是平辽大都督府在辽边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特别是胡润这个平辽大都督。原本他的到来,除了辽边诸王臣并依附大梁的胡部之外,在外界还没有怎么传播开来。

    可是经过这一个寒冬的清剿,辽边大凡消息灵通者,几乎无人不知胡润凶名。这也让更多的辽边人众意识到,新近崛起的大梁中国,可不只有刘群那种擅长怀柔羁縻的人物,还有胡润这种骄横凶残的铁血悍将!

    胡润那本就不同常人的形象,再加上那种视人命如草芥、动辄亡人部族的作风,很快便让他在辽边有了一个赫赫凶名,辽边这些东胡部落人众们,怀着轻蔑但更多还是惧怕的心情,称之为盲胡。

    独眼盲胡,啖肉吞骨,以至于有的东胡部落闻其名号便远遁百里,不敢交锋。

    其实对于胡润与刘群截然不同的行事作风,感触最深、最不能接受的还是那些本就依附大梁的东胡义从们。以往他们响应刘群的号召,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着来,大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当这些部落人众归为平辽大都督府统辖之后,过往这种宽松的氛围便一去不再。胡润典军,分外严苛,特别对于他们这些胡部义从,更是近乎零容忍。一旦征令下达,攻伐某部落,敢不应征者或是延期又或所出兵力没有达到征令要求,定惩不饶!

    这些胡部义从们,往往都是闲散惯了,少有那种军令如山的概念。所以在最开始,往往胡润征令下达之后,并不直接出兵,先是收拾了那些抗拒征令或是在执行中打折扣的胡部,才会出兵征讨真正的目标。

    如此倨傲凶恶,诸胡义从们自是苦不堪言,因是胡润的凶名,绝大多数还是这些胡部义从们宣扬出去。

    但就算胡润有诸多骄横,可有一点做的十足十的优秀,那就是对于战功犒奖真的是丰厚异常,也让这些诸胡义从们对之又爱又恨,难舍难离。

    胡润虽然驱用这些胡部义从们非常严苛,但在战获分享上从不吝啬,凡参战之众缴获所得,概不征取。

    但是辽边物产贫瘠,可以说是一窝恶狼穷鬼,即便是攻伐得功,所收也实在有限,无非是一些人丁、牲畜并价值不大的杂货之类。依照辽边早前的环境,这些收获也实在不值得他们这些部族丁力寒冬之中辛苦跋涉、冒着锋矢之危远出猎获。

    不过如今他们却是在平辽大都督府的主持下进行的军事行动,则就实在没有变现困难的问题。所俘获的人力,妇人可以直接通过大都督府售卖给那些海商,男丁可以租借给平州刺史府承担徭役苦力,可得长久的收获。

    牲畜方面,既可以留用本部作为食用消耗,也可以高价售卖给刺史府用作垦荒畜力。至于抄没的皮毛、草药、珠玉等物,更是完全不愁销路。

    战获方面还不止于此,当他们征剿某处之后,刺史府还会随即跟进,如果在境域中发现什么可供开发的资源,还会给予他们一部分回报。

    如此诸多途径的变现,也让这些穷惯了的诸胡义从们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紧紧团结在胡大都督麾下,指哪打哪,甚至主动提供那些没有归义的胡部目标。

    在如此丰厚的回报之下,军令的严苛根本不成问题。反正真正上阵杀敌的还是部落人众,那些胡酋们自可坐享其成。

    大量财货入门之后,自然温饱富足,廉耻心则就变得强烈起来,再回想往年茹毛饮血、卧血忍寒的生活,便觉不堪回首,在生活方面,自然就有了更高的需求。

    往年的辽边,即便是有巨货囤积,说实话能够拥有的享受也实在有限,多吃几口肉,多披几层裘,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奢靡享受了。

    可是现在,有钱真的不愁花,华美绫罗、甘甜饴酪、精制器物,只要有钱,便会有人源源不断运到辽边,只有他们想象不到的奢靡,没有中国提供不了的享受。

    大量中国器物与生活方式传入辽边,除了让这些辽边胡酋们大开眼界之外,也让他们自感往年人生真是虚度。

    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也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能够甘于贫贱的实在少之又少,特别是在有能力过上更好生活的情况下。

