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官笙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朱栩的意外反应

    在南直隶迅速动作的时候,陕川等地正在进行撒网式剿匪。

    陕川之地民乱没有停过,但这么有组织,十八路诸侯称王称霸还是第一次,秦良玉等人不敢怠慢,联合各地总兵,总督,布置了偌大的包围网,层层递进,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将这所谓的十八路诸侯给剿灭了。

    从开始到结束,这些匪乱总共也没有持续到半个月,但抓捕到的乱民数量居然高达五万人!

    如果加上溃散,讨论,死亡的,人数可能有七八万!

    这在现在更加地广人稀的陕川之地来说,无疑是一种当头棒喝,让秦良玉等人对陕川之地的认识更进一步,更加清醒了一些。

    各地的事情,自然第一时间传递到了京城,朝野上下震动异常,六部九寺的官员几乎不间断的往内阁跑,奏本如雪化一般飞往内阁,司礼监。

    这件事是捅破天的,乾清宫那位的心思向来难测,这要是降下雷霆之怒,鬼知道谁会倒霉,将在整个大明掀起多大的风波!

    五天后,乾清宫,东暖阁。

    朱栩坐在软塌上,身前是四个小家伙,分别是他的长女朱淑娴,长子朱慈烨,次子朱慈煊,三子朱慈熠。

    四个小家伙中,朱慈烨与朱淑娴是双胞胎,李解语所生,快九个月了,朱慈煊是海兰珠之子,朱慈熠是布木布泰所出,现在有五六个月大。

    朱慈烨胖嘟嘟的,相当安静,坐在朱栩双腿之间,眨着眼睛看着对面。

    朱淑娴仿佛闲不住,一直爬来爬去,嘴里不时还含糊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朱慈煊,朱慈熠还小,躺在朱栩边上,要么挥手蹭脚,要么嘬着手指头,大眼睛炯炯有神,不时歪动看向朱栩,异常可爱。

    朱栩手里拿着小碗,挨个给他们喂吃的,忙的是不亦乐乎。

    在他左手不远处,张筠,李解语,海兰珠,布木布泰等都静静的站着,在看着朱栩给孩子们喂饭,都矜持有礼,表情谨慎。

    在朱栩软塌的右手斜方向,五大辅臣,毕自严,孙承宗,靖王,汪乔年,孙传庭都跪在地上,每个人都神色凝重,战战兢兢,不远处软塌上的温情他们丝毫感觉不到。

    朱栩喂了一阵,给小家伙们擦了擦脸,不在意的道“怎么说?”

    毕自严直起身,举着奏本道:“回皇上,关于陕川等六省,臣等计划进行更加严厉的手段管治,并且加大移民力度,今年年内移出四百万人,以确保此事不再发生!南直隶……臣等认为,乱世用重典,对于此次参与叛乱的,匪首斩立决,其余之人全数抄家,流放南海,终身不得回……”

    朱栩抱起小慈烨放在腿上,看着毕自严道:“你们是怕朕大开杀戒,所以才这么严酷的?”

    毕自严神色动了动,道:“臣等认为,这一次,他们闹的太过,不能继续宽容,惩前毖后,警醒世人!”

    毕自严虽然这么说,但身后跪着的孙承宗眼神肃重,他是在江.西紧急赶回来的,放着‘军改’这么重大的事情回京,还不够说明事情的严重?

    更何况,朱栩登基以来,什么时候需要五大辅臣在这里跪拜他?

    朱栩将爬来爬去的小淑娴揽在双膝间,神态平静的很,道:“既然你这么说,朕也就信了。具体事情,你们看着办,朕不过问。对了,对这次应对中表现很好的人进行嘉奖,要大大的褒奖,可以破格提拔,我大明不缺人才,就是缺发现人才的眼睛。”

    毕自严抬头看着朱栩,心里越发不安,眼神更加凝色。当今这位极少表露情绪,行事往往出人意表,在这么大的事情下,他真的能这么平静吗?

    毕自严再次跪下,沉声道:“皇上,臣请罪。对于江南士林,是臣主张优渥以待,以至于姑息养奸,社稷倾危,罪在当诛,请皇上削去臣的官职,下狱论罪!”

    朱栩抱着两个孩子,一只手托着下巴,目光依旧平静的看着他。

    不远处的张筠,李解语等人屏住呼吸,悄悄看向朱栩。

    她们虽然不参与朝政,可也很清楚,当前大明的‘新政’到了关键时期,任何一个变故都可能引来不测的后果,凡事都需谨慎。

    这位毕阁老对‘新政’是了解最多,出力最多的人,当今天下,他的威望也最高,要是他‘下狱’,不说影响,谁能接替他‘首辅’的位置?

    孙承宗主持军务,军政分离,他不能出任‘首辅’,靖王,汪乔年是定制,不能升迁,唯一一个辅臣孙传庭才入阁没多久,威望,资历都还浅了些!

    朱栩对毕自严这个举动虽然有些意外,但也能理解,抱着两个孩子,没有理会他刚才的话,道:“我大明沉疴已久,人所共知,朕这些年都在体制上改革,忽略了思想上的……朕打算对我大明进行思想肃正,早些年也有些准备,编撰的一些新书,对圣人经典的补充注解,对我大明现在发展情况的一些新的情况,朕也有些想法,新的观点,打算找机会与你们都说一说,你们看,什么时机比较合适?”

    毕自严,孙承宗等人跪在那,听着朱栩跳开话题,不由得眉头紧皱,连忙跟着思索他的话

    宫内有个四五馆他们这些辅臣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明白,这个‘思想肃正’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等他们说话,朱栩又直接道:“就定在八月初一,命五大总理大臣,江.苏巡抚,陕.西巡抚进京,朕要好好和他们谈谈。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内阁看着处置。”

    毕自严心里挣扎,依他对朱栩的了解,眼下这件事朱栩不去管,后面肯定在谋划着更大的举动!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资格与朱栩讨价还价,劝谏什么,这辞官的事情也无法再次说出口,进退两难了。

    孙承宗自然能感受毕自严的处境,直起腰,抬起手,道:“皇上,不知是否要派钦差去应天府?”

    朱栩道:“这件事朕不管,也不问,你们内阁看着处置,无需再奏禀。曹化淳,去将顾炎武给朕叫来,他最近写的那个《天下郡国利病书》很有意思,让他好好整理,带来与朕看看,朕也有些事情想请教他。”

    朱栩没头没脑的一句,不止毕自严等人反应不过来,曹化淳也是愣了下才道:“是。”

    曹化淳一走,朱栩就对着跪着的几人摆手道:“行了,这件事你们看着办吧,朕就不费这个心思了。”

    毕自严心里异常别扭,朱栩对他辞呈的事没有‘挽留’或者‘劝勉’,让他进退都是尴尬,但着些都是小事,他起身后,斟酌一翻,忽然道:“皇上,内阁近来不堪重负,臣请添加辅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