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七十章:奇怪的大东西

    这说到成精,顿时就让我想到从前也有过建国后动物就不准成精的说法,这种说法,确实禁止了一些动物修炼,那段时间出来野东西也少,毕竟,世间万物,就好比是一条生物链,神鬼比人厉害,而人却也可以决定神鬼的生死。紫阁

    可是我环顾了一下这店里,和楼上的卧室,除了一些古董器件和家具,别说是什么成精的动物,就连老鼠洞都没看到一个。

    王宏听了凤齐天的话,跟我一样扫视了四周一眼。跟凤齐天说:“我朋友家平时也很少住在店里,店里可能连只蟑螂都没有,怎么有东西成精呢?”

    “这成精的东西,不仅是动物,有些器件摆久了。放在阳气比较充足的地方,他也会成精,至于害不害人,那就要看这东西有没有觉悟,有些东西在行坏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害人。”

    凤齐天跟我们解释着,然后跟我和王宏说:“那东西是晚上出来,估计是不能见光,我们今晚要在这里住上一晚,你朋友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王宏顿时就跟凤齐天说没意见没意见,只要帮他把这鬼东西给除了,就算是住十晚都不要紧。

    因为晚上要住在这里,我和凤齐天中途也没再回去,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了火锅的材料。在王宏他朋友的店里煮火锅吃。

    凤齐天毕竟是天上来的,距离他上次在地面上的时间算起来,他也有四五百年没在地上了,当吃着我们自己煮的火锅的时候,他简直开心的像是个孩子,不停的讲菜啊肉啊的放进锅里煮,而我跟凤齐天在一起,几乎都没动过筷子往锅里夹菜,全是凤齐天啪啪啪的往我碗里夹,我不吃的他又夹到他自己的碗里去,他真是胃口好的什么都吃。

    王宏见凤齐天这么接地气,也不再拘束起来,问凤齐天关于一些关于仙家的事情,然后问我他有没有仙缘,这要是他也有仙缘的话,他就自己单干了,这么赚钱的职业,真是让人妒忌到眼红啊。

    高中的时候,还没觉的王宏这么的见钱眼开,现在看着王宏这沧桑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是物是人非,再帅的男神也都会沦为普通人的时候。

    我们吃完火锅后,已经晚上八点了,王宏稍微的收拾了一下,问凤齐天现在有什么打算?

    凤齐天在屋子里环绕了一圈。闭上眼睛嘴里默念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但是看起来还是一无所获,没找到这精怪的源头在哪里,然后对王宏说他先去们外等着,如果有事情的话。他叫他进来。

    王宏本来陪这着我们待在这里就有点害怕,现在凤齐天叫他出去,他巴不得,在王宏出去了之后,我跟凤齐天说他能具体的查到这里是什么东西吗?如果没查到的话。我就把柳龙庭叫过来吧。

    凤齐天一听我说这话,转头就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说他好不容易从凤齐天的口中抢了这单子,这赚的钱归他啊,到时候没钱赚的,就叫柳龙庭去。

    这搞了半天,我开始还以为是凤齐天心疼柳龙庭呢,没想到还是为了钱,于是顿时就切了一声,骂他真是穷鬼。怎么从天上下来的时候,没多带点钱下来,还有他之前身上的那身行头呢,那身行头,看起来价值不菲啊,把那衣服上珠宝玉佩啥的拿去卖了,也能值不少钱啊?

    一听我又开始打他之前那套衣服的主意,顿时就不满的和我说了一句可别老打他身上那衣服的念头,那衣服是他穿给他心上人看的。

    鬼使神差的,我不知道我脑子是短路了还是抽经了,或者只是想开个玩笑,顿时就跟凤齐天来了一句:“你的心上人不是我吗?”

