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官笙

第九百二十四章 荡漾

    曹文诏有点急,这样一支军队,日后对大明来说肯定非常重要,他不能错过!

    眼前是最好的机会,他想争取下来!

    朱栩重新躺下,以毛巾盖脸,没让曹文诏多等,闷声道:“给你也行,不过那些小家伙得带着,好生培养,再给皇家军院那些生员做个实践基地,磨练一番。”

    这些还不是随意安排,曹文诏立刻就沉声道:“皇上放心,臣一定做好!”

    朱栩已经重新躺进水里,舒服的吐了口气,道:“这些都是从各军选拔出来的精锐,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地点嘛,就放在京师与山.西交界,具体训练手册朕会给你写,有什么不适应的,自己调整。总之一句话,日后的战争,是多军种配合,快节奏,高烈度的战争,一定要有新的标准,新的战术,新的理念!不能拘泥于成法,要大胆创新,改革,破除陈旧,在战争中,要灵活多变,战术很重要,战略更重要,要有全盘考虑的思维……”

    曹文诏静静的听着,默默思忖。

    他很清楚,眼前的皇帝平时不喜欢说话,肚子里藏了不知道多少心思,但凡他愿意开口了,尤其是长篇大论,肯定很重要,预示着某些事情。

    曹文诏很认真,卢象升也不是一般人,敏锐的从朱栩的话里听到很多东西,令他陷入深思,百思求解。

    朱栩话头很快收住了,说的多了反而效果不好,开个头,由他们自己去思索,发展,那样才更适合这个时代。

    曹文诏,卢象升本想多问两句,但见水已经没了朱栩下巴,欲言又止。

    朱栩闭着眼,难得放松,泡会澡,没在滚烫水里,轻轻吐了口气,认真的享受起来。

    曹文诏,卢象升都有了心事,反而不那么自在,但是强忍的陪着。

    水从朱栩右手边出来,缓缓流动,从左侧的出水口慢慢出去,仿拟的就是露天温泉。

    足足大半个时辰,三个人才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这一出来,三人是齐齐的一哆嗦,裹紧衣服,朱栩抬头看了看天,道“走,去朕那,吃点好的。”

    曹文诏对这个特殊的军队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乐呵的道:“那臣就不客气了,听说江南陈家给皇上进贡了一种好酒,臣可惦记好久了。”

    朱栩哈哈一笑,道“行,待会儿走的时候,抱一坛回去,卢爱卿也带回一坛去尝尝,是江南陈家秘法酿制的,着实不错。”

    卢象升早就听过曹文诏与皇帝关系非同一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犹豫着抬起手道:“臣谢皇上。”

    朱栩摆了摆手,道:“走吧。”

    曹文诏无所谓,他与朱栩在景焕宫相处多年,一坛酒不叫事,大大咧咧的跟在朱栩身后。

    卢象升走在后面,看着两人,神色有些异样。

    眼前的这个皇帝,让他有些恍若梦中,不管是神宗,光宗,还是熹宗,在群臣面前都相当威严,不苟言笑。眼前的皇帝,真实的有些不像真的,就似一个普通人,喜怒哀乐都在一举一动上,给人亲切感。

    朱栩等人刚刚回到正殿,一个内监就匆匆小跑过来,道:“奴婢参见皇上。”

    朱栩看了眼,不是乾清宫的,道:“什么事情?”

    内监道:“回皇上,太妃请皇上过去用膳,太后娘娘,李娘娘,海娘娘都已经过去了。”

    朱栩眼神露出诧异,老太妃请客还是第一次,俄尔转头看向曹文诏与卢象升笑着道:“今天是吃不成了,不过,酒照送。”

    曹文诏立即抬手,道:“臣谢皇上。”

    老太妃请皇上,卢象升也没什么可说的,抬着手道:“臣谢皇上。”

    朱栩招来一个内监,领着两人去拿酒,他则转身,看向仁寿殿方向。

    没多久,曹化淳就快步赶过来,手里捏着六七分报纸,递给朱栩道“皇上,内阁,六部的特刊都出来了。”

    “哦。”

