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十章:二十年前往事

    这什么意思?卫琼老师?就是昨晚那个跟我是老乡的老师?

    我看着我同学手上抱着的那一捧红玫瑰,这玫瑰不是情侣之间才送的吗?卫琼老师就算是再喜欢我昨晚的那个跳大神,那也不至于对我一见钟情吧,况且学校老师和学生,本来就要保持一些距离,他做的这么光明正大,就不怕招来闲话吗?

    我随口跟我班的几个女生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说这花不是送给我的,叫她们别多想,几个女生听我说这话,一个个朝我挤眉弄眼的说不相信,跟我说其实卫琼老师的条件也很好啊,叫我就跟了卫琼,把我现男票让给她们。

    我白了她们几眼,叫她们别乱说,不过看着她们一张张笑的开心的脸,估计已经从之前姚娜她们那几件事情里走出来了,毕竟,每个人都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没有谁因为某个人不在了,而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上课铃响了后,老师叫我们自己制作动漫模型,布置了个任务给我们后,她就出们去了。现在我们都大三,就有同学开始为我们毕业后的工作做打算,我们这专业,以后出去就业面还是很广的,什么动漫公司,游戏人物之类的,都有很不错的发展,但是我对我毕业以后的工作没有半点的期待,心想着我这辈子可能会和柳龙庭就这么不好不坏的一辈子过下去吧。

    在我么一班同学都在安静的作图的时候,我们教室的门响了几声,随即门自己被打开了,没看见人进来,却看见一只鸡猥猥琐琐的站在门口,像是个人似得对我挥着它的一个翅膀,招呼我过去。

    我不知道凤齐天这大白天的脑子是不是被烧了,好好的人不变,他非得变成一只鸡的模样,于是就从座位上下来,走到门口抱了这只鸡,走到卫生间那,问凤齐天昨晚的事情怎么样了啊?

    “昨晚的事情你干的太漂亮了,那些东西都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们赚的钱对半分啊,不过今晚我还是想请你吃顿饭的,就当是犒劳犒劳我的弟马小公举。”

    得了吧,还小公举,我顿时就对凤齐天说不想去,他直接把请我吃饭的钱打到我卡上就行了。

    见我谈起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于是凤齐天问我说:“怎么了?赚钱了你还不高兴,谁欺负你了?”

    我看了凤齐天一眼,本来这件事情我不想跟他说,但是这种事情憋在心里我又难受的很,现在我周围,除了凤齐天,也没有任何一个能说的人,哪怕是我奶奶也不行,毕竟我不想让我奶奶知道我和我自己的仙家搞在了一起的事情。

    “对,柳龙庭。”我跟凤齐天吐槽。

    说到柳龙庭,凤齐天顿时就笑了起来:“我瞅着他不是对你还不错吗?说,那天在你家的晚上,你和柳龙庭出去没回来的那个晚上,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去开房了。”

    看凤齐天把这件事情说的,搞得我跟柳龙庭就像是在搞秘密的地下情一样。不过,确实是地下情。

    见我没理他,凤齐天这会也不跟我开玩笑了,对我说:“好啦好啦,不拿你开玩笑了,他怎么你了?”

    “昨天晚上我跟他表白,他竟然跟我说他不喜欢我。”

    凤齐天一听我说这话,脸上那表情,就像是他自己被辜负了一样:“你为啥要跟他表白啊?不是他喜欢你的吗?那他不喜欢你为什么要撩你,还跟你发生关系?”

    我去,看着凤齐天那副生气的小表情,顿时就把我天生自带的女人抱怨属性给全都带了出来,本来只想跟他说说,但是现在立马就像是开了止不住的冲锋枪似得,突突突的停不下来。

    “那王八蛋一直都记着是我把他配偶给害死了,说一命抵一命,他现在对我做的,都是我欠他的,他对我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你把他配偶给害死了?”凤齐天问我:“你害死了他老婆,那就没得说了,我们动物仙最记仇,别说是老婆,你动了他一根手指头他十年后都还记得,不过柳龙庭的本事很大吧,他老婆也应该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你怎么把他老婆害死的?”

    听凤齐天称呼那条蛇是柳龙庭他老婆,我心里莫名的有点不舒服:“也不是老婆吧,他还没结婚呢,估计就是一炮友,而且当年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还在我妈的肚子里,柳龙庭说那时候我妈差点要滑胎,是吃了他配偶才救了我这条命。”

    听我这么说完,凤齐天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那炮友也不应该啊,柳龙庭修炼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自己的炮友都保护不好,而且他肯定也不会找灵性未开的蛇交配,普通的蛇也没保胎的效果,而这么推论的话,问题就来了,如果柳龙庭当年找的是和他一样有修为的蛇类,你却把那条有修为的蛇吃了,且不先说你们是怎么抓到那条蛇的,这修仙的蛇,家里都还有家人的,那蛇的家人没找你,反而是柳龙庭身名不正言不顺的一个人来找你报仇,你不觉的,理由有点牵强吗?”

    之前我不太了解仙家的情况,现在凤齐天和我这么一说,我顿时也发现里面疑点重重,凤齐天说的没错,动物的家庭,就跟我们人一样,有老婆孩子,杀人偿命,之前黄三娘的儿子被杀了,黄三娘想尽了办法想替儿子报仇,而我小时候我妈吃的那条保胎蛇,我长了这么大,那条蛇的家人,别说来报仇,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一眼。

    而且,柳龙庭来到我身边,表现的确实也很古怪,根本不像是来报仇的,也不像是来要我助他修成正果的,从开始他硬逼着我和他在一起,到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不喜欢一个人,却非要和她在一起,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觉的我现在有必要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不想我一直都这么迷迷糊糊的跟着柳龙庭过下去,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之前的事情,也不了解他为什么会在我身边的理由,也许等我查明白了,可能我就会明白了。

    我先催着凤齐天给我去打钱吧,我知道我要怎么做了,凤齐天本还兴致勃勃的想跟我一块看我怎么斗柳龙庭的,见我催着他走,顿时就朝我翻了个白眼,说以后我有事情,可别再找他说了。

    我对着凤齐天做了个很欠揍的鬼脸,拿出手机翻到我奶奶的号码,打电话给我奶奶问她之前知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把柳龙庭的配偶给吃掉了?

    我奶奶摇着头,说不知道,我妈怀我的时候在外地,她也不是很清楚其中的事情,就是听说她快要滑胎,吃了一条蛇,我就保住了。

    既然奶奶不知道,那对这件事情最清楚的,就是我妈。

    我妈跟我爸离婚了之后,立即就嫁了一个比她大了都快二十岁的男人,那男的家里有钱,对我妈管的也特别的紧,我妈每次给我打钱,都是偷偷的打的。

    我妈这会估计还没起床,接我电话的时候,声音也迷迷糊糊的,问我说是不是钱不够用了?过两天等她老头不再,她就去银行打给我。

    我跟我妈说我现在不缺钱用,就是想问问她二十年前,她吃的那条保胎的蛇,是从哪里来的?

    “噢!你说这个啊,当年我怀你的时候,不下心摔了一跤,大出血了,本来是要流产了,是一个男的送了一条蛇过来,说叫我吃了,就能保住你,那男的长的还真好看,皮肤白白的,又俊俏,看起来就跟电视里的男明星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