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十九章:红玫瑰

    这掌声都把我给拍的懵逼了,他们这是在夸我我跳的好看吗?还是这些人,被柳龙庭或者是凤齐天买通了?怕我一个人尴尬,伤自尊,所以买通所有人帮我鼓掌?

    几个老师从台下向我走上来,叫后面的学生稍微等等,我把我脸上的五鬼吞口拿了下来,跟几个老师说了句好,然后几个老师夸我这舞跳的真精彩,有名族特色,又有丰富的内容,问我说这舞叫什么?

    这几个老师都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几个舞蹈老师,他们这么一问我,我顿时就有些尴尬了,总不能大大咧咧的说是东北跳大神吧!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跳神儿。”

    “跳大神?你是东北的?”一个看起来二十六七的年轻男老师问我。

    我抬脸看着这男老师,对着他点了下头。

    “我也是,你东北哪里啊?”

    我又把我家在哪里哪里跟这男老师说了一下,没想到我这么一说,这男老师顿时就哈哈的跟着他身边的几个女老师笑了起来,说他家和我家是同一个市里的,就隔着两条马路。

    我去,我这算是在外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

    顿时,我就觉的这男老师有我们东北人的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而且还只隔着我家两条街!

    “我叫卫琼,你可以叫我卫老师,刚才你的跳大神,我小时候看我奶奶跳过,所以,对这个记忆犹新,想不到现在又看到了。以后放假回家,我们可以一同组队啊。”

    卫琼跟我说着这话,伸手摸着我手上拿着的五鬼吞口,眼神里的都是怀念。

    他身边的几个女老师听卫琼和我说这的话,话里的意思都有些酸溜溜的:“哟,卫少爷,你可别老牛吃嫩草,人家还没毕业呢!”

    也不知道卫琼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看了我一眼:“我也不老啊,我刚满6。”

    柳龙庭就在台下,几个老师涉及到这这种敏感的问题的时候,我怕柳龙庭又误会什么,跟这几个老师说了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等会白静,你已经过了初试,过几天我会联系你。”卫琼交代了我一句。

    我对他点了下头,想找柳龙庭一块回去,刚柳龙庭还在台下呢,现在我回了句卫琼的话,他就不见了,我赶紧的往门口跑出去,却见柳龙庭靠在门口边的墙上,我将我手里的法铃和吞口放进楼龙庭手里提着的袋子里,问他说怎么都不等我一下呢?!

    “等你干什么?你让我看着你被你们老师喜欢上的场景吗?”柳龙庭说这话也挺平静的,也没吃醋或者是生气。

    “你想到哪里去了,是个男的跟我说一句话你都觉的别人是看上了我,我哪有这么大的魅力。”

    我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这才像是注意到我的脸,伸手端着我的脸左右看了看,对我説:“是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长的这么好看,我真应该把你给关起来,免得你老出去勾引别人。”

    我这哪里勾引了?我跟着柳龙庭走,一边不满的问他话要说清楚,这种黑锅别往我身上背。

    一路上,我就缠着柳龙庭跟我说话。柳龙庭伸手将我挽进他的坏里,叫我说等会回家再和我好好说道。

    这回家说的话,现在肯定是顾忌着还有出租车司机在,所以不方便说,不过只要是柳龙庭没生气,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一回到家里,柳龙庭直接将他帮我提的衣服往沙发上一丢,然后躺着,对我招了下手,要我坐到他腿上去。

    我看着柳龙庭忽然又开始这么撩人,就问他怎么了?今天晚上兴致怎么这么好?

    柳龙庭一边用手指点着我的胸口,一边跟我说:“当然要兴致好了,不然你们人的那颗心是很容易善变的,不牢牢的抓住你,指不定你什么时候就跟着别人跑了。”说着,反过手拉着我的手向着他的脸上贴过去。

    “白静,你喜欢我哪里,是这里,还是这?”

    柳龙庭在拿着我的手贴完他的脸后,又将我的手掌按在了他跨里,大开着灯光,他就这么垂着眼睛笑盈盈的看着我,一点都不知道什么是羞耻,让我摸着他的如铁似火。

    我伸手就把我的手从柳龙庭的手掌下抽了出来,说他真不要脸,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跟我说着这种话,前几天我说一句我喜欢他他还一副吃惊的小害羞模样呢。

    “快回答我,你喜欢我哪里?你以后会不会对我变心?”

    柳龙庭就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似得,又追问了我一遍,并给还又给我加了道问题。

    “你哪里我都喜欢,而且就喜欢你一个人,永远不会对你变心。”我笑着回答柳龙庭,毕竟这么肤白貌美又温柔体贴的老公我去哪里找?

    不过,我想柳龙庭既然这么在乎我喜不喜欢他,我猜他心里肯定更也还有我,这么久以来,都是我对着柳龙庭说我喜欢他,虽然之前英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肯定的跟我说柳龙庭不喜欢我,但我现在也想趁着柳龙庭问我这问题的时候,也问问他爱不爱我?

    “龙庭。”我喊了句柳龙庭。

    “嗯?”柳龙庭抱着我的腰,回答了我一句。

    “你喜欢我吗?一直都是你叫我说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吗?”我问柳龙庭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娇羞的,毕竟我一个女孩子将这种话问出口,怎么问怎么都像是觉的在倒贴。

    只不过,当我一问完柳龙庭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忽然看着我,笑了两句,伸手在我的额头旁有些爱宠的弹了一下,问我说:“你猜猜,我喜不喜欢你?”

    看着柳龙庭的好心情,顿时就笑了起来,正想说柳龙庭他当然也是喜欢我的啊,可还没等我说出口,柳龙庭的神色忽然变的正经起来,仿佛之前所有的笑都是装出来的似得,将我往他的旁边一推开,冷冷的对我说:“别做梦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你害了我配偶的命,不管我现在对你做什么,你为我付出什么,对于我来说,都是你欠我的。”

    我特么,柳龙庭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我被他这话怼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来,感情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认为是我欠他的,这么久以来,我就只是一个替代品。

    真是我自作多情,英姑都说了柳龙庭不喜欢我,可是我还这么犯贱的来问柳龙庭,他一条活了几百年的的蛇,曾经肯定有过很多的女人,如果他每个女人都爱的话,他的那颗心,早就被分干净了,哪里还轮的到我!

    可能是因为英姑已经给我打了预防针,所以当我听柳龙庭说这话的死后,并没有纠缠他,而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想去哪里?!”柳龙庭冷冷的问我。

    “能干嘛,睡觉啊!不然你以为我会缠着让你喜欢我吗?”我说着,一甩柳龙庭的手,猛地一关房门。

    房间里顿时就一片黑暗,我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十分平静的叫柳龙庭给了我早餐钱。

    柳龙庭也没怎么理我,将钱给我之后,自己做他自己的事情,一句话都不曾对我说过。

    我也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接过他手里的钱就往学校走。

    一路上我心情复杂,眼泪抹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想不通柳龙庭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而在我进教室的时候,我班上几个妹子,抱着一束新鲜着还带着些水珠的红玫瑰递到我的怀里,对我说:“白静,最近你可真是走桃花运了,连老师都被你吃死了,这是卫琼老师送你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