    朱栩面露讶色,惊异于内阁这次的效率,伸手接过来。

    现在的报纸,都是厚厚的几张纸订在一起,如同书籍一般,可以翻阅。

    最上面的,就是内阁的,上面言简意赅的阐明了内阁的政务以及革新计划,同时表达了坚定的决心,呼吁大明上下齐心协力,支持朝廷。

    接下来的就是六部,大理寺,督政院的,这几个衙门相对简单,都是阐述各自衙门的政务,配合着内阁的,像是一种扩充,完善,解释。并没有长篇大论,文言文,九个部门还不足五千字。

    朱栩看完,递给曹化淳,背着手,望着天空,目光炯炯,踌躇满志。

    现在话都说开,接下来,就是大刀阔斧,大步前进了。

    “年宴名单确定了吗?”朱栩忽然搓着手道。

    曹化淳道“已经确定了,宗室,公卿,外廷大员,还有一些特殊的,都列好了。”

    朱栩想了想,道:“嗯,再加几个,皇家政院的宋应星,军器局的毕懋康,傅涛也要来,周应秋的长子是谁来着?反正加上。四五馆的总裁,对了,骆养性现在在哪里?”

    曹化淳想了想,道:“甘.肃据说有些异常,骆大人亲自去了。”

    朱栩点点头,道:“那就这些吧,内阁这几天估计会很忙,朕就不去添乱了,他们的班次可以任意调动,无需等朕同意。”

    “是。”曹化淳明白,今天这么大事情,京城影响肯定奇大,还会扩散到京城之外,内阁注定没办法正常处理政务,需要更多处置。

    “走,去仁寿殿。”朱栩浑身轻松的抬脚道。

    经过今天这么一招,不知道多少人不管情愿不情愿的被绑上他的战车,再无退路,想想心里就开心。

    内阁确实很忙,五个人外加六部尚书,在内阁进进出出,一道道政令不断的被颁布出去,在轰轰烈烈的大事件掩盖下,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但注定在日后会成为利剑。

    宫外是纷纷扰扰,无数人欢呼,无数人的高歌,自然更有太多的人愤怒,仰天长啸。

    一些书院,甚至是茶楼酒肆都列出了黑名单,一些人被拒之门外,还外加一顿痛斥。

    至于那些郁郁不得志的士子,谋求复官不得的那些曾经的官吏,心里是百感交集,爱恨交加,辗转反侧。

    “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朱栩踏入仁寿殿,一路上无数宫女,内监给他行礼,面上难掩激动与感激。

    依照内阁新颁布的律法以及政令,宫里的这些宫女,内监到了一定时间就可以申请出宫,并且将会转换为契约,有了‘进出自由’,不会一辈子老死深宫,不得自由!

    朱栩大步而来,直奔正宫。

    还没进门,就看到宫女,内监来来往往,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皇上,快来。”

    朱栩刚露半个头,老太妃声音就响起来,异常的爽朗,透着打心眼的开心。

    朱栩转身过去,只见后宫里的重要人物都到了。

    老太妃,张太后,小永宁,李解语,海兰珠已经坐齐,顺着老太妃的目光都看向他,显然等了一阵子。

    “见过皇上。”海兰珠,李解语等人起身行礼道。

    朱栩摆了摆手,走到老太妃身侧坐下,笑着道:“太妃,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请朕吃饭?”

    老太妃白发苍苍,满脸都是皱纹,习惯性的抓过朱栩的手,用力的拍着,笑呵呵的道:“皇上说的真好,不愧是神宗之孙,有明君之范!”

    张太后同样面露欣慰,一直以来,后宫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每当朱栩‘惹了祸’,一如过去,所有人都会来找张太后,这么些年她不轻松。

    但总算是熬出头,看到了令她放松,欣慰的曙光。

    李解语与海兰珠都一脸温柔的看着朱栩,矜持含蓄。

    倒是小永宁,抬头看着老太妃道:“太妃,人家当时就在城楼上,皇叔说的也不怎么样,还不如人家说的好……”

    老太妃顿时大笑了一声,看着小永宁道:“你还小,不懂。来,快上菜,对了,皇上喜欢的鱼先上,还有汤,对了,还有来一碗饭,皇上还没吃,肯定是饿了……”

    张太后看着,连忙笑道:“太妃,不用那么急,皇上人就在这。”

    老太妃满脸都是笑容,拉着朱栩的手,打量着他的脸,不停的点头道:“嗯,是与神宗皇帝有几分相似,好,好,好啊,老婆子是死而无憾了……”

    抱歉,因为今天有事,所有昨天更新少了些,今天晚上会努力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