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十九章:修炼成精

    凤齐天抬着下巴看了眼凤齐天,一脸不爽的跟柳龙庭说:“我又不是去你长白山老家,你管我来哪里。”

    柳龙庭听闻,也没在多理凤齐天,说家里堂口小,他最好是搬出去住。

    “再小你都能住,我为什么不能住?”

    凤齐天和柳龙庭一见面就开始抬扛,看着他俩这样我内心是日了十万只草泥马的,简直就是冤家聚头。

    柳龙庭没再理凤齐天,挽着我的肩往机场外面走,问我那些退学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吗?

    “

    我当然是说办好了,然后一路各种和柳龙庭腻歪。不过快到家里的时候,我正经起来,毕竟家里人都知道我和柳龙庭是仙家与弟马的关系,如果表现出来太亲密,怕是会招人闲话。

    回到家里我跟奶奶说我已经退学了,以后就在家里当神婆,接单子赚钱,以后来养活她老人家。

    本来我一直都认为奶奶会送我去上大学,只是让我以后有个好出路的,但是现在我和奶奶一说我退学不去上学了,原本奶奶开心的迎接我的表情顿时就冷了下来,厉声问我为什么要退学?这都快毕业了,就不能读完吗?她哪里需要我的钱来养?

    奶奶一生气,顿时就让我有点慌张,不过退学的时候我也想到了奶奶会生气,毕竟我们学校也是个一本本科,当初进去的时候我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现在只剩下一年,说退就退,招呼都不跟她打一声,换谁谁的家长都会生气。

    “因为我以前的一个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家里有人找我看事儿,我就想以后我也能靠给人看事赚钱养家什么的,读书有苦又累,我就回来了。”

    我跟奶奶解释,丝毫都没有谈及我是因为柳龙庭回来的,毕竟这种关头说这种事情也不太好。奶奶听着我这借口,冷冷的跟我哼了一声:“说随便我,以后可有我好果子吃。”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奶奶对我态度不好,不过看着奶奶也没生多大的气,我也没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吃完午饭后,我给王宏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我回家了,问他是他朋友家在哪里,我们定个时间过去吧。

    王宏原本对我还不怎么报有多大的打算,现在一听说我回来了,开心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毕竟现在我在他眼里,只要我肯出手,那他就会平白无故的拿两万块钱啊,这样的买卖给谁谁不乐意。

    王宏说他朋友家就在我们市里古玩街开古玩店的,也不急,今天我刚回来,就明天上午十点,他来接我。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本来是柳龙庭说陪我去的,不过凤齐天看了眼柳龙庭还没好完全的身体,叫他就在家里呆着吧,明天他和我一快去,顺便带上个稍微能打些的兵马。

    奶奶比较疼柳龙庭的,也是这么建议柳龙庭在家休息,等把身体全都养好了,再出马也不迟。

    毕竟我以后能不能和柳龙庭在一起,还是要看奶奶发话的,于是我们也没违背奶奶的话,明天凤齐天和我一块去。

    要是换做是之前,我是一点都不放心我和凤齐天一起出门接单,但是就从上次他从灰龙那救了柳龙庭一命,我还觉的他还有点靠谱的,虽然打架没柳龙庭厉害,但是起码处理事情也挺厉害。

    到家后,奶奶一个下午都在家里看电视,奶奶在我也不好和柳龙庭表现的太亲密,只好回房睡觉,不过在我刚躺上床的时候,只觉的我腿上像是有什么东西一滑溜就上来了,还没等我来得及往被子里抓是什么,柳龙庭光着身子就从我的被子里朝着我胸膛钻了上来。

    我知道柳龙庭这会想干什么,但奶奶就隔着一层门在外面看电视,等会声音大了被听见了就尴尬了?刚想推开柳龙庭,但柳龙庭一把就将我的手挽在了他的脖子里,手也触及到我柔软,问我说;“这么多天,你这里就没有一点点想我吗?”

    我压根就没和柳龙庭说话的机会,就被柳龙庭吻了下来。

    我不知道这次是有多憋屈,可能是因为隔着一层门板,奶奶和几个邻居说话的声音不断的传进来,让我觉的异常的紧张,但也是因为这种紧张,身上每个地方,都像是被电流汹涌过一般,那种感觉,简直快连骨头都要碎了。

    晚饭我也没吃,因为沉迷快乐无法自拔,柳龙庭就像是只妖怪似的,我怀疑我迟早都会被他吸干精血,虽然现在他现在有是在跟我说着同样的话。

    不过我变得越来越漂亮是事实的,第二天上午王宏来接我的时候,大老远的瞅见了我,跟我说我最近是不是到整容了,一两个月没见,比之前漂亮不少啊!

    我骂了他一句,对他说他才去整容了,不要脸的说那是我天生丽质。不过话说到正题上,我问王宏他朋友家的那个半夜出来的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王宏想了想,跟我说:“我朋友说是个穿着旗袍的女人,白天不出来,就是晚上出来,在屋里到处走动,然后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夹着似的,特别痛苦,然后到了早上,那种感觉就没了,女人也不见了。”

    他朋友是做古玩声音的,我问王宏是不是他家收来的古董不干净?

    当我说到这个的时候,王宏顿时就对我笑了起来,说我一看就是外行,这很多古董店说是说什么古董,其实大部分也是一些假的,或者是一些近几十年的东西,他们做古玩的,对这鬼灵方面也有些忌讳,自己也懂一些道道,所以他们每次收回来的古董都要用水冲洗,洗掉污秽,但这次他把他们家的古董都查了一遍,发现古董没什么问题,可是就是找不到这东西的来源。

    这种事情现在在车里也不好说,我想还是先等到了王宏朋友家里再看看。

    凤齐天跟着我在车里坐着,不过王宏看不见他,我问凤齐天等会要是遇到个大麻烦该怎么办?

    凤齐天一点都不拿这件事情当事情,跟我说等碰见了再说吧,这没弄出人命的,就不会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到王宏朋友家的时候,他朋友出远门收货去了,叫王宏给他先处理,王宏带我去他朋友家的古玩店时,古玩店的规模还挺大,不是那种街边做小生意的店,这要是街边做小生意的店,一下子也拿不出十万块钱来驱鬼,他朋友家的店前面是店铺,后面还有个大庭院,专门是放那种收过来的大器件,以前的老东西什么的,大缸大牌匾的,因为缺乏打扫,走进去几步,鞋子上都是灰。

    “白仙姑,看出什么来了没?”王宏在我在屋里转了一圈就开始问我。

    我顿时就对他无语,直接要凤齐天现身,问问他这里有什么情况?

    王宏一见到凤齐天,立即对我说我家仙家还长得真标志,还说真是心疼我,这么好看的男人摆在面前能看不能吃,怎么忍受的住。

    凤齐天虽然平常看着好说话,立马很严厉的看了一眼王宏,我也骂王宏说别瞎说,神仙怎么能和凡人在一块,他这是亵渎神灵,要遭报应的。

    不过凤七天在屋里走了一圈后,跟我说:“这房子里没有阴气,风水气场也很正,那那个晚上出来的女人应该不是什么鬼魂,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这屋里有什么东西修炼成精了。”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