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九十八章:自作自受

    柳龙庭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只是拉着我站的离奶奶后了一点,跟奶奶微微的欠了下身,说:“我们是相互喜欢,还请奶奶成全。”

    “成全!”奶奶气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怪异了起来,整个正题站都站不稳,旁边的凤齐天听我说这话,有些不敢相信,向我走过来跟我说:“白静,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你和柳龙庭只是去了一趟广州,几天的时间,你怎么就变化的这么快,是不是柳龙庭又算计你了!”

    看着我奶奶和凤齐天激动的表情,我心里十分的难过,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仿佛我做错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一般,所有人都在怪我。

    本以为奶奶会失声痛哭的骂我,把我赶出家门,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奶奶被我这的件事情惊的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来的时候,物极必反,脸色忽然也就淡定了下来,随手拿了把桌上削水果的刀来,架在她脖子上,凌厉着眼神对我说:“白静,你要是再敢跟我说你要和柳龙庭结婚,我就死给你看!”

    “奶奶!”我大声喊了句奶奶,生怕奶奶不小心就会伤到她自己!

    柳龙庭正想朝着奶奶走过去拿下来她手里的水果刀,但是奶奶见柳龙庭朝着她走,竟然真的是动真格的了,手里的刀立即往她的脖子里一滑,一道鲜血顿时就从奶奶脖子里的伤口里流了下来,而奶奶就借着这血留下来的劲儿,怒斥柳龙庭。

    “你这恶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对我孙女做了多少龌蹉乱淫的事情,身为仙家却勾引自己的弟马,在自己的仙堂内当着别的仙家的面淫乱,还提出这么荒诞的理由,要是传出去真是丢光你了们长白山柳的脸!之前你们没挑明关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你们却不知廉耻的挑明关系,我自己都为你们感到恶心羞愧!你出去,赶紧给我滚!”

    奶奶说完这话,转头看了我一眼,也有在骂我的意思,我顿时就连奶奶的眼神都不敢接,慌乱的低下头,我真的没想到,以前我和柳龙庭在家里做的时候,我都很小心的,可没想到奶奶竟然是知道的,那种场景难以想象,奶奶知道自己的孙女经常和一条蛇在家里纠缠,而她自己却要表现出来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可能是压抑的太久,这次忽然爆发。而奶奶气的浑身一直都在哆嗦,眼看着奶奶脖子里的伤口又深了一分,我生怕奶奶真的做出过分的事情来,也知道这件事情今晚已经没办法谈下去了,就赶紧的跟柳龙庭说让他先出去吧。这事情我们改日再说。

    柳龙庭看着奶奶,眼神里没有一点对奶奶心疼在乎的意思,反而就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无理取闹似得,之前从来不觉的他是修炼了七八百年的蛇,现在看着他那冷漠又毫无感情的眼神。我才幡然醒悟的他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不管怎么闹脾气,在他眼里,都像是些个能一手控制的孩子。

    柳龙庭听了奶奶的话,不仅不避讳我和他的关系。反而直接将我往他怀里一抱,跟奶奶冷冷的说了一句:“白静未婚我未娶,做些男欢女爱的事情哪里不正常?何来丢脸,今天既然我们双方都撕破了脸,那我给你三天时间同意我和白静结婚,如果不同意,你们一家谁都别想好过。”

    柳龙庭说完这话,抱着我就往门外走,奶奶就在我身后喊:“静静,我和柳龙庭。你到底选谁?如果你今天跟他走了,以后再也别回来!也别再叫我奶奶!”

    此时我的内心简直都是崩溃的,我不想和奶奶断绝关系,但也不想放弃柳龙庭,我不知道奶奶和柳龙庭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为什么奶奶非要和他闹到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奶奶和柳龙庭,我承认,我怯弱了,从一开始对奶奶坦白,我就在怯弱,奶奶照料了我二十年,如果没有奶奶,我也根本就遇不见现在的柳龙庭。

    答案在我心中明显,但是我一时间还无法这么残忍的下决定,丢下柳龙庭选择站在奶奶这一边。

    柳龙庭也听见了奶奶跟我说的这话,低头看了一眼我已经平静下来的眼色,他大概是已经猜出了我做的选择,但是也没问我,而是直接跟我说:“不管你想选哪一方,这次我来帮你选。”

    说着,直接抱着我出了我家的门。

    我心里仿佛一瞬间得到了释放,我终于和柳龙庭在一起了,但是释放后放佛又像是被套上了一层枷锁,让我连呼吸都不能。

    身后,顿时就传来奶奶一阵嚎啕朝我传过来的哭声:“小静你会后悔的,你选柳龙庭,他早晚都会把你害死!”

    我转头看着在屋里坐在地上哭的奶奶,顿时泪如雨下,二十年感情,说没就没了。

    凤齐天在家里安慰奶奶。而在柳龙庭抱我进电梯的那一刻,我心里忽然涌出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就连看着柳龙庭那张脸,这一瞬间都感觉有点陌生。

    回到车里,黄三娘不在,柳龙庭将我放在车后座后,便也进到车里来,见我红着眼睛,坐在我身边沉默了一会,语气不知道是责怪,还是正常询问,跟我说:“刚才你心里选的,是你奶奶对吧。”

    我心里明白,我和柳龙庭要结婚的这件事情,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我先惹起的,并且是我欠柳龙庭的,如果不是当初我说我想嫁给他,如果不是我要他杀姚娜,我不会这么快速的将我自己逼到如此困窘的地步。

    尽管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但是柳龙庭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转过脸没看柳龙庭,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问他说:“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柳龙庭问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柳龙庭,语气控制不住的有些温怒起来:“我还能去哪里,你把我带出来了,你想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啊,还问我做什么!”

    柳龙庭见我生气了,也明白我为什么生气,眼神忽然一黯,但是立马唇角抿起来笑了一下,跟我说:“我带你出来,只是让你做你该做的决定,如果当初你不说想嫁给我。不对我承诺,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怎么了?现在反而将所以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认为你会这么惨,是被我害的吗?”

    有时候,柳龙庭好的就就像是我最亲的人,有时候冷漠的,比素未相识的人都还现实残忍,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他能不能为我多考虑一些,因为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他对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不,不是你害的,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对柳龙庭说。

    柳龙庭冷着眼看了我一眼,两片薄唇里毫无感情的吐出几句话:“你明白就好,我没有强迫你做任何的事情,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们结婚是必然的,但愿这三天之内,你奶奶会忽然开窍,同意了我们这婚事。”

    “那如果还是不同意呢?”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也没直接回答,而是跟我说:“你先别下结论太早,也别用这种防备的眼神看着你未来的丈夫,不管同不同意,你都要嫁给我。”

    说着,停顿了一下,抬眼注意我脸上的表情:“怎么样,是不是后悔了?刚才你奶奶说发现我们在做污秽事情的时候,我就察觉你已经后悔了,人心真是善变,明明前一秒爱我还爱的死去活来,转眼间却要为了所谓的道德亲情,就轻易的放弃我。既然你因为我们左爱而感到可耻,那我偏偏要让你做,做到不觉的可耻为止,把衣服脱了,坐上来,服侍我。”

    柳龙庭语气里没有半点的感情,仿佛之前对我流露出来的情感,也只是为了让我喜欢上他,然后心甘情愿的嫁给他,嫁给他才是他的目的,不带感情的一种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