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十三章:陷害

    “被蛇咬了?”柳龙庭朝我走过来:“他昨晚不是在唱歌吗?怎么会惹到蛇,而且这帝都这地方现在这天气,蛇还没苏醒呢。”

    柳龙庭跟我回答这么无辜的话,我顿时真是又好气又想笑,我怎么就摊上了一个这样的人。

    “难道不是你做的吗?”我不想再多费一丝精力的跟柳龙庭周旋,开口直接戳破他。

    见我怀疑他,柳龙庭眼里闪过一丝惊疑,坐在我身边跟我说:“昨晚我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吗?为什么你会想到是我做的?”

    “杀人对你来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身边的人,死了这么多,难道不是你杀的吗?你人是在这里,那谁保不准你是要你的同类去杀的?”

    我说这样的话,柳龙庭顿时就觉的有些好气:“是,我是杀人不眨眼,我昨晚看见你和这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上去杀了他,但你不是不喜欢我杀人吗?而且我都打算跟你结婚了,我为什么还要去杀人给自己无故添孽障。”

    “那不是你又会是谁?!”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看了我一会,从我躺着的沙发上站了起来:“那你一定认为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吗?”

    我想气愤的说一句是,但是想起昨晚的痛苦,不敢对柳龙庭说的这么凶神恶煞,于是没有接他的话,不想理他。

    柳龙庭转身就进了厨房,也没理我。他没有过多的解释,让我心里有点虚,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不是柳龙庭做的,毕竟他杀了这么多人,这多一个少一个,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本来我就不想和卫琼联系,现在卫琼出事了,出事的起因很可能是我,于是我翻到了卫琼的电话打了个电话给他,手机那头无人接听,这会倒是英姑打了我电话。

    我一看是英姑的号码,估计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又想找我帮忙,本来我不想接,但是又想到她好歹也送了我五鬼吞口和法铃,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我只好接了她的电话,问她又有什么单子想叫我接的?

    手机那头传来英姑笑盈盈的声音:“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你也知道,我这一年过半百的老太婆,没个儿子女儿什么的,这不无聊,就想和你聊聊天,你最近过的好不好啊?”

    “还行吧,凑合着去。”我回答英姑。

    “怎么了,看你说这话虚弱的,是昨晚太激烈了吗?我跟你说,这蛇可是有两个那样的东西,你好好讨好柳龙庭,到时候他非得把你爽死不可。”

    我听着英姑这话,昨晚柳龙庭就是变成他的原身和我做的,什么叫爽死,想起我屁股里流出来的血,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他发生任何的关系。

    “你要是想的话,自己找条蛇上吧。”我没好口气的对英姑说。

    英姑听我这话里满是委屈,顿时就在手机那头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是已经试过了吗?是不是很疼?我和你说,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以后就好了,不能放着好东西不用白不用,一前一后一起动,别人家的姑娘还享受不到呢。”

    “你要是没别的事情的话,我挂电话了啊。”我对英姑说。

    见我这下认真起来英姑赶紧的跟我说她不说这个说正事说正事了。

    我问英姑有什么阵事跟我说?

    “今早上我起来无聊,就算了下你和柳龙庭现在过的怎么样,你这有煞气啊,柳龙庭是杀人了吗?”

    英姑忽然问我这话,顿时让我心脏猛的一跳,虽然我也怀疑人是柳龙庭杀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也不希望让别人知道,于是就回英姑说:“怎么可能呢,昨晚我和柳龙庭一晚上都在爱爱,他哪里抽的空出来去杀人。”

    “这你可不要单纯了,柳龙庭可没你想的这么单纯,别看他独来独往,他手下的野仙下人多的很,他想杀个人还要自己亲自动手吗?对了,死的是谁啊?”英姑问我。

    我正好也因为这件事情在烦恼,于是对英姑说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只知道那个被害的人,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是一个最近在追求我的人。

    “追求你的人?你和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吗?”

    “没有。”我回答英姑:“就是一起跳了个舞,人不可能是柳龙庭杀的。”

    没想到英姑听我说这话后,叹了口气,对我说:“我知道你是想维护柳龙庭,毕竟这样的男人对你来说,失去了就再也遇不到,不过小白啊,你可要想好,他不是人,是动物,不管动物怎么修炼成了人形有了人的智慧,但是他的本性还是动物,动物行为处事偏激,报复心又强,我看柳龙庭对你也不像是一般的感情,你不要说跟别的男人去跳舞,就连你多看了别的男人一眼,他心里都会不舒服,不能和人比的,当初我的老公……。”

    英姑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当初你老公怎么了?”

    英姑守了大半辈子的寡不嫁,而且听她平时的语气,她老公的死,貌似也和她的仙家有关系。

    “我老公,就是被我的仙害死了。”英姑说完,沉默了一下:“我供的是胡仙,祖上传下来的仙家,因为我接管胡仙的时候,年级跟你差不多,情窦初开,仙家长得都比我们正常的男人看起来高大沉稳,那时候的我就和我的仙家在了一起,开始和你一样,过的还很幸福,可是到后面,人和动物相处,就必须要有一方听话顺从,我也有我的生活,他管我管的太紧,后来,我对这种犹如囚牢的生活感到了厌倦,想摆脱他,于是找了个喜欢的男人嫁了,那个男人对我很好,本以为,我能和这男人走完一生,却没想到,我老公,在我新婚的当天晚上,就死了,是被我供奉的胡仙给害死了,他不准我嫁人,并且威胁我,如果我敢嫁人的话,我嫁一个他杀一个。”

    听完英姑说这些话,我顿时就联想到了我和柳龙庭现在所走的,仿佛也是英姑走之前走的那条路。

    “那后来你和胡仙的关系呢?”我问英姑。

    “他为了报复我对他的不忠,就是要害我,不仅让我孤独终老,他也不再爱我,如今我一个人独自的活着,连个子女都没有,所以我恨他,我恨不得杀了他!”英姑把这话说的义愤填膺,又无比的痛苦。

    “所以白静,你要是能摆脱柳龙庭,就摆脱他,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头脑,也不要相信他说的任何话,你要是真的决定和他在一起了,那就是囚笼,他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机器。”

    摆脱柳龙庭,从我喜欢上柳龙庭的时候,就再也没想过这个问题,而现在,我要想着怎么才能摆脱柳龙庭,而柳龙庭这会却想和我结婚。

    心里一阵酸痛,对英姑说了声我会考虑的,然后结束通话,而手机那头英姑还在不断的提醒我不要犹豫了,人就是柳龙庭杀的。

    英姑的提醒很奇怪,如果人真的是柳龙庭杀的,就算是她不提醒我,事实摆在了面前,我也会知道,她一直重复,却让我起了疑心,她一直都不喜欢我和柳龙庭在一块,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忽然关心我和柳龙庭的事情来?

    我一个人在沙发上躺了一天,什么都不吃,柳龙庭估计是怕我饿死,或者是想通了,还是端着碗饭菜过来,和我说:“吃饭吧,我承认,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你吃了饭,我就去救活卫琼,这样你满意了吗?”

    我抬眼看着柳龙庭,他此时眼里丝毫都没有了昨晚的疯狂,甚至是有些颓废无奈。

    “不,也可能不是你杀的,我现在怀疑是有人想害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