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十二章:死亡协议

    随着话音一落,一道十分模糊的白影出现在了我的身前,那个身影伸手将已经压了我快半个脑袋的女人嘴用力撑开,叫我躲开。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还认识这种能在这种关头救我的人,当我转头看见他的脸的时候,我眼前的那个人,竟然是山神?!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这种节骨眼上看见山神,我仿若就像是刚从虎口出来,又掉入了狼窝,而且他此时的样子十分落魄,之前身上的那件华丽的袍子也不见了,就穿着一身白色的亵衣,血迹斑斑,又披着个凌乱的头发,要不是那张脸精致些,看起来就跟古代的囚犯,无比狼狈。

    前几天他的肉身被毁,就是因为是受到了我和柳龙庭的算计,现在他还活着,完了,我想我等下会死的更惨,我他妈好想逃啊!

    女人头被山神紧紧抓住,身后一条水桶粗的黑色尾巴弯曲扬起,正朝着我和我面前的山神横扫过来,山神压着我向着地上躲下去,一条黑色大尾巴带出呼呼的风声,急速从我们的头顶上呼啸而过去。

    “还不去救你的丈夫,再不去,他马上就快死了。”

    山神一边护住我,一边将他掰住女人嘴的手拿开,那女人头愣看了一眼山神,经山神一提醒,像是反应过来,朝着二楼的方向一看,忽然像是也预感到了什么危机,迅速将人头变回蛇头,然后逃窜似得飞快的爬走了,而我身边的雾气,那大蛇一走,也逐渐的扩散开来。

    此时周围就剩下我和山神两个人,我不知道山神把我从蛇口里救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亲手杀了我给他自己报仇吗?

    “谢谢山神爷救了我这条小命。”

    我低头跟山神道谢,毕竟管他呢,如果他想杀我的话,我求他也没用,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山神竟然等那只大蛇爬走后,忽然脚一软,瘫痪在了地上,薄薄的一丝白影,现在虚的更厉害!

    本来我还想着要怎么对付山神,现在看着他这副快不行的模样,倒是庆幸了起来,不过他刚才好像也救了我一命,我要是不问问他怎么了,也显得我不厚道。

    于是 ,我赶紧的蹲在山神身边,问他怎么了?还有,他是怎么从我身体里出来的!

    见我满眼对他的惊疑,山神喘着微弱的气息,跟我说:“其实我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村民送来杀我的人,我吃了柳家炼制的药,身躯被毁,若不是修为高些,就真的魂飞魄散了,为了活下去,我一缕元神躲进了你体内,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听山神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本我就觉的山神的死的就太出乎意料之外。柳龙庭才修炼几百年,怎么可能打得过他,没想到这其中的主要原因竟然真是那颗麻沸丸,我开始真的只以为这是颗麻药罢了,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歹毒的功力,半颗就把山神的身躯给毁了。

    “那你知道这药厉害,那为什么还要吃?你就不怕死吗?”

    “是我的劫数来了,就算是你们不杀我,那帮村民也不会放过我,我恶事做的太多,早晚一天会得到报应,与其等着被杀死,还不如我自己趁着这次机会,给我自己一条生路。”

    看来这山神也还不算坏到没良知,好歹还知道自己是在干坏事。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活下去?”

    听我说这话,山神的语气稍微降下了些,似乎要跟我说些秘密的事情:“你靠我近些,把耳朵贴过来,我告诉你。”

    切,他怎么活下去我又不想知道,况且,柳龙庭他们在楼上跟大蛇斗法,怎么可能会有功夫管我在下面怎么样?

    不过看着山神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好奇,犹豫了一会,把耳朵贴在了山神的唇边。

    “我知道你一直想摆脱柳龙庭的控制,我能帮你对付柳龙庭,但是我现在精气损伤的严重,如果你愿意让我躲进你身体里修养,并且不让任何东西来打扰我,来日恢复神力,我定会报答你,帮你除掉柳龙庭,愿意为你干一切事情。”

    除掉柳龙庭?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涌起了一阵激动,如果柳龙庭不再缠着我,我现在应该可以安安乐乐的在家过我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生活了吧。

    “你说的是真的?”我轻声反问了一句山神,毕竟这种事情让柳龙庭听见了,指不定我和山神今天就要把命搁在这里。

    “虽然你和柳龙庭算计了我,但是当日我也躲进了你的体内才能逃过此劫,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恩人,答应你的事情,决不食言。”

    “那好,我答应你。”

    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都一阵震惊,我就真的这么讨厌柳龙庭吗?讨厌到想要杀死他?

    我也不知道,本来还想跟山神补充说让我考虑一会,但是山神经我同意后,直接幻化成了一阵青烟,向着我的身体里飘了进来。

    我再喊他,却没再跟我说话。

    那大蛇走后,周围的烟散了开去,身边的桌子椅子清晰可见,此时二楼已经一片平静,我赶紧的向着楼梯上跑上去,一个个的推开房门找柳龙庭,想看看他这什么情况了?

    当我推开一扇挂着一只kt猫的房门时,只见柳龙庭正笔直的站在门前不远的地毯上,两根手指夹着一张黄色用朱砂写了符文的符咒,贴在唇边,唇角在快速的念着咒语。

    而马建国就抱着他的女儿坐在墙里面,死死的用被子捂住他女儿的眼睛,地上,两条翻滚着的黑蛇,两条蛇的额头上,都贴着黄符。

    等柳龙庭的咒语念完,他洁白指尖的符咒燃烧了起来,而在地上纠缠的两条蛇也逐渐变成了人的模样,都穿着黑衣服,女的头发很长,画着红唇打着胭脂,还画着个烟熏妆,看起来很像几年前的非主流,男的也是,长得不好看,短发,长得也一副二癞子的模样,同样是蛇,看起来就比柳龙庭差太远了。

    “区区修炼不到两百年,竟然就敢出来祸害人,今天看在你们知错的份上,给你们一条活路,归顺我的堂口,以后给你们一份正当差事,供你们的香火,你们俩可愿意?”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修炼的野仙们都喜欢被供奉,当柳龙庭和他们说这些的时候,那两个跪在地上的人慌忙对柳龙庭点头谢恩,叫他老祖宗。

    毕竟柳龙庭也修炼七八百年了,被两条小蛇叫老祖宗也算是尊称,不过柳龙庭倒是没有理他们,而是要我去给他拿张纸和笔,他将这两条蛇的名字写在了同一张纸上,男的叫常霸天,女的叫常翠红。

    当柳龙庭把纸交到我手里的时候,马建国赶紧的下来感激我们,说是要给我送车送钱。

    柳龙庭冷哼一声,叫他先做好破产的心理准备吧,他与两条蛇的利益今天解除,过不了两天,他就会从这别墅里搬出去,到时候他就会变成穷光蛋一个,说着,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对马建国,根本就没有一点客套的意思。

    在回去的路上,柳龙庭坐在我身边,他对我还是很冷漠,这让我有点尴尬啊,加上刚才我和山神定的那个协议,让我一直对柳龙庭心怀愧疚,我害死了他老婆的命,他也没杀我,而我却反过来想着要他的命,果然,人都是自私的吗?

    正当我想和柳龙庭说话打破尴尬的时候,柳龙庭忽然问我:“刚才你一个人在下面,常翠红有来找过你的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