    我曹,我这话一说出口,不仅是我自己瞬间就感到了尴尬,就连凤齐天脸色也僵住了,我心里简直恨我这张该死的嘴,于是赶紧的和凤齐天尴尬的笑了两声,说我刚才开玩笑的呢,他那衣服他穿着还真的挺好看的,看起来就像是个天上正神。

    见我解释。凤齐天神色这才稍微的缓过来一些,对我也有些尴尬的说那是自然,那是他上朝的朝服,要是不好看,就要在别人的面前丢脸丢大发了。

    这断尴尬过去了之后,我和凤齐天才开始准备怎么对付那精怪,因为想到王宏他朋友说是晚上的时候出来,并且那女人一出来的时候,身上就像是被什么夹着似得,疼的厉害,既然是这样,我和凤齐天也就打算模仿店主人的样子,晚上正常的睡觉,躺在床上等那个东西出来后,就一切明了。但是店家只在阁楼有张床,连张沙发都没有。

    这就让我有点为难,我不可能和凤齐天躺在一张床上,但是如果不躺在一张床上的话,那我们就必须要有个人一直站一个晚上。

    我懒得很。又吃不了苦,自然是站不了一个晚上,但是我也不能指使凤齐天在地上站一个晚上,想来想去,就叫凤齐天能坐在床上,我躺在被子里。

    毕竟这也是别人的床,我心里躺着也不踏实,也就穿着衣服穿了裤子躺着,凤齐天就横躺在被子上,头枕在我的小腿上。倒也本分,叫我关了灯,我们等那个东西出来。

    九点过去、十点、十一点。

    当我拿出手机看时间,将近十二点的时候,楼下的店面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女人轻轻的喘气声音。

    那喘气声十分撩人,就像是在干那种事情,而且一听着这声音,要是我是个男人的话,肯定就得有反应了。不过我听着这声音的时候,脑子里想到要是下次我和柳龙庭那个的时候,我也怎么叫给他听,他会不会更爱我?

    忽然,那女人的声音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像是穿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哒哒哒的在楼下的店面里走来走去,紧接着,哒哒哒的声音,又朝着我木板制的楼梯上传了上来。

    凤齐天原本是躺在我的小腿上的,听见那个声音之后,顿时就慢慢的向着我的脸边移了上来,嘴唇贴着我的耳朵说那东西上来了,湿热的气喷在我的耳朵里。让我氧的都有点想伸手挠,而柳龙庭说完这话后,可能是怕我害怕,又转头在我的面前,跟我说:“你别动。我附身在你身体里。”

    也不知道凤齐天是故意还是无语,他跟我说话的时候,离我特别的近,坚挺的鼻尖都贴着我的脸颊,特别是他动着唇瓣的时候。我我时时刻刻都有一种他说着说就要贴在我唇上的感觉,本想推他远一些,但是毕竟他也没对我做过分的事情,而他说完了之后,整个人也瞬间没入的我的身体。我整个人都被他控制住了!

    他附在我身上之后,随着那阵哒哒哒的声音,我看见一个女人的头逐渐的从楼梯上走了上来,穿着上海旧社会的那种旗袍,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而变还别着一朵鸡毛大红花,样子有点像是情深深雨蒙蒙里面赵薇演的那个歌女。

    女人手里拿着两把很破旧的扫帚,扭着屁股向着我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嘴角一直都看着我轻轻的笑着,她的脸长得不恐怖,但是她的笑倒是十分阴森,就像是死了很久的人,使劲的扯着嘴皮子那般笑一样。

    凤齐天在我的身上,没有动弹,而那个女人随着走向我越来越近,浑身做出了一种十分僵硬的姿势,就像是蜘蛛,又像是在模仿两扇可以关动夹紧的门,慢慢的爬上我的床,双手双脚放在了我的身侧,拿着两把老旧的扫帚向我的脑袋夹过来,不过,当那女人眼睛注视到了我肚子的方向的时候,忽然好奇的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我的肚子,像是在跟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咦?里面有个好奇怪的大东西。”

    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