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十三章:帮个忙

    “那前世我的丈夫是谁?”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似乎不想提这件事情,但是我又问了,转头有些严肃的对我说:“不管是谁,但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既然答应了爱我,那从前的事情你就不准再去打探,听见了吗?”

    这柳龙庭也真是的,他都说了这么多了,我再问问都不行,不过现在我也算是正式的和他确定关系,就答应了他,说以前的事情不问了。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这才又对我温柔了起来,贴在我的耳边跟我说着一些肉麻的情话,问我喜欢他哪里?

    喜欢一个人怎么能准确的说出来喜欢他哪里?我就说我不知道,他全身上下我都喜欢。

    “那你既然我哪里都这么喜欢,那就主动一点,让我知道你爱我全身的每个地方。”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将他身上的睡衣扣子一颗颗的解开,他教我怎么征服他。

    大清早的,窗外还有初升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里来,把屋内照的微微通明。

    柳龙庭他就是个色胚,一早醒来就想做这种事情,不过他说的话很撩人,他要我征服他,看着他那张绝美的脸,还有半掩着的厚实胸膛,我竟然没忍住,听了柳龙庭的话来。

    柳龙庭告诉我要怎么亲他,怎么诱惑他。

    之前都是柳龙庭对我做这些事情,可是现在角色一反过来,是我看着柳龙庭被我弄得放纵的模样,我心里腾升起一股异样的微妙感觉,有点抵触,毕竟柳龙庭在我面前一直都是一副男神的模样,现在他这样子真是又浪又不堪,但是更多的,在他沉受不住刺激控制不住的不断说爱我的时候,我也忽然爱他爱的疯狂。

    这种交换的方式,只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原本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些堵的地方,都觉的豁然开朗,我以前都崇拜他,或者是畏惧他,但是在这种时候看着柳龙庭不要任何脸面的求我给他,心理上顿时就平衡了下来,对他的喜欢,也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一些。

    不过今天我还要去上课,我也不能陪柳龙庭多呆,快八点了,我依依不舍的起床,洗漱了一番,本来柳龙庭说要送我去学校的,不过被我拒绝了,家里离学校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送来送去的,也太麻烦了。

    我下电梯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凤齐天在校小区门口等我,手里还提着好些早餐,等我向着他走过去的时候,他就将这早餐全都递给了我,然后对我说:“小白,快跟你仙家打声招呼,说我们去学校了。”

    我转头往我家的阳台上看过去,只见柳龙庭真的站在阳台上目送我出门。

    我新里顿时就觉的古怪又好笑,这柳龙庭变得也太快了,前两天还对我爱答不理的,我们就昨晚承认了关系,他便立马变成大暖男,都让我这个东北女汉子有点招架不住。

    我跟柳龙庭挥了挥手后,转身跟凤齐天往校外走。不过现在离开了柳龙庭,我的心绪也没全被他勾着鼻子走,他仿若就像是只能迷惑人的妖精一般,我在他身边,就什么都是被他控制着走,没有一点自己的主见,因为柳龙庭他对我的心理,简直就是了如指掌,知道怎么引我跟着他的思维走,把我带到一个他所想要的结果上,我们每次闹不愉快,除非是他不想理我,只要是他不想让我生气,我就一定会气不起来。

    就比如这次,我说我爱他,其实在刚说出口的时候,我心里对他还有顾忌,我认识柳龙庭才不过一个月,我怎么可能立即对他爱的死去活来,可是现在,从昨晚他情绪失控,到今早他让我在他身上体验征服感,我没办法控制我的感情不更爱他。

    这种事情,细思极恐,其实所有的主导权都在柳龙庭的身上,这要是以后我们之间起了什么突变,不用到那个时候,我现在都能想到了我到那时候会死的多惨。

    凤齐天走在我身边,可能是昨晚听到我家里的动静吧,跟我说:“哎,你们女孩子啊,真是一个个的,抵不住仙家对你的们的诱惑,这怪不得弟马的年龄越来越老龄化,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整天就知道和仙家搞事情的弟马,六根不净,思想不存。”

    和柳龙庭确定了关系之后,我心情开心的很,也没在乎凤齐天说什么六根清不清净的,跟他说他懂什么,等以后他遇见了他喜欢的姑娘,就会变得跟我一样六根不净。

    “仙家和弟马,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不能在一起,但是你的寿命是很短的,青春更短暂,而且和动物谈恋爱的话,是很累的,他们处理起感情来,不像是你们人这样如此圆滑,以后要是相处的好,还能在一起呆个几十上百年,但是如果其中有一方不忠,那就不是原谅这两个词能说的清楚的,”

    现在的凤齐天,听我跟柳龙庭在一起后,顿时婆婆妈妈都像是个大妈似得,跟凤齐天解释说,如果什么都顾忌这么多,那人从生下来的开始,是不是就要担心什么时候死了,人活着嘛,要活在当下,这才不会有什么遗憾。

    我跟凤齐天是一路吵到教室的,在我进教室的时候,班上几个女生又围在我的画架旁边,手里又是捧着一捧红玫瑰,见我到教室门口了,赶紧的朝着我围了过来,说这花,还是卫琼老师送我的。

    我去,卫琼家该不是开花店的吧,真是兴致好,不过毕竟我和柳龙庭刚确定关系,也不想节外生枝,我就把这花随手送给了我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同学,现在教室里也没有多余桌子椅子之类的,凤齐天不想一直的都站着,干脆又变成了鸡的模样,飞到我的腿上来趴着,跟我说那个卫琼老师,看起来有点难缠啊!不过估计人还不错,还和我是老乡,可以考虑把他当备胎,以后要是我和柳龙庭闹别扭,还可以找个老实人嫁了。

    “那我还不如把你当备胎!”我特么一巴掌就往凤齐天身上打过去,打的他一个跟头直接就从我的腿上栽了下去,叫他别教我使坏。

    好在班上的同学也看不见它没听见他那惨烈的叫声,以为我在讲电话。不过在即将上课时,王璇带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大一的女生,从教室门口进来,一看见我,就带着那个女生过来找我:“白静,这是我们大一学妹,前天看见你表演了,说是想找你交流下,她是我们学校舞蹈队的。”

    听到王璇介绍,我心里顿时就一阵尴尬,他们就看了我一个跳大神,该不会就以为我是什么跳舞小天才想来挖我吧!

    “学姐你好,我叫范美琪,我有点事情找找你,能和你单独的私聊一下吗?”

    有什么事情当面说好了,私聊干什么?不过看着范美琪人长得还挺漂亮的,于是我点了下头,跟她去了外面走廊。

    五色鸡见我往外跑,他也跟着出来了,站在我脚边,跟我说这妹子印堂有点黑,估计是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问范美琪。

    范美琪似乎还没想好该怎么说出口,或者说是不好意思说,犹豫了好久一会,才跟我说:“白学姐,我来找你,是那天晚上看见你跳舞,我看出来了,那不是舞蹈,学姐是在驱退学校的那些冤魂,我找你,是想有件事情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