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十七章:钱的掌控

    “你是在报复她吗?”我问柳龙庭。

    “不,我只是在小小的惩罚一下她,就像是我现在在惩罚你一样,以后不准再怀疑我,明白了吗。”柳龙庭说着这话,侧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一时间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随着我坐在他身上的时间越长,我开始明白他说的惩罚到底是什么。

    吃完了饭后柳龙庭还是不肯将我从他身上放下来,而是将我转了个身,再慢慢的磨合,对我这种时候的情绪以及变化,掌握的清清楚楚,明明在我快要到的时候,他忽然离开,等我兴致过了,再进来。

    这个过程里,我简直是要被他折磨的疯,想离开他,他又不让,想要他给我,但是他刚才那些话却又伤透了我的心,我不想没尊严的求他,于是整个过程持续一个多小时,我的心智就跟桌上的饭菜那样凉透了,他才将我放了下来,叫我去洗澡。

    椅子上被流了一滩的湿迹,我这会浑身就像是穿了件没干的衣服那般难受,不过我还是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柳龙庭也起身收拾桌上的碗筷。

    睡觉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担心姚娜她到底会怎么样,班级上都是对她的风言风语,骂她是妓或者是败坏我们学校的学风,我给她发信息,她也没回过我,我想去找她,但是柳龙庭就躺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睡着,他的手就环抱在我的腰上,我动都没办法动。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着,早上柳龙庭醒来的时候,我跟着他一起起来,随便的洗漱了下,妆也不想再画,跟他说我上课去了。

    我这么早去学校,柳龙庭也没阻止我,随手给了我二十块钱,跟我说等会记得买早餐。

    看着柳龙庭给我钱的姿势,我顿时就觉的有些好笑,虽然我不是什么富二代,但是我爸妈每个月都会打钱给我,生活费还是不少的,本想转身就走,可看着柳龙庭的眼神,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赶紧的伸手往我口袋里掏,我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了,不仅是我的现金,我手机支付宝上绑定的卡之类的,全都解绑了!

    这下我顿时就有点慌,赶紧的去找卡包,我的银行卡身份证之类的,全都不见了!

    是柳龙庭,他把我的钱全都拿了!

    我顿时就把我的钱包给摔了,怒气冲冲的向着坐在大厅的柳龙庭走过去,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的钱都拿掉?如果他想为他买的房收点租金的话,我大不了可以从这里搬出去,他也没必要一声不吭的就把我所有的钱给拿走!

    柳龙庭见我气的义愤填膺的模样,将他那双叠起来的修长双脚放了下来,跟我说:“我只是替你存着,以后你有需要钱的地方,我会给你。”

    就像这样,连吃个早餐,都要一顿顿的给吗?

    我气的简直肺都要炸了,心想柳龙庭他这是想开始控制我了,先从我的钱下手,以后我做什么事情,就要先经过他的同意,哪怕是我请朋友吃个饭,他都要知道。

    “那行,钱我不要,你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我向柳龙庭伸出了手,向他讨要身份证。

    柳龙庭斜着眼睛看了眼我的手,笑了一下,将他手上两张十元的纸币放在我手上,对我说:“你觉的我连你的钱都不会还给你,我会把你的身份证给你?”

    看着现在柳龙庭的这副无赖的模样,我委屈的心里涌出一种想哭的冲动,直接将他给我的那二十块钱给甩了,转身就往门外跑!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如果说昨天我怀疑是柳龙庭他杀了我班的汉子,而柳龙庭就因为这件事情报复我的话,那简直真是可笑又不可理喻!况且人本来就是他杀的,我为什么不能怀疑他?

    街上的天色还不是很亮,我一个人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大一的学弟学妹现在已经起床在做早操,我走到我们寝室的楼下,手机铃声忽然这时候响了起来,我一看,竟然是姚娜打过来的!

    我赶紧的划拉了一下屏幕,张口就问姚娜现在在哪?

    “你抬头往上看。”手机那头,传来姚娜一阵毫无情绪的冰冷话语,我听着她的话往我头顶上一看,只见姚娜站在了女生宿舍楼的七楼楼顶上,低头冷冷的看着我:“白静,是你逼死我的,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往下纵身一跃!

    我吓得手机都掉了,慌忙的伸手去接她,可是她坠落的速度比我快,在我还没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嘭的的一声巨响!

    姚娜掉在了我面前的水泥地上,翻面朝下,一滩乌黑的鲜血,从她的脑袋下,逐渐的漫了出来……。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要迈开脚喊人,双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姚娜的尸体旁边。

    这后来,我都感觉就像是做梦似得,有人报警,有人将我拉开安抚我,有人把姚娜的尸体抬走,还有人只是一些围观的学生,然后,有警察带我去警局问话,因为在姚娜死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

    柳龙庭并没有来看过我,或许这些事情,已经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之前在某个瞬间,我还觉的他喜欢我,而他所对我流露出来的喜欢,也只不过是想从我身上索取他想发泄的欲念,什么是精盆,我就是,我对柳龙庭来说,可能不过就是一个能帮助他,又能给他随时就能想发泄的工具。

    因为警察没有找到的我任何想杀姚娜的动机与证据,并且姚娜也证明是自杀,当我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外面下了雨,我看见凤齐天打了伞站在警局门口,见我一个人从警局出来,随手将伞给我,叹了口气,跟我说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叫我别难过了,这也是姚娜自己作死,在外面被包养了也就算了,还让人拍视频拍照片,这种东西,迟早都会流出来。不过柳龙庭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这里是京城,很多吃皇粮给皇家办事的仙家,要是柳龙庭被他们盯上了,估计就不好脱身了。

    说起吃皇粮给皇家办事的仙家,我问了一句凤齐天:“你不就是皇家的上方仙吗?这种事情,不归你管吗?”

    “可我这次下凡,就负责帮你修炼飞升的啊,我们分工严,别的事情我也不能插手。”

    我白了一眼凤齐天:“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还找这么多的理由烂借口,对了你有钱吗?”我问凤齐天。

    凤齐天见我一问他钱,顿时就伸手捂住了他身上那些挂满的玉器宝石,一脸防范的看着我:“白静我跟你说,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我这次下凡,就身上这行当值钱些,你要是缺钱我带你去赚,咱们以后随随便便看几套宅子,也够你挥霍好久了。”

    看把凤齐天这副小气的模样,我也懒得和他再说话,现在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又下着雨,连怎么回去都不知道。

    可是说到回去,我能回哪里,我不想回柳龙庭的那个家里,我也不能回学校,在这个异乡,离我东北的家里数千里远。

    “小白,柳龙庭来了。”凤齐天在我身边提醒了句我。

    我抬起头向着凤齐天指的位置看过去,只见柳龙庭确实是来了,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脚上一双皮鞋,头顶打着的伞,都是黑色的,与他背后的黑夜混在一起,他身上唯一明亮的地方,就是他那张白皙的脸,又白又精致,精致下面,却是毒辣与阴冷。

    “我来接你了,一起回去吧,今天英姑来了电话,问你这几天,什么时候有空回去。”柳龙庭对说着这话时,侧过脸,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凤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