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十七章:牡丹花下死

    “什么银花教主?”我好奇的转头看了一眼我身边的柳龙庭。

    柳龙庭可能是意识到了这个绝美的女人认错了人,牵着我向着这女人走过去了几步,说:“二姐,她是我的弟马,叫白静,这次带她回来,就是想让你和大哥看看的。”

    听柳龙庭介绍了我叫白静之后,女人这才大大方方的从屋里出来了,扬着脸笑嘻嘻的:“哟,我这瞧我这记性,知道龙庭要回来都高兴糊涂了!”说着,扭过一张精致的脸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笑的有些尴尬,跟我说话的语气里也有些讨好:“这就是龙庭的女弟马啊,看起来真是年轻啊,屋里坐,屋里坐。”

    柳龙庭带我一块进屋的时候,跟我介绍说这是他的二姐,叫柳烈芸,性子是比较泼辣的,大哥常年不在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是柳烈芸在打理。

    柳烈芸去给我和柳龙庭沏茶,龙腾和娇儿就围着柳龙庭说外面世界的事情,看着膝盖旁边跑着的两个可爱的弟弟妹妹,又看着风韵十足的二姐,再看向貌美的柳龙庭,我真怀疑我是不是掉进了个美人窝里。

    怪不得古代有这么多书生被妖精迷惑的要死不活的,要是换做是有这样美貌的妖精迷惑我,我也愿意美人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对了,白静,这次你和龙庭回来,就多玩些日子,咱们山里没有你们城市交通方便,不过你要是缺什么,我立即就派人给你买回来。”

    “我们过完年就走,白静也快要去上学了。”柳龙庭替我回答。

    “大学吗?在哪里上啊?”

    “在京城,学画画的。”我回答柳烈芸。

    柳烈芸一听我说是学画画的,顿时就来劲了,赶紧的端好茶兴致勃勃的坐在我身边,向我凑过来:“那你会画西洋画吗,就是脱得光溜溜给人画的那种?”

    看着姚烈芸这么一张美丽的脸凑在我跟前,像是个孩子似得问我,让我忍俊不禁,笑起来问她说:“你说的是油画吗?我会啊,不过我很久没有画,有点手生了。”

    “手不手生没关系,你给我画一张呗,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立即就叫手下把材料都买回来,这些天有时间的话,你就给我画一张挂在我房间里。”

    原本我以为我来柳龙庭家里会生分,没想到柳烈芸竟然这么不见外,热情的让我都不知道矜持,赶紧的答应了她,说我一定会把她画的跟天仙下凡似得。

    这话说的,顿时就把柳烈芸哄的开心的咯咯咯的笑个不停,立即问我要买些什么东西后,就安排人出山去买画布油画笔之类的。

    我们喝了几口茶,稍微休息了会,柳烈芸给我安排晚上住的房间,我和柳龙庭不是夫妻关系,所以我们也不住在一起,不过柳烈芸却也还是把我安排住在了柳龙庭房间的旁边,说是这大山里面,修炼的动物鬼神多,龙蛇混杂,我住在柳龙庭旁边,也会稍微安全一点。

    只要不是和柳龙庭住同一间房,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而柳烈芸在安排了我和柳龙庭的事情之后,就急着出去了,家里就先交给柳龙庭先看着一下,她这当爹又当妈的看着这么一大个家,要是刘龙庭再不回来,她可就要累断气了。

    柳龙庭也很自然的接下这照顾家的任务,帮我整理好房间后,带着我在他们家里转了一圈,他家里也有十几个打下手的野仙,和一个女管家,成不过却没看见刘龙庭的大哥和父母,这龙腾和娇儿都还小,他们父母哪去了?

    我问起柳龙庭这个问题的时候,柳龙庭说他的父母在前几年已经老死了,活了三千多岁,算是死的比较早的,大哥是南方的上方仙,比较忙,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来一次。

    “我就听过出马仙和保家仙,出马仙里分坐堂仙和跑堂仙,这上方仙,是保家仙里的一个分支吗?”我问柳龙庭。

    听我这么理解,柳龙庭嘲笑了我一句,跟我解释说:“上方仙其实就是已经修炼成了正果的天上神仙,住在天上,管理地上所有的在修炼的动物仙。”

    “上方仙竟然怎么厉害,那银花教主呢?银花教主他也是动物仙吗?”我问柳龙庭,毕竟刚才柳烈芸叫我的那一句银花教主,让我还有些好奇我是不是和这个叫银花教主的人长得一样?

    柳龙庭听我问到了银花教主,忽然转过头来看我一眼:“那你觉的呢?她是比上方仙厉害,还是比不上上方仙?”

    “我又不是银花教主,我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我顿时就白了一眼柳龙庭,柳龙庭对又我一笑,却不继续回答我这个问题了,去厨房安排做些晚饭。

    在柳龙庭家里,就让我有种我是在古代的某个有钱人家的府上做客一样,他们家什么东西都是仿古的,就连吃饭的桌子,都是古时候的用的那种雕刻圆桌,柳龙庭告诉我说这些桌子,都是以前传下来的,到现在,都有一两百年的时间了。

    我特么,就连柳龙庭家里的一个桌子都是古董,我环顾了他们家那些大大小小的挂画家具,这要是随便拿出去一件,也能卖不少的钱啊,看来柳龙庭真是个隐形土豪,以后我要是没钱的时候,可以叫他支援我。

    管家将我画画的工具在我们吃完晚饭后全都买回来了,堆在了我的房间里,在这山里,也都没个电啥的,龙腾和娇儿早早的回房睡觉,缠着柳龙庭去给他们讲故事,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无聊,就开始崩好画框之类的,先做好准备,看看明天能不能给柳烈芸开画。

    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柳龙庭直接推开了我的门,打了个哈欠,见我在折腾画布,笑了声,问我说我真是学画画的?

    我擦,难道我刚才说我是学画画的,他以为我是吹牛逼的吗?

    “当然了,要不然你坐着,我立马就能画出一个你来!”

    本来柳龙庭还有些困,现在听我说这话,来了精神,跟我说:“好,那我委屈一下,给你当个裸模。”柳龙庭说着,就开始伸手解开他衣服的扣子。

    我刚想叫他停下来,但是看着他已经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来的时候,我想起他的身材确实也很棒,要是画出来到时候开学拿给室友面前吹嘘一下,那也很有面子啊!

    我立即开心了起来,赶紧的给柳龙庭摆好椅子,教他既撩人又不露点的方式坐着,摆好姿势后,我就开始给他画。

    原本,我就是单纯的打算给他画个画的,但是没想到最后,我一直都看着他身上的光滑精致的肌肉线条,看的我喉咙里开始有些发干,画画的时候,一直都想和他亲近,脑子里满是那种事情。

    “我渴了,你给我倒杯水。”柳龙庭朝我发话。

    我一甩手上的画笔,心里骂了他一句真是事情多,当我端着水给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的接过水杯一口气喝完后,他却一把直接拉住我的手往他怀里一拉,直接翻身覆下来,两瓣柔软的唇贴在我唇上,一股清凉的水从他口中流抵我喉咙里,喂着我喝下他口中的绵绵温水。

    “想要了?”柳龙庭说着也不等我回答,直接将我往床上一抱,伸手就把我脚下穿的鞋给一起脱了下来,胡乱的往他怀里塞着就朝我压下来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一掀开纱帐,准备把画收收,但是一看画架,昨晚我给柳龙庭画的那张裸画,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