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官笙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争论(第三更求月票~)

    朱栩没有料到毕自严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有些意外。

    靖王却是脸色微沉,心里对毕自严的怒气直线上升。按理说,他们都是内阁辅臣,即便有什么想法也应该先沟通,而不是直接捅到皇帝这里,打他的脸,令他难堪。

    靖王对毕自严也算是忍无可忍了,直接对朱栩道:“皇上,臣以为不管律法之权在哪里,内阁都不应当插手,否则会成为某些人的工具,不利于‘新政’的目标实现。”

    朱栩修订大明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因为天启之前的朝政败坏,群臣恶斗,这大明律是用来遏制朝臣的私心,强化朝廷纲纪的。

    靖王这句话也是大有深意,暗示毕自严有妄图操控律法制定,修改等权力,以谋私利的嫌疑。

    毕自严这么突然提起,其实是想试探朱栩,想要看清楚朱栩的心思以及未来的政体改革究竟会走向何方?却没料到靖王会在这个时候‘反水’,令他功亏一篑。

    毕自严皱了皱眉,不得不承认靖王这句话说的高明,虽然明知道指的是他,但不能反驳,还要高调赞同。

    他心里也有了怒气,到底涵养更好,强压着,看着朱栩道:“臣认为,内阁以及六部,督政院,大理寺等可以参与,但不能决定律法的制订,修改之权,需独立于朝廷之外,方能起到约束天下官吏,遏制腐败,党争等的作用。”

    靖王本来还想再怒怼一次,见毕自严语气放缓,调转了话头,他也不好再开口,面无表情的坐着不动。

    朱栩看着毕自严,又看了眼其他四人,面色如常,拿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犹自在思索。

    对于立法机构,朱栩很早就有想法,但这种想法很不成熟,而且不够稳妥,真的容易成为朝廷大臣党争的工具,若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废国篡位都是轻而易举。

    如何能确保立法机构的独立性不被侵蚀,操纵,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朱栩想了很久都没有妥帖的办法。

    他心里是有模糊的轮廓的,可还是想再等等,多看看,待朝局,政体稳定了再说。

    不过毕自严既然说了,也不能不透个底,斟酌再三,朱栩看着三人,面色微沉的道:“这件事,朕也在考虑,督政院身负监察职责,确实不能再是立法者,不过如何构建立法机构,朕还在考虑。现在‘新政’正是关键时刻,不能分心,这件事你们心里有数,可以再想一想,但不要付诸行动,也不能透露出去,以免人心浮动,让一些人引出不该有的心思来……”

    毕自严有了朱栩的准话,这才悄悄松口气,若是督政院一直这么下去,着实太过可怕,需要尽早对策。

    靖王心里对毕自严越发不满,坐在那,自己都感觉与内阁格格不入,被孤立着。

    孙承宗与孙传庭差不多与毕自严一样的心思,神色不变,暗自目光和缓。

    这件事朱栩不想多说,端着茶杯,一副赶客的模样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毕自严与孙承宗等人对视一眼,道“皇上,户部尚书张秉文上次出京一趟,发现了很多问题,臣等想着,明年四月之后,内阁,六部的朝臣轮番出京明察暗访一番,看看京外到底是何模样。”

    似乎是怕朱栩不同意,孙承宗又接着道:“臣等也有与皇上一样的担忧,各地远离京城,单靠奏本难以窥全貌,二十二巡政御史没有一年半载的实难以汇聚齐全,臣等等不及,想出去看一看。”

    朱栩看着这几人,心里暗笑,这几位怕是不止这个心思,不尝没有施压地方,树立内阁威信的意图。

    加强内阁权威也是朱栩的计划,几人既然用心,他自然不会阻止,故作沉吟了片刻,道:“也可,不过要将政务安排妥善,不能耽误。”

    “遵旨。”毕自严等人心里长吐一口气,也就是这种时候才能体悟到,眼前的人给了他们的压力有多大。

    “还有其他事情吗?”朱栩还是一样的动作,就差直接赶人的模样。

    毕自严等人顾视一眼,起身道“臣等……”

    还不等说完,朱栩拿起茶杯压了压,道:“别急,朕还有事没说。”

    五人一怔,又看着朱栩,缓缓坐了回去。

    朱栩摸索着茶水,道:“今天卢建斗来找朕了,说他不想在巡防营带着,想去京外统兵,你们有什么看法?”

    建斗,卢象升的字。

    毕自严等人眉头一皱,对视一眼的思索起来。

    卢象升的官职是总兵,在山.东,河.南统兵数年,资历是有的,外加又执掌巡防营,身份更高了半阶,可说要出京再统领一省兵马不合适,任一大营主帅又不够,这该如何安排?

