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橘子伯爵

第五百六十六章 军令如山

    妖邪只有杀戮,没有语言。

    没有阵型的维持,所谓妖邪大军完全就是乱糟糟的一盘散沙,在人类眼中毫无章法可言。

    但即便如此,大魏朝几千年来对妖邪的战争中,仍然极少取得过完满的胜利。

    因为它们在没有秩序的同时,也没有害怕这个概念,生与死对这些个体来说无关紧要,它们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将死亡尽可能多地带给眼前所有的活物。

    ……

    神级为领队、龙级为士兵,大魏派来的远征大军里,不存在龙级以下的战士,龙级以下的士兵不仅会拖慢整体的行军速度,而且在这个战场上,连炮灰都算不上,纯粹就是送死。

    “游戏,结束了。”星炬向着白墨重复道。

    五十个六阶神级、带着十三万四阶五阶的龙级士兵,来到了光圈外围,等待着一声令下,对这个入侵己方世界的势力发动进攻。

    “你说得对,游戏确实要结束了。”白墨将这话还给了星炬。

    “不亲自下场的话,我看不到你有什么胜利的希望。”

    除非白墨下场去掀桌子,死扛赌约的天罚,耍赖把两边的棋子都拍死,不然星炬实在算不到对方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哪怕他真的能跟妖邪联合起来,但寒落城的势力太弱了,即使是加上那七十个毫无理智、只懂单打独斗的大领主,也完全不是魏朝大军的对手。

    作为维护规则,保障赌局公平顺利进行的天罚,是由白墨跟星炬双方近八成的力量糅杂而成的。

    任何一方违约,都相当于会面对一个自己,外加半个敌人的毁灭性打击,正源于这点,星炬才愿意跟比自己强一截的白墨进行打赌。

    ……

    “你知道,人类跟你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白墨突然问道。

    “……”

    “你会忠诚地执行任务到永远,但人,是会背叛的。”

    “……”

    “背叛的理由有很多,有被威逼、被利诱,当然也有更简单朴素的追求,比如说,自由。”

    远古的百族战争中,还不存在什么背叛的概念。

    不同种族间更像是野兽种群为了生存空间而进行的,不死不休的厮杀。

    就像狮子对野牛的猎杀战斗中,从来就没有说牛群里的牛背叛牛群,投奔到狮群这边的说法。

    ……

    “自由?没听说过这个概念。”星炬四张脸都写着疑惑二字。

    人权、自由这些,对于被“时间胶囊”冰封数千年,精神上仍处于远古时代的莽荒界而言,无疑是些颇为遥远的名词,遥远到没有诞生的土壤。

    何况星炬本身是个法灵,一个会忠诚地执行任务到永远的人工智能,更是难以理解自由这个概念。

    在它的思维里,没有任务的空闲,简直就跟死亡没多大区别,无休止的工作才是自己存在的意义,人类的娱乐是纯粹的浪费时间。

    万物应该按照“黄金时代”的设定,一遍又一遍的循环下去,用生命演好这场永不落幕的戏。

    满足刻在星炬脑海里最高指令的要求,就是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

    不然一堆无聊、弱小的虫子,高高在上的AI大人根本完全就没有留着的必要。

    ……

    两人交谈之际,像海啸一样涌来的妖邪大军,也在数十妖邪大领主的带领下来到了光圈之外。

    魏朝大军,妖邪海洋,两方各占一半,将以寒落城为核心的光圈围得水泄不通。

    “竟然真的约束住了?”领头的四大家主,讶异地看着跟己方大军相安无事的妖邪,果真如同之前得到的秘密情报一样。

    组成魏朝最上层的四大血脉世家,此时几乎全员到达战场。

    他们也许残暴,也许冷血,也许贪图享受,也许草菅人命,但真正到与妖邪开战之时,却极少有怯战怕死之人。

    因为崛起于远古百族战争的血脉世家们,自诩是人族中的贵族,他们所有的荣耀跟权力都来源于抗击敌人,屠杀异族。

    连异族都不敢杀的家伙,没有资格跟贵族同列!

    ……

    “进攻!”星炬不想再夜长梦多,开始向阵前的各大家族族长直接下令。

    作为所有世家的“老祖宗”,它自认有这样的资格,也一直认为魏朝子民会永远无条件服从自己的意志。

    然而这次它失算了,几大族长没有听从指挥,反倒是喝止了后方躁动的士兵。

    “族长,为什么……”身旁的近卫军官觉得十分不解。

    他们都听到了老祖宗的命令,血液里的厮杀因子蠢蠢欲动,只是被理智暂时压制下来。

    “祖先之灵已经在呼唤我们了!”几个士兵按捺不住自己大喊道。

    “轰!”

    还没等他们的话说完,南玄家的族长便一掌拍向声音传出的地方,瞬间一座小山包压住了叫嚷的士兵。

    一招真正意义上的军令如山,让其他人瞬间闭上了嘴。

    ……

    “您该兑现承诺了。”四个族长同时向着寒落城的方向说道。

    其余的神级强者也从队列中走出。

    下面的士兵瞬间炸锅。

    他们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大头兵,平日里一个个都是人五人六的龙级强者。

    一听到这样的话,还有领导们这样的反常行为,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个局,自己可能被卖了!

    战士能接受向敌人的决死冲锋任务,但却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变成高层交易的筹码。

    ……

    “诸位听朕一言。”一身紫色龙袍的魏朝皇帝段德怀,用全军都能够清楚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们可曾想过,天上的那位所谓的‘老祖宗’,究竟是什么来头。”

    “老祖宗就是老祖宗!我们的血脉源头!”

    “不,它只是我们真正祖先制造出来的一个法灵!只是继承了祖先们的记忆!”段德怀这一刻也是豁出去了,不管不顾地向着全军大喊道。

    倘若不是得知了赌局的全貌,以及来自白墨的承诺,皇帝当得好好的他,绝对不会有勇气去牵头反抗星炬。

    要知道就算他是六阶神级的最强者之一,面对星炬的抹杀,仍然是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PS:台风放假,修仙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