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官笙

第1445章 局面改善

    第1445章

    朱慈煓小家伙懵懵懂懂,一身太子服,跪在地上,听着曹化淳宣读册封诏书。

    群臣在一旁看着,心里都有种大石头落地的送快感。

    朝野一直在担心,担心朱栩会重演神宗旧事,再上演一次‘国本之争’,那就太可怕了。

    毕竟,这位不是神宗皇帝,眼前也不是万历朝,真闹起来,还真没谁阻挡得了。

    曹化淳宣读完,便下去将圣旨交给小家伙,扶他起来,走上丹陛,来到朱栩身旁。

    待小家伙站好,曹化淳上前几步,面对群臣,尖声大喊“太子立!”

    下面的文武百官,齐齐抬手而拜:“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小家伙似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转头就要往不远处的张筠跑去。

    朱栩一笑,拉过小家伙,将他放到身旁坐下,低声道:“说,众卿免礼。”

    小家伙抬头看着朱栩,愣愣一会儿,转头看着下面拜倒的数百人,小脸发白,手紧抓着朱栩到衣角,嫩声道“众卿免礼。”

    他的声音很小,还带着颤音。

    前面的信王,孙传庭,孙承宗等人听到,立刻大声道:“谢太子殿下。”

    后面没听到的,接二连三的‘谢太子殿下’,跟着起身。

    下面还有各项仪程,其中重要的有,敬告天地,祭祀宗庙,正位东宫,接见藩国,外国的使节等等。

    小家伙很受累,如同玩偶一般,被群臣牵来走去,一直到晚上,足足六个时辰才算结束。

    乾清宫,大宴群臣。

    朱栩,张筠带着小家伙,给忠臣们挨个敬酒,请他们好好教导太子,莫要拘谨之类。

    孙传庭,孙承宗等人自然连连称不敢,表情很是放松,没有以往那么严肃。

    小家伙毕恭毕敬的兴利,脆生生的喊着‘先生’。

    那些藩国,外国使臣看着这个小家伙,目光炽盛。

    这个,就是将来大明的皇帝。

    大明,何等强盛,何等富饶,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说,与大明皇帝有一个友好关系都是百利无一害。

    朱栩对外廷很多人来说,是蜗居深宫,很难见到的,对那些藩国,外国使臣更是如此。

    朱栩这一次,在这些人之中走了一圈,谈笑从容,展示友好。

    这些使臣受宠若惊,有的人当面表达了一些想法,谋求更多的合作,有的人则是希望单独拜见,能与这位大明皇帝私聊。

    朱栩甄别着,明确,含混的对待,一场晚宴,热闹到了深夜。

    几个小家伙睡的东倒西歪,在他们母妃,母后身边,已经轻轻打鼾。

    即便是太子朱慈煓,也不过才三岁,没谁苛责什么,乾清宫的主角,依旧是朱栩。

    十多年来,朝廷很少有这样的盛况,朱栩倒也是开怀,杯杯酒酒的与这些人闲话。

    一直到深夜,酒过半酣,朱栩这才宣布散席。

    一群人酒气熏熏的出了乾清宫,被禁卫护送着,挨个送回去。

    这次看似平静又不同寻常的太子册封大点,在明朝注定会有不可预测的影响。

    太子册封之后,朝野难得的出现了一阵平静,这种平静仿佛定海神针落下,镇的海面风平浪静,暗涌都消失了。

    到了七月,朝廷的局面陡然为之改观,主要是夏粮的赋税收上来了,上半年的商税也入了国库。

    不知道是不是孙传庭吏治刷新起了左右,内阁,户部等预估的夏粮只有七百万石左右,实际上收上来的高达一千万石,是这几年的最高数字!

    户部一些人将之归结为地方上情势改变,主要是贪腐受到了遏制,少去了层层盘剥。

    也有人认为,是灾情在减缓的一种迹象,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场旷日持久的天灾就会过去。

    也有人认为,是‘新政’起了作用,主要是那些地方上的大户开始纳税,这多出的三百万石,可能是他们出的。

    不管是怎么样,都预示着大明再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是一个极其鼓舞人心的事情。

    孙传庭有了夏粮,商税的补充,一大半拨给了皇家商贸集团,另一部分作为各级官员的俸禄。

    总之,刚收上来的税,只是在户部过了一下,转瞬间国库又空了。

    孙传庭不肯向皇家银行伸手,各种腾挪,甚至再次以内阁的名义,向全国各大商行,商会借款。

    孙传庭权势正隆,商业改革如火如荼,那家商人不想攀上他,在这场改革中占得有利位置,分一杯羹。

    短短一个月,孙传庭再次筹集了五百万两,名义上是支持商业改革,实则还是盯着土地一块。

    随着各地知府的不断上任,孙传庭对地方的控制进一步加强,加上警备局,府督政院,税务总局,执法局,刑狱司,大理寺等各部门的配合,用力的对地方顽固势力进行挑战。

    到了八月,京城上空的太阳格外的毒,仿佛只盯着紫禁城一般,将偌大的宫城照射的仿佛要燃烧起来。

    永福宫。

    房间里传出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一群产婆,太医院的女太医来来回回,一盆盆血水进进出出。

    朱栩坐在凉亭内,焦躁不安。

    朱慈熠站在朱栩边上,拳头紧握,表情紧张,死死盯着门内。

    布木布泰在生孩子,这已经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

    永福宫上上下下一片忐忑,忙的大气不敢喘。

    直到又半个时辰后,一声婴啼哭声响起,所有人才大松口气。

    没多久,产婆抱着孩子出来,连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贵妃娘娘生的一个公主。”

    朱栩大喜,接过来看了眼,小家伙邹巴巴的,还睁不开眼,欣喜之下,朱栩又道:“贵妃没事吧?”

    产婆道:“没事没事,就是辛苦了,已经睡了。”

    朱栩点点头,将孩子给边上的朱慈熠,道:“照顾好妹妹,我去看看你母妃。”

    朱慈熠接过来,看着襁褓里的妹妹,小脸很是有些莫名的表情,接着就笑了起来,盯着瞅个不停。

    朱栩看完布木布泰,见她真没事了,这才放心。

    后宫里已经有两三年没有新丁了,这次小公主的出生,不仅宫内开心,外廷也有些异样动作,似乎对朱栩的子嗣增添十分欣慰。

    又过了几天,布木布泰情况稳定了,朱栩这才回到乾清宫,继续忙他的政事。

    内阁大殿朱栩已经很少去了,主要为了孙传庭树立威信。

    朱慈烨已经八岁了,小家伙有些小胖,哪怕朱栩的东暖阁摆放了冰炭,坐在那抄写的他还是满头大汗,洁白纸张上不时被汗湿透一块。

    朱栩在软塌上,抱着凉茶,静静的看着朱慈烨这个小家伙。

    小家伙从小不喜欢说话,但心思通透,看东西十分准,不出言还好,一出言必一语中的。

    他对册封太子一事,心里有没有想法?或者有什么想法呢?

    朱栩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继续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