    孙传庭现在还是纯文官,闻言想了一会儿,道:“皇上,可是想卢象升出京?”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量才委用,是朕的用人理念。”朱栩淡淡的道。

    孙传庭点点头,道“皇上,那不如,调卢象升入兵部,挂兵部侍郎衔,日后调出京就容易多了。”

    朱栩双眼微亮,这倒是个办法,确实不错。

    孙承宗沉吟一阵,突然道:“臣赞同,确实可以。”

    毕自严陡然也会意过来,倾身道“臣附议。”

    靖王与汪乔年对视一眼,三位阁老已经赞同,只得道:“臣附议。”

    朱栩看着内阁齐齐赞同,先是一愣,旋即醒悟过来。卢象升要是挂兵部侍郎衔,那就将巡防营再次带入了兵部。

    朱栩手指习惯性的动了几下,笑着道“那就这么定了,关于山海关,你们是怎么想的?”

    山海关地位的凸显,是因为建奴的坐大,这里是拱卫京师,抵御建奴,最坚固,先险峻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从万历年间就着手打造,在天启末已经有相当规模。现在建奴被灭,沈.阳光复,军事重心北移,山海关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这方面自然是要看孙承宗的意见,毕自严等人都齐齐的看向他。

    孙承宗沉吟一声,看了眼毕自严等人,道“皇上,关于北方战区大营,臣原本计划放在沈.阳,那里最适合不过,锦.州,山海关一线,臣不打算再放置过多兵马,有一千人驻扎即可。”

    如果按现在朝廷的的想法,绝对不会允许山海关空置的,这样就等打开家门,将京师彻底敞开,太危险了!

    果然,孙承宗话音一落,毕自严等人,哪怕是孙传庭都脸色微变,看着孙承宗又急切的看向朱栩。

    虽然现在的人看来,空悬山海关确实危险,可朱栩却知道,这一点都不危险,至少百年内无事。真要有一天沈.阳陷落了,山海关也挡不住敌人,那已经是热武器时代,没有足够意识,分属国内的的要塞,根本好听不好看!

    问题的关键是,朱栩并没有询问北方大营安置地点,而是想问熊廷弼。

    曹文诏既然不肯任北方大营主官,那就得找人替代,熊廷弼是最合适的一个,资历够,威望也可以。

    “这件事再议,”

    朱栩果断撇开这个话题,道:“关于熊廷弼,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众人都微怔,没想到朱栩是想问这个。

    五个人相互对视,又是一翻沉默。

    熊廷弼这个人,也算是麻烦人物,原本是楚党,却与东林党走的近,最后投奔了还在潜邸的惠王殿下也就是朱栩,身份是相当敏感,复杂。这些年一直是山海关,相当低调,离京城很近,偏偏在东林党等朝局一干大事上,从来不出声,很多人都快忘记了这位。

    朱栩这么突然提起来,除了孙承宗,孙传庭,其他三人都有些意外。

    孙承宗与孙传庭余光相对,旋即开口道“皇上,可是有意让他出任一大营主帅?”

    朱栩见他问的这么直接,看了五人一眼,道:“西战区,秦良玉,南战区杨嗣昌,北战区熊廷弼,东战区卢象升,不设中部,你们怎么看?”

    毕自严倒是没有说话,看向孙承宗与孙传庭,尽管他有些想法,但还是要有所避嫌。

    这次是孙传庭说话,道“皇上,臣建议东部战区空悬,设立海上战区,由海军拱卫沿海,确保东部战区安全。”

    朱栩神色微动,若有所思起来。

    这个他倒是完全没有想到,确实是一个非常新奇的想法。若是能有海上战区这个概念,必然有助于大明出海,提高对海洋的重视,甚至还能制定海洋战略!

    有了海上战区做缓冲,东战区的地位就会下降,不设倒是也无妨。

    朱栩一边思索着,一边看向其他人道“都说说。”

    孙承宗对孙传庭突然冒出的想法有些意外,沉吟着道:“皇上,臣不反对,但据眼下的情形,臣认为应一步一步来,海上战区可以在皇上,内阁这里记录在案,合适的机会再启动。”

    朱栩微不可察的点头,这位孙阁老的想法还是有些保守,对海外依旧持一种抵触心态,只是在朱栩面前有所顾忌,没有敞开说。

    毕自严立刻就道“臣附议,臣认为,现在不是我大明扩张之时,还需韬光养晦,修整内务为要。”

    靖王与汪乔年说不上话,都看向最末的孙传庭。

    孙传庭没有料到孙承宗与毕自严会齐齐反对,认真想了想,还是道:“皇上,臣坚持臣的想法,琉球不可弃,南海更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