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八十三章:还欠一条命

    那怪不得会是这种姿势的雕塑,但是这秦苏家里怎么会供奉这种东西?

    我问抬起手问我手上的小白蛇这个问题。

    小白蛇一拳拳的缠爱我的手腕上,见我问他,稍微的抬起了些它的小脑袋看我,动作十分的慵懒:“这五通神是从前南方很常见的鬼神,是一对家里的兄妹,通奸而被人杀死,所变得鬼魅,他们几乎是有应必求,所以被广泛的被供奉。但是供神都是需要有回报的,身满足了人们的愿望,人也要给出相对应的回报,特别是这种不上神谱民间供奉起来的神,供奉他们见效快,但是要的报酬也吓人,这男孩子的妹妹,不是被狗吃了,而是被这五通神给吞噬了。”

    现在柳龙庭将他的声音也隐藏了起来,所以他跟我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只有我和凤齐天能听见,秦苏见我又莫名其妙的说话,就又问了我一句:“姐姐,你在和谁说话啊?”

    我看了一眼蹲在我们身边的老金毛犬,那只狗看着我的眼神十分的祈求。像是希望我能帮帮这家人。

    “你姐姐在和那条蛇说话,那条蛇说你妹妹不是被你家的狗吃了,是被这邪神给害死了。”凤齐天抢过我的话,跟秦苏解释的说。

    我怕秦苏听不懂,又和他说:“刚才姐姐是在和仙家说话,姐姐的仙家是条大白蛇,我问你啊,这雕塑,是你家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毕竟这是秦苏自己找我来办事的,我说我的仙家是条蛇,他也没表现出很不可思议的模样,哦了一声,回答我说:“不知道,我小时候就见这雕塑在这里了,我爸妈从来都不准我来这里。”

    秦苏说着,往地上的狗看了一眼,又一遍的问我说:“我妹妹,真的不是被小多(狗的名字)吃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

    而在这个时候,楼下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秦苏跑过去往窗外一看,赶紧的转过头来跟我们说是他爸爸妈妈回来了?慌张的问我们该怎么办?!

    这里是秦苏的家,秦苏就像是自己在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一般,柳龙庭跟我说了一声:“摊牌吧,叫他爸妈进来,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这东西如果不除去,以后他们家还会死人的。”

    我把柳龙庭的话传达给了秦苏,秦苏虽然害怕他的爸妈,但毕竟也是自己的亲人。于是点了点头,去楼下叫他爸妈进来,而狗见秦苏下去,也急急忙忙的跟着秦苏下去了。

    一会后,楼下传上来一真怒骂呵斥的声音。但过了一会后,一个大腹便便和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女人拎着秦苏上来了,没什么好脸色,劈头盖脸的就朝我和凤齐天骂过来:“是你们两个骗了我儿子吧!我家的事情不用你们管,赶紧给我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我这忽然被骂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凤齐天脸皮厚,也不管骂的多难听,直接将五通神的雕像向着秦苏的妈爸伸过去,骂的更难听:“看看你们夫妻俩什么货色。供奉这么淫邪的东西,死了一个女儿还不够,还赖到自己儿子身上去,想把自己的儿子害死,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这鬼东西还不解决,你家人早晚死光光!”

    这凤齐天的嘴可真够毒的,我原本以为他这么说我们一定要掐架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夫妻两人被凤齐天骂的愣了回神,然后女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挽住了她身边秦苏的头:“都是我的亲骨肉。我哪里舍得害我的宝贝儿子,我们夫妻俩也没办法,我们的小女儿死了,我们回不了头了。”

    说着,竟然呜呜呜的痛哭了起来,而秦苏他爸还是比较理智的,见我和凤齐天还很年轻,有些不信我们,就开始打探我们的口风:“你们是什么人?哪里的?”

    我就说我是个弟马,然后凤齐天不忘在我说话后吹了个牛逼。说我家里供着什么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什么的,顺便说了我家在哪里。

    不过当我说到我家在哪里的时候,男的像是认识我,问我说:“你是不是姓白?家里供着柳仙?”

    我不知道这男的怎么还知道我是谁,于是点了点头,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凤齐天一听男人只说了柳龙庭没说他,顿时就像是个受了冷落的孩子似得,跟男人说还有他,他也是我的仙家,凤仙。

    毕竟现在凤齐天看得见摸得着。男人也并没有太在意凤齐天说的话,见我说了身份,男的脸上的神色才稍微的放松下来了些,开始跟我说事情的原委。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女儿是被这五通神害吃了,可是那五通神控制着我家里所有人的动向。之前我也想请过仙家弟马将这五通神请走,但是被五通神知道后,我和我老婆都受到了惩罚,至于什么惩罚,就不和我们说了。我怕五通神会害苏苏,就把苏苏撵出了家门,希望他有条活路。”

    男人说完这些话,抬起头问我说:“仙姑,我对你们这圈子也稍微的留意一些。知道你是最近才当的弟马,外面传说你有些本事,现在我话也给你摊开了,如果你能把这五通神弄走救我的家人,你们要多少钱都行,如果你们弄不走的话,五通神知道我请人赶走他们,我家一定会出人命的。”

    男人这话的意思说的很明白,就是这件事亲他都跟我们摊牌了,我们接了这单子。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事情办好,不然他们家就会死人。

    毕竟我看着凤齐天手里的这个不会动不会说话的雕塑,也不知道怎么办,柳龙庭就告诉我说把岳天香请上身。这五通是鬼,用鬼跟他们交流比较方便。

    我点了点头,将岳天香请上身,岳天香一上身后,我都觉的我整个人都温柔了起来,也是在他上了我的身后,我看见原本只有我们五个人的屋子里,忽然又多出来两个长得面目狰狞的男人女人,男人的脸长得酷似返祖的猴子,而女人也不好看。是个兔唇,眼睛也是一大一小,他们两个这副模样,顿时就让我想到《致命弯道》的这个惊悚片里的畸形怪物,这两兄妹。就跟那种怪物长得十分的相似,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想赶我们走,没门,我们不会走的,就要害死这家人。将这家人全部害死!”

    岳天香听这两东西这么猖狂,也不怕,用她的嗓音跟这五通神说唱道:“你们不走,那就不怕我们将你两打的魂飞魄散吗?我的主人供奉了三位仙家,一是东北柳家三公子。二是九天上方仙,三是洛水河神洛上神,管你们上天入地,一定将你们一网打尽!”

    仙家斗法,也跟我们人一样开始先要斗个等级。如果对方还不怕,就开始动武斗法。

    两个五通听了我体内的岳天香说这话之后,考虑了一会,私吓骂了一句:“妈的,那两个该死的什么时候请这么大的角色对付咱们。”

    但是骂完后抬起头来看我,跟我说:“要我们走,也很简单,但是这家人还欠我们一条命,当年我们兄妹救了他们两人一命,他们许诺我们会供奉我们到他们老死,我们兄妹两兢兢业业的保佑他们家升官发财,如今要我们走,就必须在我们在场人的中间,再还我们一条命,如果不还,哪怕你们就是天上大天帝,我们都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