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橘子伯爵

第七百三十章 零时迷子

    “平均值?所有人都被平均了么?”

    棺材里的人所说的话,显然没法说服伦琴。

    她现在十分苦恼,因为她只想过属于普通人的生活,像怪物一样被所有人战战兢兢看着的滋味,过去十多年里她已经受够了。

    “这是水蓝星昨天晚上零点的时候,七十六亿八千九百三十万零一百四十二人力量的平均值,不计任何武器的力量。”

    “那请……问又是谁,让我们都‘被平均’了?”

    “……”

    “【零时迷子】S级宝具,效果:会在每二十四小时更新一次宿主的力量,每天零点,宿主体内的力量都会被刷新成这一刻,全世界人类的平均值。”

    伦琴发现自己的视野里多了一个界面。

    “我胸口的这个叫零时迷子?”

    “……”

    ……

    经过一番莫名其妙的交流,她总算是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莫名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棺材,里面装的正是自称“白”的存在,也就是在上一个水蓝星世界中,跟她接触过的神秘生命。

    伦琴尝试过很多次,也尝试过很多方法,想要从白的嘴里套取情报,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这具棺材并不重,至少对于被强化了几百倍力量的伦琴来说,单手整个拿起来也完全不是事,但却偏偏水火不侵,刀斧不坏。

    哪怕是她用尽全力,也无法伤到一丁点。

    接下来的几天里,伦琴只能竭尽全力地适应着新获得的力量,因为相比起手上的力量,她的控制力实在太弱。

    她十分担心,现在要是自己“轻轻”地拍一下弟弟的肩膀,会不会直接就像刀切黄油那样,整个肩膀被自己削了下来。

    除了第一天的剧烈变动外,后续的几天里,伦琴感觉自己的力量渐渐稳定了下来,这个平静的世界,处于一个动态平衡的人类总体,均值是很难有大幅度变动的。

    “是扶困助弱人人如龙,还是杀尽苍生称孤道寡?”躺在瞒天棺内的白墨,颇为好奇在局势逼着她不得不选择变强的时候,到底会用哪种方式去提高人类武力的平均值。

    ……

    “水,方便面,消防斧,止血贴,阿司匹林……”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行头的余南,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在超市里按照列出来的清单买着东西。

    根据主神的描述,他大致能猜出来,这次的末世应该是某种怪物入侵所导致的。

    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在末世里生存,而是向全世界公告这个事情。

    一国甚至是整个世界一起做好准备,去应对末世的难度,肯定是要比秩序崩坏后各自为战来得低。

    但他没有那个勇气。

    因为每次当余南有这个想法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毛骨悚然感,本能提醒他绝对不能这么做。

    这个世界的命运大潮,就是要走向秩序崩坏的末世,所有尝试对抗命运的人,都会被碾得尸骨无存,灰飞烟灭。

    单是为他之前发出去的那条短信付出的代价,余南就已经吐了好几次血。

    命运无法反抗,他也只得顺流而下。

    拿到手机的这几天里,他的手机桌面多了上百个APP,全是各种网络小贷,多则三五千,少则一两千,前前后后搞到了三十多万。

    只要是能下款的,余南都撸了一遍,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什么套路贷。

    单是一个月后,他要还的钱就超过了五十万,但那时候末世都已经到了,债是啥,能吃吗?

    ……

    正在做类似事情的不止他一个。

    被卷入梦境的轮回者,除去已经开启轮回劫,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记忆的二十多人,其他人都开始了自己的准备。

    在这里,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都重新变回了一个普通人,失去了身为轮回者的绝大部分优势。

    没有异位面的超凡力量,也不知道剧情的走向,除去一段曾经身为轮回者的记忆以外,跟水蓝星的普通人毫无区别。

    在末世涌出的怪物面前,同样是苦苦求生的可怜人。

    ……

    “给最后一个窗钉上钢板,明天末日就到了。”

    余南用能够买到的,最坚固的钢材,将租来的房子门窗封闭上。

    在这两套房子里,他储存了大量食物,纯净水,以及其他生活用品。

    凡是他想的到的,都买了一堆。

    余南计算过,如果按照自己一天最多2斤大米的消耗,这十多吨的大米,他觉得足够自己够一个人吃上十几年的时间了。

    为了减少麻烦,他还特地跑了市里十多家粮油店,每家买上二十包,但还是引起了一些注意。

    毕竟正常人到这种零售的粮油店,顶多是个两三包,一百来斤的大米。

    米又不是什么很耐贮藏的东西,没有专门的仓库,很容易就长米虫了。

    除了补给,余南还通过黑市,花大价钱搞到了一把小手枪,附送一百发子弹。

    作为一个经验尚算丰富的低阶轮回者,他的手枪水平相当不错。

    另外还有相对容易搞来的弩,和某些毒药。

    这一系列的举动,其实还引起了地方缉搜司的注意。

    留给余南的时间太少了,他已经没办法顾及到这些。

    最后一个安稳的晚上,他手里拿着枪,和衣而卧,好不容易才强行让自己睡着。

    ……

    “太阳消失了!”

    早上八点,天突然暗了下来。

    几个叼着烟头,正优哉游哉地在街上闲逛的混混,吓得连烟都掉在了地上。

    “我记得新闻没报道说有日食呀。”路过的上班族拿着手机,看起了里面密密麻麻的推送信息。

    “你看,好像全世界都在说太阳消失这件事。”

    “……”

    “姐,怎么天又黑了?是下黑色暴雨了吗?我可以不用上学?”一脸兴奋,却顶着惺忪睡眼的伦和平,很是兴奋地走出了房门。

    这几天他感觉自己的姐姐有点怪,好像是有点疏远自己,千方百计不让自己被她碰到,也不想跟自己多说话。

    但正处青春叛逆期的伦和平,对这却越是想要制造聊天,制造接触的机会,整得伦琴着实是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