    往年慕容部称霸辽东,除了强大的实力震慑这些胡部之外,其实对他们也是不乏许愿,言是目下中国大乱,正是边胡崛起契机,只要攻入中国,神州乐土自可瓜分而享。

    可是现在,中国已定,大梁朝廷连羯国这样穷凶极恶的对手都杀得族灭嗣绝,又有几人还会将当年豪言壮愿当真?

    但是他们也不必绝望,打进中国看来是不可能了,但仍然可以依附于平辽大都督府下建功立业。盲胡虽然凶狠,但也通过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了大梁朝廷对于功士犒赏绝不吝啬,那实实在在的财货入门,要远比往年慕容部的强势恫吓与虚言许诺实在得多!

    人心向悖,就在这种潜移默化中进行着。哪怕在慕容部最为势大的慕容廆、慕容皝时期,他们对于辽边诸胡人心的把控也称不上是绝对控制,更不要说如今本身还陷入分裂内讧中,家门私事尚且审断不清,又有什么精力与威严去笼络人心?

    特别是随着慕容部的慕容评积功获授领军都督,成为平辽大都督府麾下仅次于胡润等寥寥数人的统军大将之后,这让慕容部原本所控制的那些诸胡部族心态更加崩坏。

    凭心而论,慕容评的高升真的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其人本身便是慕容廆的小儿子,常年生活于此边,对于东胡诸部势力分布情况要远比离开辽边多年的金玄恭还要更加清楚,言之如观掌纹都不为过。

    平辽大都督府军功犒赏如此丰厚,对于本就贪鄙成性的慕容评而言,又岂会甘于人后。在经过几次军事行动卓越表现之后,他便获得了胡大都督的赏识,甚至引领部伍直入大棘城附近去偷袭攻击那些依附慕容儁的部族势力,屡屡斩获丰厚。

    对于慕容评而言,他作为慕容廆的小儿子,眼看着兄长们内斗争产打得热闹,而他却限于年龄,能够获得的祖产实在有限得很。

    没关系,你们不给我,我自己拿,这实在没有什么毛病。虎父膝下,岂有病儿!往年的慕容皝、慕容仁,不过是趁着年长而侵夺祖产。如今小辈同样内讧得热闹,我若不勇抢猛夺,反而会被人误会是懦弱可欺!

    当然,同在辽边这狭隘地境,平辽大都督府如此大动作的扩张壮大,自然不可能瞒过慕容儁兄弟们。应该说,近世以来慕容部是颇得眷顾的,那些直系族人们或是阴狠、或是狡诈,但却少有英才。

    正是因为才流辈出,再加上伦德不修,这才频频产生内讧,每个人都自恃才力而不甘人后。无论是早年的慕容皝、慕容翰等兄弟,还是眼下仍在内斗的慕容儁、慕容遵,甚至包括挖自家墙角忙得不亦乐乎的慕容评,在东胡群体中都可称得上是一流人才。

    其实早在胡润入境之初,慕容儁、慕容遵兄弟已有警觉,各遣使者前来历林口拜望,窥视之余,不乏威胁,不愿大梁过分干涉辽边事务,希望能够维持刘群在此时的旧态。

    胡润奉王命而来,且本身就是狡黠凶猛,又怎么会被恫吓住。不过他也不想在此刻与慕容儁兄弟彻底交恶,因是索性避而不见,之后便率领部伍针对辽水流域的东胡小部落展开清剿。

    在这个过程中,慕容儁兄弟们也是颇有默契的彼此止戈,特别眼下势力相对而言最强大的慕容遵更是引部退回紫蒙川,隐隐作出要与慕容儁夹攻胡润部的姿态。

    换了一个性格软弱的将领,在面对如此威逼之下,多多少少需要投鼠忌器,引众退回。可当时胡润若真的这么做了,必然会暴露出一部分王师目下仍然势弱的事实,再想鼓动那些胡部义从攻伐用事便很难再做到如臂使指。

