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十章:旱魃

    我觉的英姑这话说的过头了,我并没有承认我与柳龙庭的关系,她却一直都在逼问我,就像是她自己想确定一件什么事情一般。

    不过也是她这么一说,让我还真的有点想问柳龙庭他喜不喜欢我,毕竟他一直都叫我爱他,如果他不爱我,为什么又要让我说这些话。

    我推脱着英姑,叫她别让我问这些问题了,本来我和柳龙庭没什么,让她这么一说,反倒觉的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一般,然后跟他转移了话题,问她说我们这次要去做什么祭祀,让她提前先告诉我一下,这让我也好有点心理准备。

    本来英姑很期待我的回答,但是见我还是不想跟她说这种事情的时候,顿时就有些丧气,跟我说就是祭祀天地,前段时间有人来找了她,说他们家那边方圆十里地,这几年的气温比往年上升了好些度,就连大冬天的热的厉害,连续好几年都是这样了,请了专家什么的去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才找到了她,这地方出现异常天气,不是受了老天惩罚就是风水出了问题。

    如果是老天出了问题还好说,让她的胡仙上天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英姑觉的这事情跟老天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苍天这么大,如果要是想惩罚起来,那就会影响国运,这方圆十里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她猜应该是风水的问题,可是她的胡仙是坐堂仙,不能跟她出远门,并且也不擅水这一块,恰巧得知凤仙渡劫下凡,这才让我去找的凤仙,将他收到我手下,凤仙以前在没修炼成上方仙之前,可是很有名的风水大师。

    这仙家与弟马的结缘,都是要有前世因缘或者这辈子的因为什么原因而结缘,我跟柳龙庭在一起是杀了他老婆,但我和凤齐天在一起,就感觉莫名其妙了,问英姑说我和凤仙是上辈子的缘分吗?他说他要助我修成正果。

    “你上辈子哪有这么好的福气,其实这凤仙的弟马,根本就不是你,我只是钻了这个空子,在凤仙的弟马还没找到他的时候,叫你赶紧的去把他供起来,等我们这次事情完了之后,他以后要走要留,全凭他,不过也算是解决了我们现在的一个大难题。”

    听英姑说这些话,我顿时就有些生气了,感情英姑让我收凤齐天,又叫我千里迢迢回来的,就是为了让我帮她一起去看事的,虽然柳龙庭能放过我做我的仙家,是她帮的忙,但是也不带这么一直都坑我的吧,现在凤齐天几乎都知道我和柳龙庭所有的事情,英姑又忽然跟我说凤齐天不是我仙家,搞不好以后还会走,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柳龙庭杀了人,我跟柳龙庭的关系又是如此污秽糜烂,都是同行的,这些事情流出去肯定都是一些遭唾沫的指责。

    “英姑你有事情的话能不能先告诉我一下,就算是派遣我,也要跟我说明原因啊,搞得我一直都以为凤齐天是我的仙家,现在这要是别的弟马找上门来把凤齐天要回去,这得有多尴尬,搞得我就像是巴不得有仙家到手似得!”

    英姑倒是觉的这件事情没什么,说反正凤齐天的弟马一直都不去接他,正好我们需要,让凤仙帮我们个忙也好,不,不是帮我们的忙,是帮那些有求于我们的那些百姓的忙。

    看英姑把这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一时间真是对她无语,好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现在来都来了,总不能又这么跑回去,于是也只能开始背帮兵决,为明天做好准备。

    第二天早上,英姑给我拿来了一套花花绿绿的衣服,看起来就跟巫师穿的那样,身上扎满了五色穗子和布条,款式有点像是蒙古骑马摔跤的衣服,不过款式却有很艳丽,而且我这衣服是男性的,肩上还有钉着铆钉的黑色牛皮坎肩,袖子外边包的都是牛皮,很是威武。

    “这跳大神需要主神和二神,本来想找你过来是想让你当我的二神的,但这主神的衣服我也不能穿,所以你当主神,我配合你当你的二神。”

    我把帮兵决也背的差不多了,其实英姑说的主神和二神,我也都能理解,主神主要负责通神,二神就是为了配合主神主持这个祭祀。

    跳大神自古以来都是为了祭祀娱神而存在的,就像是古代盛典都有舞女跳舞助兴,而弟马此时担任着舞者的角色,又能通灵,把仙神的旨意传达下来,我们这次要跳,一是英姑不能确定气温高热是不是天意所为,所以需要跳神向上天问话,二是如果不是天意,我们跳神,就是娱神的礼节,为了恭迎凤齐天,请他帮忙看风水,凤齐天也是个上方仙下来的,以这种方式迎接他,也算是倍儿给他面子。

    我穿上英姑给我的衣服后,她一直都夸我漂亮,就跟她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说着她又给我拿来了一双绣着金丝的大金靴,叫我穿上,而英姑自己也换上了二神的女人衣服,拿上了两个大鼓和和香烛贡品之类的,我们就出发。

    我们要去的地方叫满囤镇,离英姑家大概有两小时的车程,车是英姑雇来的一个亲戚在开,英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和柳龙庭坐在后面,一路上英姑就跟我说要是我想学本事的话,就干脆不要上学了,就跟着她,以后她死后,也好有个继承香火的。

    之前柳龙庭一直都没教我这些东西,现在我这么一入门,还觉的有点意思,本来想答应英姑我毕业后指不定会来跟她学本事,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坐在我身边的柳龙庭似乎并不喜欢我学什么东西,这一段两小时的路程,我穿得这么鲜艳的在他身边,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跟陌生人似得,这让我心里有点郁闷。

    一边是处处坑我的英姑,一边是只想把我控制在手里的柳龙庭,我这会都不知道要该听谁的建议,就也干脆不说话,而随着我们的车开进了满囤镇,气温真的是热了很多,积雪化的也没多少了,有些树木,都开始发芽,绿葱葱的一片了!

    这在东北是很难见的,柳龙庭看了一眼窗外,转过头来跟我说:“这是闹邪祟了,等会你直接请凤齐天就行了。”

    这一路柳龙庭好不容易转头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开心的都忘记回他的话,而是立马双手捂着脸颊,问柳龙庭我穿这样的衣服好不好看啊?

    我问完心里都特么想给我自己一巴掌,柳龙庭一直都是我心里难以跨过去的梗,我知道他很坏,还杀人,甚至不喜欢我,但我穿了什么好看衣服画了什么好看的妆,潜意识里就想给他看。

    可能是柳龙庭没想到我会忽然问他这么一句话,打量了我一眼,对我丢了句:丑的很,然后转头着窗外去了。

    不过我还是看见柳龙庭把脸转过窗外的时候,他嘴角还是笑了一下。

    这一笑都简直要把我的少女心给萌炸了,心情也好了很多,在到目的地之后,英姑也听了刚才柳龙庭的建议,毕竟柳龙庭就是擅长斗鬼驱邪的,他对邪祟这些,感觉比他们灵敏。

    所以我们的跳大神,就只是为了迎请凤齐天上身,当我唱着帮兵决把凤齐天请上身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瞬间通透了,这里周边十里的地形,在这一瞬间全都在我的心里,东南西北,青龙朱雀白虎玄武,白虎门上空缺了一个大口,大口里面,有邪气。

    “是旱魃。”附在我身上的凤齐天,忽然睁开了我的眼睛,对着周围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