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十六章:吵架

    柳龙庭不慌不忙的拿起放在椅子上的睡衣,在穿着衣服的时候,那阵敲门声停了下来,随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寝室门里边传了进来。

    那东西,进来了!我们卫生间就在寝室靠着门口的地方,那阵脚步声从卫生间门口走过去的声音,我听的一清二楚,细微的,打着赤脚,走在楼板上传出来的声音若有若无。

    我吓得都不敢想象卫生间门外走过一个什么样的鬼东西,也还好有柳龙庭附在我身上,不然我肯定吓得都没有打开门的勇气。

    柳龙庭把衣服穿好后,将浴室门一打开,那个脚步声已经向着寝室内走进去了,当柳龙庭转头往寝室内看过去的时候,一个穿着碎花上衣黑裤子的高大女人,就站在我床边,转头往我的床上探望,可能是看见了我床上被褥铺好了的原因,伸出一双乌黑的手就往我床上抓,并且嘴里还发出一阵“呲呲呲呲……”类似动物的情绪到了极点的喘气声,十分兴奋,又像是十分生气。

    “她的目标果然是你。”柳龙庭对我说了一句。

    那女人听见刘龙庭说这话后,愣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猛的转过了脸来看我们!

    我的天,当这个女人的脸一转过来的时候!我特么顿时就吓傻了!

    那东西的脸,就跟我们女孩子照相磨皮似得,磨的五官都没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面粉皮子贴在了脸上!

    可就算是那个东西没有眼睛,她也能看的见我,缓缓的将她那不断在翻我床铺的手缩了回来,躬着高大的身躯,就像只大老鼠,无声无息,慢慢的向我靠过来。

    柳龙庭见是个这么奇怪的东西,可能是感觉他跟这么低级的东西打掉了档次,直接从我身上出来,并且随手给了我几道符咒,跟我说往那东西的脸上一贴,她就魂飞魄散了,也不知道谁缺心眼呢,派这种低级的鬼东西来这里作祟。

    柳龙庭从我身体一出来后,我看着那个东西风雨无阻的向我贴进来,吓得赶紧的跟柳龙庭喊,问他这是什么意思?这帮人也别帮到一半啊!我害怕!

    柳龙庭才懒得理我,跟我说这种事情迟早我都要经历,叫我赶紧的贴,现在碰到一个这么低级的鬼怪都不敢对付,以后要是遇见更厉害的,那我怎么办?

    以后,以后我不是有他嘛,就算没有他,我就不会去招惹那些东西,哪里还需要我动手的?

    我心里嘀咕着这句话,不断的向后退着想摆脱这个女人,可这女人就像是锁定了我一般,经过柳龙庭身边她也不杀柳龙庭,一直都紧紧的跟着我跑。

    这种被一个能杀死你的东西追赶的感觉,无非是最恐怖的,眼看着无脸女人逐渐的把我逼到了墙角,那张大脸,向我探过来,几乎都贴到了我的脸上!

    我再也没退路了,我握着手里几张柳龙庭给我的符,又实在是不敢伸手往她那张连五官都没有的脸上贴,生怕她因此会抓住我将我撕碎。又看了柳龙庭几眼,他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的我都想爆粗口了,当那个女人的一双黑手往我脖子里掐进来的时候,我实在是没办法了,闭着眼睛将手里的符往这女人的大白脸上一贴!

    顿时!符咒顿时陷入女人的脑门里,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的脸开始扭曲,一阵凄厉的尖叫从她皮下骨头里发出来,整个身体快速的在我面前蒸发!

    消失了!

    我捂着胸口喘了好一会的气,也不想理柳龙庭,一个人在椅子上坐着,端了杯水喝着压惊。

    大概是见我心情不好,柳龙庭朝我走过来,侧头问我说:“怎么了?这就生气了?”

    “没有,我哪里敢生你的气。”我转过头去,不想理柳龙庭,他明明可以直接除掉那个东西的,为什么还要平白无故的吓我一顿,本来人对这种鬼怪之类就存在一种天生的畏惧,难道他不知道吗?

    “看把你懦弱成什么样子了?你既然答应了做我的出马弟子,有些事情一旦开头了就没办法中途退出,你以后一定会经历比刚才那女鬼还要更恐怖的东西,现在我在这里你都不敢,以后我不在,你要是再不敢,死的就是你。”

    柳龙庭这话越说越严肃,到最后竟然有都有点在凶我的意思,本来我心里就不畅快,他还来教育我一顿,现在被他这么一说更憋屈了,转头对柳龙庭说:“可是你要我对付那个东西的话,你就先提前跟我说一声啊,这样我也有个心里准备,我知道我是胆小懦弱,我也想厉害一点啊,可是我一看见我就……。”

    这话后面我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堵得慌,后面解释再多,也都只是为了我的怯弱找借口。

    柳龙庭没接我的话,我低头沉默了一会,怀疑他是不是觉的对我很失望,毕竟我见过的弟马都比我厉害,而且柳龙庭刚才说的也没错,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鬼魅,我只要将符往她脑门上一贴,就什么事情都没了,我却还怕成这副鬼样子,将来怎么成大器,柳龙庭肯定也是为我以后考虑的,而我刚才还和他顶嘴吵架。

    我心想,这要是柳龙庭觉的我朽木不可雕了,他会不会放弃我去选别的弟马一起修炼?

    当我的脑子里涌出过这种想法之后,我顿时就慌张了起来,赶紧抬头,想跟柳龙庭道歉,但却不想,一抬头,下巴被柳龙庭的手掌一握,唇上两瓣软嫩贴了过来,轻轻一触碰,随即,一段柔韧湿润的舌尖顿时就撬开我牙齿,我便含着他的软。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柳龙庭,我们除了那种事情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次亲我吧?!

    柳龙庭见我睁开眼睛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些宠爱与安慰一起的交叠神色,便伸手过来将我的眼睛给蒙住,再次深吻下来…。

    “白静!我回来……!”

    姚娜忽然从门外开门进来了,一进门,便看见我和柳龙庭在接吻,脸上顿时有点尴尬。

    我赶紧的离开柳龙庭的唇,跟姚娜说了句抱歉啊,我不知道她现在要回来。

    姚娜这会倒是很开明,笑嘻嘻的跟我说:“刚还说他是你普通朋友,看吧,我不在都亲上了,要是我现在还没回来,你们还指不定会干什么事情呢。”

    “怎么会,毕竟这是我们寝室。”现在尴尬的是我,感觉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被别人抓到了把柄一样。

    “好了别解释了,做就做了,怕啥,我有不是别人。”姚娜说着的时候,抬头看了柳龙庭几眼,柳龙庭也垂眼看着她,笑着对姚娜说:“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让你免费看场活宫春的。”

    我一把就拉了下柳龙庭,叫他别乱说话,姚娜是我闺蜜呢,不过现在柳龙庭被姚娜看见了,今晚肯定是不能呆在寝室了,我拿了件羽绒服套上,对柳龙庭说我送他下楼吧。

    “这么快下去干啥?宿管都还没说什么呢,白静你别急着把你男票送下楼啊!”

    不知道为什么,姚娜这话词语没什么不对的,可我总觉的她话里对我透露出一股不满的情绪。

    “坐坐嘛坐坐嘛!”姚娜拉着我又在椅子上坐下来,当着柳龙庭的面直接说:“白静,你还记得明天是我班上王璇的生日吗?去年他生日的时候,那会你不是和他在搞暧昧吗?说什么今年他要是还没找到女朋友你就和他在一起吗,你看看,害的人家王璇现在都还为你这话单身呢,你可不要骗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