    胡润的应对很简单,他只是分别接见了慕容儁与慕容遵的使者。

    在接见慕容儁使者的时候,他的说辞是,慕容遵其人在慕容皝横死之后曾经短暂自称燕王,这对大梁朝廷而言是罪不容赦的僭越之举,因此对于慕容遵自请为平州刺史、东夷校尉的请求,朝廷是不可能答应的。

    而在接见慕容遵使者的时候,胡润便又说道,慕容儁其人弑父自立,这是突破人伦极限、十恶不赦的大罪,大梁圣人君临宇内,教化黎庶亿众,岂能将将此人伦恶徒用作方伯牧守!

    于是,在彼此休战一个月之后,慕容遵与慕容儁便又再次互攻起来,无暇再去关注胡润清剿那些东胡小部落的问题。毕竟只有干掉了对方,自己才能成为慕容部无可置疑的首领,至于那些小部落的存亡与否,对他们而言也不算是切肤之痛。

    胡润这种挑拨手段,其实算不上高明。大梁针对胡族的态度如何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连石虎这个曾经的河北至尊都被生生活剐,就算胡润拍着胸口保证要倾力扶植他们其中某一个人,他们也多半不会相信。

    慕容儁与慕容遵都不是庸人,正因为聪明才会想得更多。此前胡润对他们的使者避而不见,他们是真的摸不清楚平辽大都督府的虚实。

    可是现在胡润肯接见他们的使者,并作虚与委蛇、挑拨离间,这就说明胡润终究还是投鼠忌器,短期之内大梁王师并没有把握解决掉他们。

    了解到这一点之后,他们又该怎么做?是彼此捐弃旧怨,握手言和、精诚合作,先将大梁王师势力赶出辽边?

    这是笑话!诚如胡润所言,慕容儁罪犯弑父,大恶难当,而慕容遵又僭制称王,不为大梁所容,彼此都有罪不容恕的过错。唯有消灭对方,才是统合部族势力的最佳途径。

    只要他们能够速战速决,先行解决掉了对方,再将部族力量整合一番,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有资格坐下来与大梁朝廷进行谈判。否则,即便暂时媾合,且不说何人为主、何人为副,若大梁提出他们需要消灭彼此才能获得正式承认,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总之,在接下来接近两年的时间里,慕容儁兄弟俩交攻不休,而胡润则就忙于率领他那些诸胡义从杂牌军清剿辽边其余东胡部落,彼此也算相安无事。

    而他们的实力之所以能够大体保持均衡,谁也没有消灭彼此,这就需要考验胡润的微操能力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次慕容遵几近覆亡,原因就是其麾下大将慕舆根为慕容儁所劝降,在双方交战过程中,慕舆根突然引众脱离战阵,撤往紫蒙川方向,使得慕容遵陷入孤军奋战,中军甚至都险为突破。

    可是,正在慕容儁大喜过望,准备继续追击扩大战果的时候,大棘城内却发生数千汉人集体出逃的乱事,慕容儁忙于归城定乱,不敢再大军轻出,使得慕容遵能够从容撤出,收斩叛将慕舆根,再次稳住阵线。

    尽管这一次慕容遵有惊无险,但慕舆根的背叛还是令他元气大伤。须知慕舆根本是国中宿将,早在羯主石虎攻伐辽东时期便建立赫赫战功,慕容遵之所以能够统摄部众数年之久,与慕容儁交攻不休,就在于慕舆根对他的支持。

    可是就连慕舆根这样的肱骨之助都选择了背叛慕容遵,顿时让他充满了危机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慕容遵都不敢再继续进攻大棘城,而这一次危机所以能够平安渡过,也让他意识到可以凭此向平辽大都督府索取更多助力,因为眼下的大梁仍然需要他们兄弟阋墙才能继续维持辽边局势。

    而且此时辽边的纷争在北方也不再是什么秘密,北方王师持续打击羯胡残余,在河朔大都督谢艾的不懈努力下,乞活军李农正式易帜归义,使得大梁王师兵锋可以直指塞上!

