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七十七章:打七窍

    原本我以为,我能从河神的手里逃出来,就很万幸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河神竟然还要当我的仙家,以后还要帮助我。

    这顿时就把我惊的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河神,他这么一个大神,怎么舍得放下自己的身段当我的仙家?

    河神扶着我躺靠在了他的臂弯里,抓起我的手,问我说:“怎么?我做你的仙家,你也不乐意啊?”

    “不是!”我赶紧的解释:“不是不乐意,就是觉的我有点高攀不起你,你是河神,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我怕让你做我的仙家让你委屈了。”

    “有什么好委屈的,我很愿意。”河神说着的时候,伸着手在我手心里慢慢的写了个洛字,跟我说:“你回去之后,把这个字印在排位上。再将排位供奉起来,吃了香火之后,我就正式是你的仙了,既然是你的仙,我也会遵循你的规矩,以后你要是有事情想找我帮忙了,就唱帮兵决,我会很快的过来找你。”

    我握住了我手心里的字,赶紧的对着河神点头,说谢谢他。

    见我道谢。河神捏过我的下巴催着我笑,鼻尖蹭在我的鼻尖上,似乎想亲我,但是却又停着不再向前,他鼻尖里呼出来带着暗香的气息一直都萦绕在我的鼻尖,又暖又湿,十分的撩人。

    而我自然是不敢将脸靠近他,被他抱着的身子都紧张了,不过河神表情自然放松的很,搂着我的腰,半闭着眼睛,一脸的迷醉,将脸埋在我的怀里,跟我说:“要是想谢我,就让我多抱抱我的小美人,天亮了,我就送你到岸边去。”

    现在柳龙庭受了伤还在河边上,我却和河神在这么顶漂亮的轿子里共享良宵,这怎么也都说不过去,于是我的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神色,而河神也不管,见我一直都向外面河边上望出去,双手便抱住了我的背,脸埋在我的胸前,跟似醉非迷的说:“不准再看那条小白蛇。要是再看的话,我可就要咬你了。”

    河神的话一说完,我看见了我身前的河神真的得就张开了口,见他像是要来真的,我顿时就吓得往后弓了下腰。赶紧的跟河神说我不看了。

    见我答应了他,河神这才满意了下来:“我开玩笑吓你呢,我还没这么下流。”

    河神说着,和我一起躺在了轿子里,当他的手无意撩过旁边摆着的一个花架的时候。顺手就从过花瓶里抽出了一支半开的牡丹,放在了我的脸上,躺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我,对我说:“你长的,真是比这支花儿都好看。”

    我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这么夸我。心头一热,不过也没对河神失去警惕,一整个晚上,我半睡半醒的躺在河神的身边,而河神一直都将他的手臂跟我枕着,一个晚上都没动弹,到早上天边露出一些鱼肚白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却见河神早就醒了,不过他此时变成了昨晚刚见他时候的那副女人的模样。不过身上却没穿着什么铠甲,而是一层层绣着牡丹菊花的红裳白衣,十分的艳丽,衬托的她那张女人脸也无比的娇媚。

    “起身吧,我动你回到岸边,小白蛇在等你。”河神对我伸出了手,叫我拉着她。

    她这忽然男人女人的,叫我一时间都有些不好适应,不过也没有犹豫,刚伸手过去。河神便将我的手用力的一握,往她的怀里拉进去,带着我走出了轿外。

    柳龙庭变成大蛇的样子,足足的在外面的河岸上立了一晚,见河神把我从轿子里扶出来,将头往水里一冲,向着轿子身边游了过来。

    天上开始飘起了一些些小的雨珠,河神转身从轿子里,拿出一把纸折雨伞,打开来放在我的手里,将我扶着坐在了柳龙庭的身上,轻声在我耳边十分暧昧的跟我说了一句:“我会来看你的。”说完对我挥手告别。

    经过一晚上的恢复,柳龙庭的伤势比昨晚要稍微好了一些的,但是当柳龙庭把我送到岸边后,浑身的伤口又裂了开来。浑身都是血,尾巴拖在了河里,猩红的鲜血顺着已经融化了冰层的河水,向着远方流过去,就像是一朵在水里开着巨大红莲。

    看着柳龙庭被伤城这样子。我心里对河神是又感激又恨,他对我好,却将柳龙庭打成这样,如果柳龙庭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我在河神的轿子里呆了一个晚上,此时我竟然有点怕柳龙庭介意这件事情,不过好在柳龙庭将我将我送上岸来之后,并没有说一句话,也可能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说废话,将他整个身体变小了后,叫我带他回去。

    河神的侍寝解决了,那个男孩子也得救了,只是让我昨晚没想到的是,却是我替着这男孩子送给了河神,不过也因祸得福。收了河神这一员大仙。

    回到家里后,我把柳龙庭交给白仙,叫白仙和刘龙庭疗伤,原本白仙好不容易将柳龙庭治好了,现在柳龙庭又出了事情。顿时就开始和我逼逼叨叨了起来,说他的法力难道是免费的吗?这柳龙庭动不动就受伤,这要是以后柳龙庭再受几次伤,到时候他这把老骨头都要搭进去了。

    我跟着白仙说了一会的好话,白仙就是心里有脾气,不过当他看见我立着一个洛字的仙牌后,可能是想到昨天那女人找我们说的事情,于是就有些疑惑,问我说这洛是谁?

    “是河神啊!”我回答了一句白仙。

    当我说完这话后,白仙顿时就没了言语,像是被河神压制住了似得,也不敢再跟我顶嘴,乖乖的去给柳龙庭疗伤,不过在疗伤的时候,问我说柳龙庭这伤,是河神打的?

    “是啊!如果不是河神,还有谁能把柳龙庭打成这样。”

    “那就是你拖累他了。”白仙毫不犹豫的跟我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明就是我昨晚舍身救了我自己和柳龙庭好吗?!

    “之前在京都就不说了,离东北远,现在你们就在东北境内,你知道柳龙庭家里的势力有多大吗?整个东北。他家是数一数二的,不要说那些动物仙,就连本地神灵对他家也会敬畏三分,这回遇到猖狂的河神,不怕他。但只要柳龙庭随意的调遣方圆百十里内的仙家来对付河神,他自己也能来个隔山观虎斗,到时候那一带一片混乱,谁输谁赢还说不一定。”

    “那昨晚我也没看见柳龙庭有请仙家的意思啊。”我回答白仙。

    “是因为你。他做了你的仙家,能力就和你平分了,很多本事都要通过你才能用出来,你的七窍还没打通,还是肉体凡胎,所以他没办法调遣仙家来帮忙。”

    “打通七窍,怎么打啊?”我似乎之前听过英姑说过,她之前为了她的仙家,断手断脚什么的,不知道白仙说的是不是这个。

    “打七窍,就是人的身上有七个穴窍,分别在双手、双腿的膝盖间,然后颈椎上两处,脖子上一处,打七窍就是要将这几个地方的骨头全都折断,然后再重新的接起来,这打七窍原本是每个弟马都要经历的,有些就是打到老死也没打完,这断尽浑身骨头,多疼啊,柳龙庭虽然人不好,心机又重,但是是疼你,舍不得给你打,不然的话,要是你的七窍通了,他怎么可能会伤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