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八章:吻迹

    难不成是山神的精魄,附到我身上来了?

    但是又觉的不可能,毕竟要是他附到我身上来,柳龙庭一定有所察觉的。

    数百条细蛇,将山神的血肉之前吞噬之后,逐渐的变成了道道烟气,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顷刻间,庙里除了满地的血迹,一片宁静,静的似乎只能听见我和柳龙庭呼吸的声音。

    “唔唔……!”

    我用嗓子的呜咽声引起柳龙庭的注意,提醒他别忘了我还被困着呢。

    柳龙庭听见了我的声音,倒也是朝我转过身来,见我口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能动的躺在椅子上,竟然还好意思笑,问我说:“怎么,你也吃麻沸丸了?”

    这不是白问嘛?我不吃那东西,他有机会偷袭山神吗?

    但是此时我又说不出话,又用力的呜咽的几声,想要他帮我想办法恢复原状。

    柳龙庭明白我的意思,向我走了过来倾身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眼神停在我刚才被他甩的时候露出裙外的一截小腿上,大冷天的,我里面也就穿了条村民给我的一条不算厚的打底棉裤,这会柳龙庭这么一盯着看,倒让我回过神来,哼了几声示意他帮我把裙子拉着盖住我的腿,这么冷的天气里,我可不想我一恢复知觉腿就被冻僵了。

    “这麻沸丸可不是你能吃的,还好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儿们给你护住了,不然你现在也和山神一样,肉身俱毁了,不过想让我帮你解开,你得让我尝尝你。”

    柳龙庭说着这话,手却握住了我的小腿,顺势往里一伸进去,用力一扯,几根冰凉的手指就贴近了我腿里的一片炽热上。

    我曹,我一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柳龙庭便直接朝我压了下来,指尖的幅度也大了起来,靠在我耳边十分诱惑性的说了句真软。

    原本我还担心逃不过山神这关,现在山神走了,我却逃不过柳龙庭,我不知道他这时哪根神经搭错了,正想制止他,但是柳龙庭过头来望着我的脸,两瓣软唇往我唇上一贴,然后语气有些引诱的问我:“这么久过去了,你就不想我吗?”

    我愣了一下,瞬间也明白了柳龙庭这是什么意思,盯着他看了一会,而柳龙庭这下也没犹豫,直接将我抱在了他的怀里,按着我的屁股往他跨里坐下去,直激起我腿里的肌肉一阵收缩。

    柳龙庭并不觉的这种事情丢脸,反而扬起他那张洁白的下巴,笑看着我,一丝不落的注意我眼睛里的情绪变化。

    我不敢看柳龙庭的眼睛,此时我不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我想拒绝,但是这种时候,我知道无法拒绝,可是除了想对柳龙庭的拒绝外,潜在的邪念被他勾了起来,甚至脑子里还闪过一丝想迎合他的想法。

    我是怎么了?就算是柳龙庭现在是个人的模样,可是他本质还是条蛇啊,我是人,我怎么会和蛇做这种事情。

    …………。

    一早上醒来,看着和我一块躺着的柳龙庭,我简直都不想再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前是做梦,我并没有把那件事情记在心上,可昨晚是真实的存在我的记忆当中,这对我来说,一时间根本难以接受,而柳龙庭见我醒了,侧过身来撑头看着我:“感觉怎么样?比上次舒服吗?”

    “你别说这件事情了!”

    本来这个想法是在我心里想的,但我没想到现在我竟然能说出话,而且几乎是用一阵咆哮的语气和柳龙庭吼的,我忽然出口的声音就连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慌忙闭嘴。

    柳龙庭见我有这么大的怒气,也不在乎,笑哼了一声,语气也冷了下来:“这是你欠我的,要是不想象昨晚山神那样的下场,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这一瞬间,我心里特别想掐死柳龙庭,而柳龙庭根本就没想过要安慰我,直接从我身边起身,对我说我现在可以走动了,叫我起来,一会有村民要上来看我情况了。

    我沉默了会,还是点了下头,试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毕竟现在我还要听命于柳龙庭,昨晚山神的下场我是亲眼看见的,如果柳龙庭真的把我杀了,而且还是这么恐怖的死法,想想都感到害怕。

    村民上来了,见我还活着,便纷纷的来问我情况怎么样了?

    我指着地上斑驳的血迹,说解决了,以后不用再回村子了。

    李奶奶一听我这话,立即激动的喜出望外,赶紧的过来抱住我,叫我仙姑什么的,我的大恩大德她们一村子人没齿难忘,然后领着村子里的人纷纷都跪在我的面前感谢我。

    看着在我面前那些跪着的人,我忽然想起昨晚死的山神,从前那些村民,恐怕也是这么跪着他向他祈求风调雨顺的,人有欲求,才会有所付出,当欲求满足后,就会用尽各种办法终止付出,谁都是自私的,包括神,包括人。

    在回家的路上,奶奶打来电话,跟我说刚才英姑打电话给她了,要我忙完之后就去她那里一趟,说是有事情要找我。

    我才从英姑家里回来没几天,而且现在过几天就是除夕了,这几天我就想在家躺着哪都不想去,可是英姑也算是我的半个恩人,她叫我不去话,未免显得我也太不知好歹。

    在回家的中途,我和李奶奶告别声,转车去英姑家里,也不知道英姑找我有什么事情。

    上次我和奶奶去英姑家的时候,英姑家还挺冷清,这次一去,站在她家门口要见她的人都排到门外很远的地方了,家里也是吵吵闹闹的,就跟菜市场似得。

    英姑忙的一边喝水一边打发来找她看香的人,忙的都没什么好脸色,在人群中无意看见我来了,顿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似得,赶紧的找了个借口,将我拉倒她的卧室,喝了整整的一大杯水,才对我说:“你可来了,你得帮我处理件事情啊……。”

    说着的时候,抬头一看我,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惊疑的东西似得,忽然叫我弯腰靠近她。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过还是向着她靠了过去,问她怎么了?

    英姑伸手扒开我的衣领子,往我脖子里用力一嗅:“你脖子上那几个东西,谁弄的?柳龙庭?”

    “什么东西?”我摸了下我脖子,环眼扫视了一遍屋里,找到了镜子往我脖子里一照,只见我脖子里几个暗红色的印子,是吻痕。

    我放下镜子,将衣领子拉上来了一点,没有回答英姑的问话。

    英姑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脸上的表情有些生气:“我开始就说了这柳龙庭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以为他刚做仙家会收敛一点,考虑到你们的关系不敢动你,你现在就被他缠上了,以后还会变本加厉的。”

    可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这样啊,于是问英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制止他的,毕竟这种被柳龙庭随意支配的恐惧,我以后再也不想尝试。

    “办法不是没有,但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驾驭,你还控制不了他。”

    “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大本事摆脱他啊?”我问英姑。

    我这话似乎是说到了英姑的点上,英姑顿时就没了刚才那副生气的模样,笑吟吟的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当然是多给人看事驱邪啊,这样你自己的修为也会提高,这不,我现在这里压了几单生意,实在是忙不过来,要不你都替我接了?其实暂时能对付柳龙庭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你去相相亲什么的,找个男人嫁了,不过男方得是官场的,或者是信佛信道的人,这种人正气重,指不定能压制住柳龙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