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四十二章:棺中女尸

    眼看着山神那张脸离我越来越近,我吓得几乎都要哭了,也不知道从哪里使上来的劲,疯了似得用力的将山神的手从我的脸上扯了下来,然后赶紧的将车窗往下按下去,大声的朝着外面喊柳龙庭,叫他救我!

    山神见我已经挣脱了他的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管我怎么喊叫,冷着声嘲笑了我几句,直接粗鲁的将我整个身子都往他面前拉过去,双臂使劲的将我的腿撑开到最大。不管不顾的正想把我肚子里的蛇胎吸出来,而此时正好一个拳头打爆车窗,从山神脑袋后面伸了过来,五指用力抓起了一把山神那头柔顺的头发。往后用力一扯,山神一下没做好准备,身体顿时就随着这股力量向着车门上撞了过去!

    我透过车窗往外看,是凤齐天来了。

    而这时,我背后的车门也从外面直接打开,柳龙庭阴着一张脸,往车里探进半个身体来,伸手搂过我的腰用力往他怀里一搂,随手将他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给我盖住了腿。

    此时我简直狼狈的不成人样,真想抱着柳龙庭哭一顿,但是看着柳龙庭黑着的脸。我连半句委屈的话都不敢说,毕竟是我对不起他有错在先,柳龙庭现在救了我,也就跟揭穿了我没什么区别,于是畏畏缩缩的将手臂挽在柳龙庭的脖子里,另外一只手捂着盖在我腿上的衣服,十分心虚的等着的一会山神揭露我。

    我转头再往车里的看的时候,山神已经被凤齐天从车里拖了出来,将他推推搡搡的向着我和柳龙庭逼过来,对我们说:“这男的之前不是棋盘村那一带的山神吗?好几百年前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山神残暴凶戾,你们怎么和他勾搭在一起了?!”

    柳龙庭低下头来看我,问我说:“他不是死了吗?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柳龙庭这话的语气,就像是在问自己的老婆怎么和奸夫搞上的一样!我看着柳龙庭和凤齐天,又看了凤齐天手里满眼对我还在不断的露出笑容的山神,心虚的厉害,不敢说真话,也不敢说假话,支支吾吾的说:“之前我和山神做了比交易,他的元神就一直藏在我的身体里,今天我想把交易取消,把他叫出来后,他就……。”

    后面的话我没说出口,山神见我没说出来。侧着头笑着给我补充了句:“把我叫出来之后,我就想轻薄你对吗?”

    这山神真是不要脸,我真想伸脚就往他的脸上踹,但是又怕他这会将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描绘出来。要是柳龙庭知道我联和别人一起对付他,他一定会让我立马见阎王。

    不过柳龙庭很意外的没有追究到底,也不问我是什么交易,抬眼直接问凤齐天:“你杀得了他吗?”

    凤齐天见柳龙庭怀疑他,顿时就傲气的哼了一声:“柳龙庭,你可别仗着你打架比我厉害就瞧不起上方仙,虽然我是风水师,但我……。”

    凤齐天的话还没说完,他手里抓着的山神头忽然就像是具死尸似得往旁边一歪,嘴角裂了开来,露出一抹十分诡异的笑:“你们以为能杀的了我吗,做梦吧,白静,姓柳的,相信我说的话吧,不久后我们还是会见面的。”

    山神说完这话后,喉咙里发出一阵十分猖狂的笑声,在他笑的时候,他的脸越来越扭曲的厉害,随后变成了一张皮一样的东西,从凤齐天的手里滑掉在了地上。

    凤齐天原本还打算露一手的,但是还没等他出手,山神就不见了,顿时就有些不爽。赶紧的从地上捡起山神人皮模样的东西,用手一撕,竟然只是一张剪纸!

    前些天山神在进我身体里的时候还虚弱的厉害,现在竟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都已经能光明正大的从柳龙庭和凤齐天的面前逃走,他的功力,恢复的速度简直让人感觉到了可怕!

    柳龙庭的心思并没有过多的放在山神身上,或许就算是放在了心上。我也没从他的脸上看出在乎的表情,他从车里拿出我刚被脱下来的裙子裤子给我穿上,叫凤齐天转过头去。

    凤齐天一直都被柳龙庭这么的说来说去,感觉是失了他上方仙的身份。心里有些不平衡,于是拉着柳龙庭一起转过身,跟他说我同样也是他的弟马,之前让我受柳龙庭的欺负是因为他不在。早知道我会提前的收别的仙家,他就早点渡劫下凡了。

    我刚想和凤齐天说他不是我的仙家,但这会说又有些不是时候,英姑这会从远处跑过来。问我们出什么事情了?

    我没脸回答他,柳龙庭也不想回答,凤齐天在这个时候也正经了起来,对英姑说:“遇到些东西,不过已经解决了,你那边的墓地,挖掘的怎么样了?”

    “快好了,都能见到棺材了,这棺材下面,一挖都是水,要再挖下去就没必要了,我们直接开棺吧。”

    柳龙庭点了下头。不过这次也将我一起带到有旱魃的地方,这里的温度,要比其他受热地区的温度更高,而刚才给我们开车的亲戚。这会完全就被当成苦力来使,在一处水洼里一下下的用一把小铁锹往外泼水,一段红木制的棺材盖从水里露了出来。

    柳龙庭叫我站远一点,他向着棺材边上走过去。而凤齐天见柳龙庭离开了我身边,立马就靠近了我刚才害不害怕?不过叫我也别往心里去,等回到了市里,他带我去购物狂吃。彻彻底底的把这件事情给忘记掉。

    我转头看了一眼凤齐天,没想到他这天上的神仙还挺了解女人的,于是对他说我没钱,柳龙庭肯定不会给钱我让我跟他一起出门。

    “你怎么这么傻,有我在你还怕没什么钱花,几辈子前我可是让我的弟马发家致富,成了他们那一带地区的首富。”

    “你是说真的?”我顿时来了兴趣,毕竟谁不想当有钱人啊!

    “废话,我骗你干嘛。”

    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英姑在我们怕旁边喊了一句:“开棺了。”

    随着棺材盖缓缓的被柳龙庭单手推开,棺材里面,逐渐的传出来一阵好闻的异香。不像是香水味,有点像是女人胭脂水粉的香味,十分甜腻,但又很沁入心脾,光闻着这香味,都能脑补出一个绝色美人的画面。

    当棺材盖被推开一大半的时候,我踮起脚,看见了一个脸上带着半张黄金面具的女人躺在了棺材里,皮肤雪白,两瓣鲜红小巧的樱桃红唇,身上还穿着古时候的绫罗绸缎,看起来死了应该有好些年了,不过身体一点都没腐烂,肤色还很健康,就跟个活人躺在棺材里似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我看着那女人被面具遮盖的只剩下嘴唇下巴的脸的时候,总觉的很熟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这种时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隔的太远,我也不是看的很清楚,正想向着那棺材靠近看清楚一些,也好靠近看看美人的芳容,但是柳龙庭也是在看了那女人的脸后,神色里闪过一丝惊讶和不可思议,愣神了好几秒,见我想靠近,随手将女尸手里捏着的一块手帕摊开,往女尸的脸上一盖,都不给我看清女人长啥样,就将棺材盖合起来,跟我们说:“她不能动,我们谁都动不起,怎么挖出来的,就怎么埋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