    代主什翼犍为了化解大梁王师在南线的威胁,也将视野更多投注在辽东方面,在继扶植宇文部之后,并派使者前往联络慕容遵。他们之间可还是有亲戚关系的,什翼犍乃是慕容廆的婿子,眼下什翼犍打算亲上加亲,要将自己的女儿配给慕容遵。

    当然,慕容遵与什翼犍的暗通款曲都是在秘密进行,胡润是无从得知的。

    经过了将近两年时间的发展,此时的平辽大都督府实力已经颇为强劲,本部王师战力将近三万之众,所统诸胡义从也达到了三万之数。但那些胡部义从打家劫舍尚可,重用战阵还是让人不能放心,至于王师本部之众,还有相当一部分被限制在辽西不敢轻动。

    为了维持住慕容遵的势力不灭,胡润请求温放之进行配合。温放之作为平州刺史,虽然不涉军务,但这几年在大都督府越来越强大的武力背景下,诸多民政事宜也在稳步兴建。

    这其中就有北平阳氏暗中联络,配合温放之将慕容儁所控汉人流民源源不断的向外输送。阳氏之所以肯这么做,自然也是形势所迫,不得不认清现实,不敢再将家门生机全系慕容儁一身,与大梁交好也算是稍留退路。

    得到胡润的请求之后,温放之便紧急联络阳鹜,希望阳鹜想办法牵制住慕容儁的军事行动,并且算是做出实际的保证,只要阳鹜能够完成这一任务,未来辽边悉定之后,此功将具名以奏,足够阳氏后人求活国中,再续宗嗣。

    其实阳氏所作所为,慕容儁不是不知,对于阳氏的背心离德,慕容儁也是深恨。

    但之所以还能容忍下来,一则在于阳氏私密输送流人规模还在可控,这些汉人的流失一定程度上也能削弱大棘城耗用压力,二则他还寄望于消灭慕容遵之后,也需要阳氏这种人家为其奔走,争取与大梁朝廷进行谈判。

    不过慕容儁虽然没有对阳氏痛下杀手,但还是渐渐架空其家军政权力,只是圈养起来留作后用。

    所以当阳鹜接到温放之这一指令之后,同样也是一筹莫展,因为他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权力,但温放之的许诺还是让他怦然心动,心知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将不复再,凭阳家过往久从东胡,没有功业在身,一旦辽边平定之后,便是死期来临。

    因是阳鹜横下心来,策划这一场汉人出逃事件,虽然打乱了慕容儁的军事计划,但其实也是将自己置于死地。这种仓促组织的大规模出逃,想也不用想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果然,得知后方不稳,慕容儁即刻回军,将这些出逃人众尽数逼回大棘城,并直接擒获了藏匿在流人中的阳鹜。

    阳鹜这次明目张胆的背叛,对于慕容儁所造成的伤害其实不逊于慕舆根背叛慕容遵。慕容儁心情之震怒,可想而知,他亲自持刀将阳鹜脔割致死,并下令全城大索包括阳氏在内的汉人门户,要一网打尽,痛杀这些贼心不死的汉人门户!

