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十一章:柳龙庭受伤

    “刚才黄三娘不是说这朱大贵家里供着猪仙吗?怎么可能是妖气呢?”我问柳龙庭,毕竟这黄三娘修炼了这么久,不可能连仙和妖都分不出来,加上这么久以来,我听过的,接触的都是一些仙,这忽然接触到一个妖怪,让我还觉的有些好奇。

    “我们动物修仙,世人对我们还算是很客气,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不管修为多少,都会尊称为仙家,如果有些已经被编入仙职的正仙,就比如那些保家仙,出马仙,都是编进过仙职的,就算是正仙,正仙身上得有正气与善念,才能保持一声清明之气,如果正仙堕落,犯下恶事,身上的味道就会变得恶臭,这是妖气,不过这也和每个动物的生活习性有关,你现在也是神职人员,所以能闻到这味道,普通人是闻不见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柳龙庭说到动物的生活习性,这顿时就让我想到了猪一般都是住在猪圈里头,这能干净到哪里去啊!

    我们进村去找朱大贵家,外面茫茫一片大雪,大家都窝在屋里头不愿出来,因为越进村子那股味道就越难闻,我就用围巾把我的口鼻给挡住了。

    在路过一家红屋顶土墙的人家前时,柳龙庭停下了脚步,跟我就是这家了。

    这家屋子十分破败,看起来就像是没人住,不过我们在屋门口还没站多久,里面一句十分难听的东北骂人的话从屋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抱着头从屋里落荒而窜的开门跌撞出来,而女人的身后,站着一个一身横肉像是屠夫似得壮年男人,估计就是朱大贵了,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扬在头顶,对女人骂道:“你麻辣个壁,滚出去给老子买酒,买不到别回来!”

    女人捂着满是巴掌印的脸,嘴角边上还流着血,一边哭一边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看都没看完们一眼,捂着脸慢慢的往外走,雪白的雪里,印出她两道纤瘦细小的脚印。

    朱大贵手里还是没把那把杀猪刀给放下来,瞅见了站在他们的家门口的我和柳龙庭,顿时就又傲了起来:“瞅啥啊瞅,信不信老子把你们给剁了!”

    “我是来杀你的。”柳龙庭毫不避讳,跟朱大贵把话说的直接。

    “哟!”朱大贵感到意外,把刀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就从屋里出来了:“杀老子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这方圆几十里,有谁敢杀老子?”

    刚走出去的女人,大概是听到了柳龙庭和朱大贵的对话,原本走过去五六米了,忽然又折返回来了,赶紧的拉住柳龙庭的手,叫他赶紧走吧,别惹朱大贵,那个畜生,和一只猪每天晚上欺辱我,他们早晚有一天会被天打雷劈的!

    见这大姐吓成这样,我叫她先别害怕,柳龙庭就是上天派来收拾朱大贵的。

    大姐半信半疑,看着柳龙庭的面貌,俊秀明朗,姿色气宇轩昂,仙气十足,人间确实也难找这样的人,毕竟人和仙还是不一样的,人只活百十来年,而柳龙庭活了几百年,经历的太多,神色不俗自然是不用说,就连他的眼神看起来都与常人不一样。

    朱大贵听我说这话,缓了缓神,定睛看了柳龙庭几眼,这才看出了柳龙庭的真身,却不屑的嗤鼻一笑:“我当是什么呢?这么大口气和我说话,原来也不过是一条修炼了几百年的长虫而已。”

    握草!朱大贵骂柳龙庭的长虫我心里十分不爽,想帮柳龙庭骂回去,但是但是柳龙庭示意了我一眼,叫我别说话,他接过朱大贵的话,对他说:“那就来比试比试?”

    “哼,来就来,难道我朱大贵还怕你不成!”朱大贵一把甩了手上的刀,转身进屋,估计是去请仙去了。

    而大姐见朱大贵进屋请仙,吓得叫我们赶紧走吧,朱大贵供着一只猪仙,特别厉害,之前朱大贵杀人放火,也有人请人来找过他麻烦,但是对方的仙都被朱大贵给打死了。

    这话说的让我有点担心柳龙庭,问柳龙庭说为什么这猪妖打死了别的仙,就没人管吗?

    “他这种修炼了两千多年一般都没人再管了,加上长白山这一代都很乱,占地为王的很多,那些上方仙想管也管不来。”

    “那你有把握赢他吗?”虽然我知道质疑男人的能力不好,但是又有点担心柳龙庭,毕竟从哪个方面来讲,他出了事情,我肯定也逃不掉。

    不过柳龙庭倒是没回到我这个问题,叫我等会我站远一会,看好戏就好了。

    柳龙庭这么回答,我稍微安了些心,挽着大姐的手站远了一些。

    不一会,朱大贵果然跌跌撞撞的从屋里冲出来了,抱着一大桶厨房里的污水,一出门便之直接将这污水往口里大口大口的倒,喉咙里还发出一阵像是猪哼唧的声音。

    “啪!”的一声,朱大贵将手里的木桶用力一捏,顿时,整个木桶就碎的粉碎,此时他就像是一头壮极了的猪,凶猛的向着柳龙庭冲过去!

    柳龙庭倒也是不慌不忙,在朱大贵向着他冲过来的时候,抬手直接往朱大贵的脑袋上一撑,另外一只手迅速的在朱大贵的脑袋上插进去了几根十几厘米长的银针,一声痛苦的嗷叫,是朱大贵发出来的,他迅速将柳龙庭从他的身上甩下来,柳龙庭被他这么发狂似得用力一甩,直接飞出四五米之外,重重的往雪地上一摔,溅起一身雪渣!

    “柳龙庭!”我赶紧的喊了句柳龙庭的名字,刚想朝着他跑过去,但是这时朱大贵似乎忍着极大的痛苦,直接变成一只大黑猪的模样,像是最后一击,飞快的向着柳龙庭冲了过去!

    这下!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简直不敢想象,柳龙庭要是被这大黑猪一撞,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一阵白雪四起,在柳龙庭被撞的那一瞬间,柳龙庭直接变回了他的原身,迎着大黑猪的撞击,紧紧的勒住了大黑猪,在雪地的上急速的翻滚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柳龙庭这么拼命的打架,但是又不敢向着他靠过去,他们翻滚的雪地上都是鲜红的血,我不知道是柳龙庭的还是大黑猪的,唯一能做的,只能替柳龙庭着急,生怕他出什么事情。

    柳龙庭和大黑猪足足翻滚了快一小时,这才逐渐的停息了下来,这周围,除了我和大姐在场,根本就没人敢出来看。

    当柳龙庭变回人身躺在地上的时候,我赶紧的向着他跑过去,他的身边,有两具已经磨得没有了皮肉的白骨,一具是那只猪的,还有一具,只留了半个朱大贵的血糊糊的人头,一只有小狗般大的黄鼠狼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跪在柳龙庭面前作揖了几下,然后叼着朱大贵的半个人头,往山上的方向跑了上去了。

    我见柳龙庭一动不动的躺着,满脸都是血,眼睛都没睁开,心里既害怕又担心,赶紧的将他的脸抱了起来的,一边擦干净他脸上的血,听了听他的胸口,心脏还是跳动的,也还有气息,于是赶紧的问他怎么了,他没事吧!

    柳龙庭好一会都没和我说话,瞧他虚弱成这样,我心疼的厉害,一边骂他一边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本想打120叫救护车,但这会柳龙庭费力的扬起手来抓住了我的手腕,气若游丝的跟我笑了下:“我没事的,你要是心疼我,今晚我们就找个好地方,你可要好好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