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十四章:学校疑案

    “怎么了?”柳龙庭一边伸手拿过我的手机,一边握着我的手往他的脖子里挽进去,可是当他看见我手机里的信息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他握着我手腕的手掌微微一用力,随后问我说:“你跟这女人认识多少年了?”

    “快三年了。”我回答柳龙庭。

    “那你了解她吗?”

    我不知道柳龙庭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些,于是点点了头,说还算了解。

    “那你知道那天我们去参加王璇生日的时候,王璇之所以会对你干出这种事情,就是她怂恿的吗?那你知道她已经被王璇的爸爸,一个老头包养了三年吗?”

    柳龙庭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觉的都有些不可思议,说不可能吧,姚娜怎么可能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她跟我说她家挺有钱的,她平时背的包包化妆品,不是品牌的根本就不会拿出手。

    “你跟她在一起了三年,却也被她制造出来的表面蒙蔽了三年。她家庭一般,父母都是工人,每年省吃俭用的供她上学,但是她觉得她长得漂亮,前途一片光明,她贫困的家境配不上她自己,她想要优越感,所以才会找人包养,拿钱,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而她之所以会跟你玩的好,是因为你父母离婚,她不用在你面前太伪装都比你优越,可是这种优越感正逐渐的消失,她从前喜欢王璇,王璇却喜欢你,如今她整天要面对着一个老头,而你却又有了我,女人妒忌起来是可怕的,能让你们两人之间的感情,瞬间崩塌。”

    我听着柳龙庭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这些话,心里有点难受,问他说他才跟姚娜见面多久,怎么知道这么多?

    柳龙庭抬眼看了我几眼,并没有回答我,叫我先去洗澡先休息吧,如果这几天能不去上课的话,就别去了。

    这才刚开学呢,我就连续请好几天的假,肯定是不行的,于是从柳龙庭身上下来,不过看着柳龙庭锁着眉头的样子,我就想让他开心一点,又向着柳龙庭的怀里粘了过去,趁他不注意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摇着他的腰,抬着脸看着他,十分不要脸的跟他说:“老公,你为什么还不开心啊,是我刚才的活不好,没有让老公你和我一样舒服吗?其实都怪老公太厉害,都没让我发挥,你就把我弄的不行了。”

    我特么都不知道我这会是怎么有脸说这种话的,不过柳龙庭听我叫他老公后,似乎有些惊讶,低下头来问我说:“你刚才叫我什么?”

    “叫你老公啊,你不娶我,总不能连我叫叫也不行吧。”

    “你可真是不嫌丢脸……。”柳龙庭说这话骂我的时候,眼里的神色却出卖了他高兴的心情,于是我就更加卖力的叫,左一句老公又一句亲爱的,把柳龙庭叫的心花怒放,就连佯装骂我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十分开心的捧着我的脸看了我一会,然后低头深吻下来。

    其实我是觉的刘龙庭是喜欢我的,并不是只是为了本身的欲念才对我好,虽然我不知道他这种对我的喜欢从何而来,有而且他看我的眼神,大部分是看小辈看白痴的眼神,但有些时候又会莫名的流露出一种敬畏又宠爱的神色,这种神色很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

    晚上好好睡了一觉后,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柳龙庭起床出去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我现在也没时间关系他去了哪里,因为上课马上就要迟到了,我冲冲收拾了下自己,在去学校的路上买了份包子豆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我们校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觉的好奇,本想打开qq在班级群里问下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班级群里昨晚早就聊炸了,我翻了下聊天记录,说的是昨天晚上,我班几个男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好的半夜起床,全都从宿舍楼上跳了下来,都死了!

    而我看了下死亡的几个男生,有五个,并且那五个平常关系也都一般,根本就找不出什么共同点,简直就像是五个男孩子相约集体跳楼似得!

    我一手拿着手机看消息,忽然觉的我另外手上提着早餐的手上一空,我们转头一看,却见我旁边多了个人,抬头一看,竟然是凤齐天!

    我去,凤齐天他穿着他的那满身都挂满了珠宝玉器的大华服,手上拿着我的包子,嘴里在喝着刚抢我的豆浆,侧着身向凑下身来,跟我一起看着我手机上的消息。

    “你们学校没死人啊?怎么都说死人了?”

    我还没来的及叫凤齐天还我早餐,听他说这话,将消息翻上去,翻到我们班男生寝室楼下的那些血迹照片,跟他说这学校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的尸体,警察都来了,怎么可能会是造谣!

    “按照道理来说,死了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浊气,现在你们学校里别说浊气,就连阴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死了人。”

    “那这个怎么解释?”我直接把那那张满屏血迹的图片放大,给凤齐天看,估计是我见了他原身那副五光十色鸡的模样,我怎么都不能把他跟上方仙这几个字联系起来,而且他这一大早的,连我早餐都抢着吃,我就对他一点的敬畏之心都提不起来了,忍着恶心和他争论。

    凤齐天将我手里的手机拿过去,点开放大,看着猩红还混着白色脑浆的血迹,他嘴里还吃的开心,跟我说:“这几个人,绝对不是在学校死的,而且,他们血的颜色与刚死的人的血不同,起码都是死了两天以上,血还没凝固,流出来的颜色,就是这样的。”

    我看着手机上的那一滩鲜红,看的胃里一阵翻滚,实在是不想看第二眼,不相信凤齐天的话,跟他説:“我前天还和他们一块上了课,他们寝室人昨晚还和这几个男生住在一起,怎么是可能死了两天以上,话说大仙,你是擅长哪方面的啊?这仙家每行有每行的分工,你别不懂乱告诉我啊!”

    见我怀疑他,凤齐天顿时那眼神把我斜视的老高,回答我说:“我之前可是个上方仙,擅水,也顺路懂一点点小道道,如果连这么小的事情都看错,我怎么可能会修成正果!”

    我想反怼凤齐天,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如果他一个上方仙都没有什么本事的话,怎么可能会成正果?于是我问凤齐天,能不能看出他们是因为什么死的?

    我这么一问,凤齐天倒是难住了,咬了一口包子,满不在乎的跟我说:“我只擅水,我又不是看脏事的,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死的,不过看起来人为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人死后血液就会凝固,要把他们的血液封在身体里,这人是很难做到的,你想想,他们是不是得罪什么东西了?”

    得罪什么东西了?那凤齐天的意思是他们是被脏东西给害的?想到脏东西,我又看了遍那几个男生的名字,顿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几个汉子,就是几天前我们去怀柔区一起去水库边上,看女人洗澡的几个男同学。

    一个不少,就是他们几个!

    我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凤齐天怀疑他们是几天前死的,而几天前我们遇见的脏东西也只有水库边上的那些山魈,当时我们一起去的还有我和姚娜,我提前回来了,如果那几个男生都死了的话,为什么姚娜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