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九十六章:深山小鬼

    大半夜过去后,在下半夜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还刚睡下不久,就感觉似乎周身有些不对劲,睁开眼睛一看,却见是柳龙庭正把我偷偷的抱起来。愛尚小説網

    我睡得正迷糊,这三更半夜的柳龙庭不睡觉想干嘛呢?我思绪还停在刚睡前,就以为柳龙庭要换姿势,随口就说了一句:“龙庭你别折腾我了,早点睡觉吧,一会天就亮了。”

    只听得柳龙庭一声轻笑,问我说:“那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折腾你?!”

    我眼神迷惑的看了柳龙庭一眼,回答他说喜欢啊。

    “那你除了喜欢我这个,你还喜欢我什么?”

    感觉这会的柳龙庭话特别多,问的我都不想理他,但是他是柳龙庭而不是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于是我伸手向他腰里抱过去,跟他说:“你什么我都喜欢,哪怕是你以后不举了,或者是去当街头乞丐了,我就是喜欢你。”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好一会都没说话,只感觉我眼镜上落下两瓣清凉,柳龙庭的声音在我脸前响起来:“要是我能早点遇见你该多好。以后一个人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忘记我吧,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恶梦过去后,就是新的开始。”

    我脑子太迷糊,也没太考虑柳龙庭这话什么意思,痴痴的跟他说了几句我自己都理不清逻辑的话,说着又把眼睛给闭上了,毕竟我太困了,柳龙庭每次一座,就像是要把他整条命都交给我似得,不到最后都承受不住了,都不会罢休。

    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是被颠醒的,睁开眼睛一看,此时我都在车上了,侧身躺在柳龙庭的腿上,黄三娘就在前面开着车。

    “我们这是去哪里?”我打了个哈欠,问了句柳龙庭。

    黄三娘接过我的话:“去找薛泽天,昨天晚上三爷怕影响你睡觉,就没吵醒你,不过你也真能睡,这么颠的车上都还能睡四五个小时,也不知道这薛天泽是搞什么鬼,这车要是再跟着那冤魂跟进去的话,都快没路了。”

    我往车窗外一看,只见我们的车现在正行驶在一片绿绿葱葱的山林里面,这广州的天气,比我们那东北那天然大冰箱要热很多,来这之后我都快把我的夏装都穿上了,柳龙庭也穿着件白色的衬衣,解开了胸前一颗扣子,我稍微站起来一点点,就能看见他衬衣下洁白又结实的胸膛,因为穿的少的缘故,他那好身材一览无余,一张平静少言的冷峻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好的原因,看着他的时候,他身后的车窗外就是一片低的都快要压倒人脸上的蓝盈盈天空,把柳龙庭的脸衬托的就跟那天空似的,安静又明媚。

    “没路了就走进去,看这地形,我估计离薛泽天也不远了。”柳龙庭跟黄三娘说了一句。

    黄三娘继续开车,毕竟车里就我一个女人,加上这么几天,黄三娘也和我熟悉了,这女人和女人之间熟悉了,就开始各种八卦,聊生活琐事,聊明星,聊黄三娘在长白山没跟柳家之前过的凄惨生活。

    不过当黄三娘当着柳龙庭的面跟我聊怎么加强那方面技巧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柳龙庭貌似和我说了什么话来着,因为心情好,就连对柳龙庭的称呼都变得风趣起来:“大老公,你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跟我说了很多话啊?!”

    黄三娘虽然知道我和柳龙庭的关系,但是听我忽然叫了柳龙庭一声大老公,虎躯一颤,跟我说了句我怎么这么不要脸,还没结婚呢,就老公老公的叫,也不害臊。

    “那还不是你教的好,不是你说要多哄哄柳龙庭的嘛。”我把锅推到黄三娘的身上,然后又转头问柳龙庭,他昨晚跟我说了啥?

    本来柳龙庭是不想说的,但是见我一副不追道底都不罢休的样子,柳龙庭抬手就在我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我在说你丑,你看人家三娘都比你漂亮,你还好意思问我。”

    我一摸我自己的脸,我真特么是日了狗,柳龙庭他就不能夸我一下吗?老是说我丑,要么就是蠢,我真特么,现在我是打不过他,要是等我打的过他了,我得罚他过搓衣板。

    不过在我们的车刚开一段时间不久后,果真前面已经是路的尽头了,黄三娘指着前面一个方向,跟柳龙庭说:“那女鬼,是从这进去的。”

    我顺着黄三娘指着的地方看,可是我除了一些灌木树丛,什么也没看到,柳龙庭建议我们下下车跟过去,不过毕竟里面是丛林,柳龙庭怕我一个人不方便走,便直接变成了一条大白蛇,叫我骑在他身上,他带我进山。

    黄三娘见柳龙庭现了原身之后,也变出了她自己原本的模样,我一看黄三娘,顿时简直就是被吓一跳,身边蹲了一只跟狗差不多大的黄鼠狼,而这黄鼠狼就是黄三娘。

    我本想问黄三娘是不是修为越高,他们的身体就会变得越大?但是在我正想说话的时候,身边这只黄鼠狼就像是人似得将爪子举在了唇边,跟我做了个禁声的手语,然后,就开始跟着柳龙庭往山林里跑。

    大概是姚娜走的速度很快,我们跟过去的时候,速度也很快,身边的树木刷拉拉的往我身后退下去,在山上大概行驶了三十多分钟后,我们的速度逐渐的降了下来,并且,周围的环境也阴沉了很多。

    “姚娜呢?我轻声的问柳龙庭。”

    柳龙庭听我问他,便干脆往我身上附了身,他一附身到我体内的时候,我眼前的视野顿时就清晰明了了不少,只见离我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栋茅草盖的小屋子,一个穿着鲜红色上衣的女人,就站在屋子面前,那个女人身边,围着好些个年级在两到三岁这么大的孩子,就像是开的幼儿园似得,而那些孩子表情有的哭有的笑,叽叽喳喳的像是很排斥那个女人,不停的捡石头去丢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姚娜,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其实就是跳楼那天穿的那件,只不过,在她死了之后,那件衣服就变成了深红色。

    这红色,在五行当中,是阳性,能镇鬼驱邪,但是任何东西都有两极,阳气过剩就是阴,这红色能驱邪,也能助邪,就比如每天正午十分,是阳气最旺,也是阴气最旺的时候,至于是阴是阳,要取决于是谁需要阳还是阴。

    “那些孩子是什么?”我在心里低声的问了一句柳龙庭,柳龙庭直接控制着我嘴,跟我说了一句,说那些都是小鬼。

    这小鬼,不是东南亚那边比较多的吗?这薛泽天,他是个东北仙家吧,不好好做自己的老本行,养这么多的小鬼干什么?目测都有七八十个,而且那些小孩子看起来与我们常人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不过在那些小鬼身边,摆着很多的一个个椭圆形的坛子,就像是一个个椭圆形的卵,摆在地上等待孵化似得。

    “三爷,这么多小鬼守在门口,煞气很重,而且这小鬼之前就听说很是难缠,我们这次想进去,恐怕有点难缠啊,我估计是薛天泽已经算到我们回来,所以就安排了好些小鬼在外面守着。”

    柳龙庭没接黄三娘的话,眼睛一直都盯着这些小鬼看,不过我并没有探知柳龙庭有多担忧,而是转了头对黄三娘说:“等会你就在这里陪着白静,我进去一趟,你们等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