    正在慕容儁打算大开杀戒的时候,平辽大都督府使者进入大棘城,代表大都督胡润要与慕容儁谈判,胡大都督愿意出兵与慕容儁共讨慕容遵,并且愿意帮助慕容儁向朝廷请求封授。

    当然这不是没有代价的,筹码便是慕容儁必须要释放今次大棘城出逃一众汉人流民,并且势力要彻底退出辽水以西,双方暂以辽水为界,两不相害。

    胡润之所以肯主动示好,一则是没想到阳氏会选择这样决绝的方式去扰乱慕容儁的军事行动,阳氏生死他不甚在意,但这无疑会令慕容儁所控制那些汉人生民俱都身陷险地。

    二则就是慕容遵狮子大开口的向胡润讨要利好,也彻底激怒了胡润,决心给这小王八蛋一个深刻教训。

    而且虽然眼下国中仍然没有大举增援辽边,但是随着蜀中战事结束,加上河北复治成果喜人,以及国中民资的不断涌入辽边,也让胡润手中能够动用的力量大大增强。

    眼下的他,已经无需再坐观慕容氏兄弟互斗,消灭了慕容遵之后,辽西方面的军力也能得于解放,使得辽事局面更进一步。

    面对胡润的示好,慕容儁却并没有什么欣喜,只是回道:“家奴作乱,我自惩之,无劳远师!父祖余业,区区一言,万死不敢轻舍。旧年所以壮成辽边,所恃者无非仁义而已,苦见中国血泪横流,不忍生民流离赴死,德业存续至今,亦我家门尚能立于此边之根本。胡大都督以此诱我,也实在是小觑边中无人!”

    他虽然没有同意胡润会盟共击慕容遵的提议,并且拒绝放弃辽水以西的疆土,但还是将今次出逃的那些汉人流民们,包括之前几日所擒捉的汉人门户们,交由大都督府使者一并带走。

    远在历林口的胡润在得知慕容儁的应对后,饶是心中久积对这些东胡的蔑视,但也不得不叹息道:“贺赖跋不愧胡中雄士,虽伦德衰无,仍有筋骨可怜。旧年慕容万年大凡有此一二筋骨,不向贼羯谄媚求荣,焉能遭此人伦横祸,使家门为天下耻笑!”

    这两人隔空对话,虽然各有壮声可表,但言外也是各自心计叵测。特别胡润这个独眼龙又拎出慕容儁弑父旧事说道,算是将慕容儁这一点最后倔强涂抹的污秽不堪,更兼狠狠嘲笑了一番慕容皝这个死鬼。

    不过慕容儁这一番宣言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对于慕容部本身分裂涣散的人心是一次振奋与凝合。

    慕容儁也绝没有向言语中所表现的那样慷慨激昂,虽然任由治下汉人流民离去,但还是派出了军伍随行,换言之只要这些汉人流民没有进入王师控制区域成功安顿下来,其实仍作为人质受到慕容儁的控制。

    流人队伍行进速度不可能快,在这个过程中,平辽大都督府也很难发动什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来破坏眼下的和谐局面。否则就是胡润求功心切,罔顾这些汉人生民的生死安危!

    要知道就连作为胡酋且背负弑父恶名的慕容儁都为了仁义而护送这些汉人离开,胡润作为大梁王臣、平辽大都督,又怎么能罔顾生民疾苦?

    正是因为自感被慕容儁以道义高高挟持架起,胡润才那样毒言讥笑以泄愤。但除此之外,他还真的不便在此际出兵有所行动。

    慕容儁打得主意其实是凭此在道义上稍作立足,然后趁着流人西迁这段时间,快速与慕容遵展开和谈。双方再打下去,结果必是彼此偕亡,而且这一次胡润提出的会盟也算是图穷匕见,足够逼迫慕容遵低头。

    应该说如果没有别的变数,慕容儁的图谋有很大几率会成功。慕容遵这一次也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且已经被逐渐壮大的平辽大都督府列作诛除的目标,就算他自己还要固执不肯低头,其麾下部众们为了求活,肯定也会对他进行逼迫。

    但是势运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慕容儁主意打得不错,但慕容遵那里算盘则拨得更响,在得知胡润非但没有满足他的要求,反而要与慕容儁联合诛杀他的时候,可谓又恐又怒。

    原本他还犹豫要不要投靠代国,可是现在局势危若累卵,已经容不得他再仔细权衡,当机立断,引众从紫蒙川直接北行,进入到了原本宇文部的势力范围中。

    当慕容儁使者抵达紫蒙川时,只看到慕容遵部伍所留下的残营,联络慕容遵共抗梁军的打算就此落空。此际的慕容儁其实还有挣扎余地,那就是猛驱那些仍在控制中的汉人流民们冲击大梁军阵,其后部伍随行掩杀,或许还能争于一胜。

