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十七章:阴观音

    看着凤齐天丧心病狂的笑,我再想起昨晚上那一大桌子的肉食,顿时,心里一阵恶心,问凤齐天说怎么可能是人肉,是人肉他还吃的这么开心?

    “昨晚我就知道那肉的味道特别的鲜美,不像是鸡鸭鱼猪肉,刚才听柳仙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昨晚我们吃的,可能都是人肉,毕竟人是万物之灵,至于身上的肉嘛,也是世界上最养身体的肉。”凤齐天说着,兴冲冲的又问我:“白静你刚看见了没,我身上的这身羽毛,亮不亮?闪不闪?”

    亮闪他个头!我转头问柳龙庭昨晚我们桌上吃的那些肉是不是人肉?那我们今早吃的呢?我想起今早我还吃了范美琪他的爸爸给我们做的竹筒饭呢!

    “昨晚凤齐天吃的是人肉,今早我们吃的是饭,今早的饭,估计是范美琪要求他父亲给我们做的,不管出于任何的原因,范美琪把我们带到这个死寨里来,一定是有什么目的,那座庙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我们先过去看看。”

    柳龙庭说完这些话带着我们往前走,我心里一想到昨晚摆在我面前的一桌山珍海味竟然是一桌子的人肉,心里无比庆幸幸好我昨天胃口不好,不然的话这今天我简直没办法接受我吃人肉的事情,而凤齐天就不一样,他昨晚把一桌子的人肉都吃完了,现在还十分开心的变出了他的本身,在我脚下转来转去的炫耀,问我有没有比之前好看了?

    我伸脚踢了不停在我脚边转的五色鸡一脚,骂他说吃了人肉还这么的开心,小心遭天打雷劈。

    这话顿时就把凤齐天说的更加的开心起来,直接往我的肩上一飞,站在我的肩上,跟我说:“你这个小毛孩真是什么都不懂,在古代的时候,你们人的地位还没现在这高,为了祈求得到神的庇佑,将我们凤凰供为神兽,每到祭祀的时候,都用活人鲜血祭之,一排排的绑在祭台上,供我的先祖们食用,而且我们凤凰本来就是食肉的,只要不是刻意杀人,吃个人肉也不是什么犯忌的事情。”

    “那你也把我给吃了啊,难道我们人生下来就应该被你们吃的吗?看你们得报应了吧,你都是珍稀物种了,要是你们以前不吃人,也不至于成为被保护动物。”

    我听着凤齐天说这话很是生气,毕竟凤齐天吃的是人肉,在吃的时候不知情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却还是说的这么趾高气扬,仿佛把吃人当做是一件自豪又十分自然的事情。

    可能是我说到了凤齐天的痛处,凤齐天也生气了,变人的模样从我肩上飞下来,跟我说:“是你们自愿供奉给我们吃的,是你们人不拿自己同类的命当命,如果不是你们人的主动供奉,又主动抛弃我们,我的祖先们怎么可能会到最后为了抢你们的最后的一点贡品自相残杀,是你们打破了这世间万物的规律,而且柳龙庭也是食肉动物,你问问他,修炼这么多年,他有没有吃过人!”

    我顿时句愣住了,凤齐天这句话顿时就把我怼的无话可说,我看了眼柳龙庭,想起柳龙庭之前还杀过人,这吃死人的肉和杀人,孰轻孰重我心里明白,于是一时间没了半句话语,也不想搭理凤齐天,而凤齐天见我明显是袒护柳龙庭,不想跟我争,也不想理我。

    柳龙庭见我两这样,也没管我们,大概走了三四分钟的路程,我们转过一个山头,看见了一座已经比较破败的庙宇,庙宇门前都是碎石烂瓦,散乱的香烛,和一些木头制作的的神像动物之类的。

    从外表上看,这庙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到处都是蛛丝,而庙后面不远处的一条正在修的马路,看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动工。

    柳龙庭看了下这里周围的环境,凤齐天虽然说是在生我的气,不过他这会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得,看着周免的山川,几跟修长的手指十分快速的掐算着,然后跟我和柳龙庭,说我们这地形有问题,不确定是天然形成的还是后期人工的布局,这里所有的山水五行,无风无兽,甚至是连一条流动的溪流都没有,太极图里说,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这里除了我们三人算是动着的,周围安静的,简直太离谱了。

    刚才我在和凤齐天吵架,也没注意这个,现在凤齐天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真是他说的那样,整个寨子都静悄悄的,没有鸟兽没有风,就跟在画在画里的风景一样,而我现在走进了画里。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没说话,而是踢开了脚下几根挡住去路的的木板进庙。我也赶紧的跟着柳龙庭进去,只见庙里比外面更烂的厉害,连张供神的神案都没有,但是在庙里中间正正当当的一块石头放,一个约有一尺来高的黑色神像,干干净净的屹立在周围的废墟里不倒,看起来觉的有些诡异。

    不过当我再跟着柳龙庭的脚步向着这神像走进了些后,看清了这个神像的面貌,是个黑乎乎的男性观音神像,脚踏着莲花,手里端着净瓶,面容就如女人一般秀气,不过也不知道这神像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浑身黑乎乎的,看起来是保护人的观音神像,但是浑身漆黑和从它身上流出来的一股说不上来的气息,让我闻的有些不舒服。

    这是个什么东西?”凤齐天伸手就将这神像拿了起来,左看又看。

    “是阴观音,是在寺庙里修行的邪祟或者是死后的和尚变成的,因为身有佛性,但是又非正派,所以浑身漆黑,现在这种东西也很少见了。靠佛而心生邪念的邪祟,一定要拥有强大深厚的佛法与顿悟,如今有些连天天在寺庙里念经的和尚,都不知道自己在念的什么经,更不要说是浅薄的妖怪,怎么又能参透高深的佛法。”

    凤齐天将这个东西放了下来,问柳龙庭说:“既然这个东西跟佛有关,佛教不是讲究禁欲吗,刚才你不是还问了范美琪她有没有和这里供着的东西发生过关系,难道她是在说谎?”

    “她没有在说谎,她只是想告诉我们她的死因,这里的人都比较落后,对神的信仰还是存在的,而让一帮寨民气愤的想毁了他们供奉的神明的原因,要么是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要么就是神明触及了他们的底线。这庙跟本就没建在修路的道路上,既然没了利益关系,那就是后一条,是神明触及到了他们底线。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能将整个村子的人无声无息杀死的,只有阴观音。”

    “触及了底线?神明会触及人的什么底线?”我问柳龙庭,感觉柳龙庭的大脑简直好使的厉害。

    “贪淫,触及了淫 欲底线。他身为被寨民供奉的神,却与寨女发生关系,坏了神在寨民心中的映像,而阴观音之所以会杀人,是因为范美琪死了,阴观音在报复。昨天范美琪和我们说过,她们寨子里没有结婚的人不能同房,不然要被浸猪笼,今早我问范美琪她是否与这供的东西发生过关系,她回答是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范美琪和阴观音缠绵的时候被寨民们看见了,他们认为这是不齿,于是就将范美琪的给淹死了,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被活活淹死,这就是他毁灭整个寨子的理由。”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