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十一章:羞辱

    肤白貌美,这顿时就让我想起了柳龙庭,心想着该不会是在二十年前的时候,是柳龙庭自己拿着他的配偶要我妈吃,让我妈保住我别让我死吧!

    可是想想这又有些不可能,为了确定这个人是谁,我又叫我妈详细的再说些细节。

    我妈又想了想,跟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忘得差不多了,就记得他长得好,加上穿着一件白衣服,当时我跟你爸看见他的时候,都还以为他是填上派下来的神仙,来救你的,不过自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再见过,个头有一米八以上吧,眼睛……。”

    我见我妈说的不清楚,就赶紧的跟我妈说:“那妈你等我一下,我发个照片给你看,你帮我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我说着的时候,挂了电话,翻出我手机里之前和柳龙庭合拍的照片,给我妈的微信上发过去。

    我妈这边收到我这照片后,缓了足足有好几分钟的时间,我妈的电话打过来,跟我说:“静静,你这照片是谁啊?这男的和当年救你的恩人,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除了发型和衣服不一同,那张脸,简直就是是一模一样,也是这么年轻,他是谁啊静静?”

    我妈连续问了我两句柳龙庭是谁,当我听到我妈的这话的时候,心里的情绪顿时就复杂了起来,不过也没和我妈坦白,就跟我妈说这照片是我合成的呢,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虽然我妈不太相信我说的这话,但是见我没过多的说,便也不再问我这个问题,转过话题问我说要多少钱啊?最近有没有联系我爸那老不死的,说是什么上星期又看见我爸带着他老婆儿子去海南玩了,还各种发照片在朋友圈炫耀,她看着就来气!

    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关注我爸妈他们婚后过的怎么样,就如他们除了每个月会给我打钱外,也不会关系我过的怎么样一样。

    再跟着我妈瞎扯了几句后,我挂了电话,又翻出柳龙庭跟我的合影自拍,盯着柳龙庭的照片,细细的看。

    这个世界上除了双胞胎兄弟,哪里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就算是长得一模一样,又怎么可能会二十年前一个和柳龙庭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救了我一命,现在老天又让我遇见另外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想,二十年前明明是柳龙庭自己拿着他的配偶送上门给我爸妈保我性命,二十年后却讲这件事情赖在了我的头上,并且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家妻离子散,胁迫我做他的出马弟子。

    这一切都是柳龙庭的自导自演,什么诬陷我吃了他的配偶,把锅丢给我背,还白瞎我一直都以为是我先对不起他,在他面前低声下气这么久。只不过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唯一知道理由的,也只有柳龙庭自己。

    中午下课后,正想回去把这件事情朝着柳龙庭问清楚,却不想被凤齐天又在半路拦住了,他手里提着一个大购物袋,见到了我之后就把这个袋子往我的怀里一塞,我拉开一看,竟然是被塞得很粗暴的七八捆毛爷爷,估计有七八万。

    “这钱是干啥的啊?”我问凤齐天。

    “分给你的钱啊!刚你叫我去打给你卡里,我忽然想到你的卡不是被柳龙庭拿了吗?打给你也没用,我就干脆全都帮你取出来给你了,看我多聪明!”凤齐天得意洋洋的说着这话,叫我赶紧收好。

    我伸手就像是翻菜似的在袋子里翻了一下里面的钱,这些天被柳龙庭掌控财政大权的日子太难过了,正好路过一个卖煎饼果子的,我也饿了,就从那几捆钱里面抽出一张一百的,叫老板给我做个煎饼果子,多加鸡蛋热狗,放到放不下为止!

    此时,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穷逼变大佬的感觉,吃个煎饼果子可以随便加。我从小到大,我都没拿过这么多的钱在身上,现在手里提着这么多的钱,这种满足感让我心情好了不少,而我身边的凤齐天肯能是没吃过煎饼果子,见老板一直都不断的将鸡蛋打在面皮上,问我说这个是什么?

    “煎饼果子啊,你要不要来个?”我问凤齐天,说着都还没等他同意,又抽了张毛爷爷,给小贩的老板,叫他给我再来份和我这个一模一样的!

    我猜老板心里肯定会认为我和柳龙庭是两傻逼,不过这种钱不赚白不赚,乐呵呵的开心到不行,问我们是不是捡钱了。

    这捡钱能一下子就捡到七八万?谁有这么好运气,不过我和凤齐天就有这么好的运气,这些钱就跟捡来的也没什么两样。

    我和凤齐天站在煎饼果子摊边都站了四十多分钟了,老板才举着两个巨无霸大号的煎饼果子给我和凤齐天。

    我一边回家,一边吃,见凤齐天一直都跟着我走,我问他不回酒店吗?跟着我干嘛?柳龙庭可是不让他进我家门的啊,我警告凤齐天。

    “谁跟你回家,我自己回我家。”凤齐天说的眉飞色舞:“我跟你说白静,我昨天连夜就把你家对面那套房给租下来了,你的钱要是不敢带回家,可以放我这啊,我帮你存着!邻里邻居的,相互之间也要有个照应嘛,哈哈哈!”

    刚我还在想就算是我现在有了这么多钱不知道怎么办,不能带回去,又存不了,现在凤齐天跟我说把我家对面那房给租下来了,以后就住在我家对面,我立即夸了句凤齐天不愧是凤凰来着,可真够行的,脑袋瓜子真好使!

    到家门口后,我和凤齐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因为知道可能这一切都是柳龙庭的自导自演,所以我现在心里底气满满,进屋的时候就算是看见了柳龙庭,我也继续一边脱鞋一边吃着我手里拿的大号煎饼果子吃着,一点都没将他放在眼里。

    柳龙庭此时看着我对他傲慢的样子,又看见我手里拿着一个二十块钱绝对买不到的煎饼果子在吃着,笑了一声,问我说:“怎么了?你这是忽然发财了?”

    “你管我发不发财。”我进屋向着柳龙庭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抬起头盯着他看:“柳龙庭,二十年前,其实是你自己把你配偶送给我爸妈,故意让我吃的吧。”

    柳龙庭微微的有些惊讶,看了我一眼,不过也只有这一眼罢了,问我说:“你打电话给你爸妈调查我了?”

    “难道我就不该调查你吗?”我反问柳龙庭。

    柳龙庭对我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那除了这个,你还调查到了什么?”

    我以为柳龙庭会为他辩解或者是争论,我没想到柳龙庭竟然这么的冷静,立马就转开了我的话题,让我本来是处于上方的,现在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目前是没什么,但是等我有时间,我总会调查到你别的。”

    “不用调查了,我现在就来告诉你。”柳龙庭说着,一步步的向着我逼过来。

    “我想你一定很不解吧,为什么我会缠着你,那我来告诉你好了,因为我喜欢你,可是我得不到你,所以我就要把你这辈子给毁了,让你不能再高高在上,让你不能再看不起我,但我又不想让你死的这么痛快,我要一天天的报复你,让你怀我的孩子,怀你最厌恶的人的孩子,让你每晚都在我身下寻欢,我要让你为你自己感到羞耻,让你以后一回想到我就觉的的你自己无比肮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