    但是大梁王师的反应速度同样不弱,辽西方面的部伍几乎在慕容遵撤军的同时出动,当慕容儁有所察觉时,这一路王师已经进入到了徒河区域,并延徒河而上兵指大棘城,而且几路使者已经连续进入大棘城范围,宣告王师感于慕容部仁义,任由汉人流民自去,因是护送钱粮至此以作犒奖补偿。

    当然犒奖是假,威胁是真,慕容遵突然撤军使得大棘城西侧陡然空虚,直接暴露在梁军兵锋之下,如果慕容儁还敢用强,需要考虑的不再是能不能战得过平林口王师,而是能否在王师穷攻之下守住大棘城!

    这一次的风波,终于在双方互捏脉门而后互相克制之下而告终,那些流人成功抵达平林口,而辽西王师在大棘城留下一部分给养之后,便也再次撤军,但却取代了原本的慕容遵,占住了龙城与紫蒙川。

    慕容遵的出逃,使得辽边局势彻底扭转,原本这兄弟二人虽然互攻,但形势对平林口王师还是承钳制姿态,逼得胡润只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外打转。可是现在,大棘城反而落入王师合围之中。

    虽然兵势合则强,分则弱,眼下的王师仍然不具备分兵合围大棘城的实力。但同样的,大棘城同样也不具备出兵快速消灭他们其中某一路的力量,在这种犄角钳制之下,大棘城只会越来越弱。

    话说出口容易,打脸同样很快。

    此前慕容儁所以还能与慕容遵有来有往的互攻,麾下汉人生产力所提供的产出功不可没。可是随着此前那一路汉人的离境,如今大棘城周边汉人出逃成风,甚至已经不是出逃,而是大摇大摆、成群结队的离开。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大业五年,虽然王师仍然没有向大棘城发起进攻,但是在外围的势力却不断发展着。慕容儁在这种情况下,同样不敢首先发起挑衅,眼看着势力一点点萎靡衰弱。

    大业五年夏日,辽边局势再生变故。原本窃夺辽东北部的慕容军为高句丽逆杀,雀占鸠巢,高句丽势力再次大举进入辽东。

    这对于困守待死的慕容儁而言可谓一个契机,当即集众誓师,浩浩荡荡向辽东而去,要为家奴慕容军报仇。

    对于慕容儁此次行动,胡润也并未出兵阻挠,一则辽边压力仍大,慕容遵虽然已经撤出辽边争雄,但也并没有完全放弃,在代国撮合下与宇文部残余合流,屡屡南侵,二则慕容儁此番东行,其实就是在事实上承认胡润此前的提议,撤出辽水西境向东面求活。

    之后数年时间,平辽大都督府占据辽水西境,不断的发展扩充。而跨过辽水的慕容儁,也与高句丽在辽东彼此互攻不已。

    大业八年,天中朝廷终于将平辽事宜正式提上日程,幽冀之间五万大军入辽,平辽大都督节制诸军,大军北垮浇水、数战连捷,并于大业九年夏攻破宇文国城,生擒宇文部首领宇文禄明并一众权贵,而早在两年之前,此前逃往此境的慕容遵便因谋逆而被鸩杀。

    同年秋,王师大军回转南来,跨过辽水,正式开始攻伐辽东。双方对峙半年,大业九年冬,慕容儁背疽溃生而亡,其弟慕容霸为族众拥立,并于来年春三月,率众出降于辽东襄平城下。

    大业十年秋,平辽大都督胡润率伐辽功士归国述功,因平辽功事获封昌黎郡公,入朝就任河南尹。酋首慕容霸并族裔诸众,聚众边荒,劳师远征,因无僭而不加极刑,罚入官役,老死天中。

    大业十二年,平州刺史、渔阳郡公温放之归国,授中书令。

    PS:辽东篇就这么结束了,还有一个代国篇,更新不会太快,毕竟正文完结,状态难免松弛,还有新书也在准备整理资料中,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