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九十九章:疯狗

    “我不。”我回答柳龙庭,凭什么他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再说一遍。”柳龙庭两道长眉微微皱着,胸膛向着我身上倾压过来,仿佛只要我再说一句不,他就要撕碎我似得。

    从我认识柳龙庭到现在,每件事情,都是我服从他的命令,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想让我干什么,到最后我就会干什么,我感觉我就像是个提线木偶,柳龙庭就是那个操控着我思想和身躯的人!

    我想发作,将这么久以来对他隐忍的憋屈都痛痛快快的发作出来,可是现在看着柳龙庭阴冷看着我的眼神,那眼神就跟蛇一样,两道瞳孔细缩,透出来的那股狠毒让我根本就不敢对他轻举妄动!

    心里仿佛是一个弹球,在被压倒极限的时候,没有破裂,反而凶猛的弹了起来,柳龙庭不就是喜欢和我做吗?那我配合他,我好好的配合他!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刘龙庭的眼睛看,伸手就穿过他那段结实的细腰,抱着他用力的就将他往我身下推倒下去。

    柳龙庭可能是没想到我会生这么大的气,或许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也是因为生气而说出口的,现在看着我如虎扑羊的姿势,眼神有些意外,伸手想拉开我向着他皮带摸过去的手,但是被我一把就将他的那只手就甩开了,按着他的肩膀,直接向着他的唇上咬下去。

    鲜血顿时就从我的齿间弥漫开来,我不知道我此时凶成了什么模样,如狼如虎,如巨大猛兽,对柳龙庭又亲又撕咬,而且发挥的也是无比的极致,当我看着平常将我折磨的疯狂的柳龙庭,现在满脸几乎都要崩溃的表情,我心里很变态的竟然涌出一种很快乐的感觉,将平日里受的那种屈辱,全都洗涮的一干二净。

    当平静下来后,我看见柳龙庭身上满是被我咬的猩红鲜血,一拳拳牙印,柳龙庭靠在窗户上,洁白的指尖慢条斯理的系着他胸口衬衣的扣子,眼睛抬起来直视着看着我,对我说:“现在气消了吗?气消了的话,我们就回去。”

    刚才我确实是有很大的怒火,可是我将柳龙庭全身上下都咬了一遍后,那些气都消了,而且看着柳龙庭就连脖子里都是一圈圈深红的牙圈,我心里顿时就有点怂,这柳龙庭刚才是得多疼,可他除了舒服时哼出来的低沉声音,愣是一句都没有喊出来。

    “回哪里?”我语气缓和了下来,问刘龙庭。

    “我之前委托三娘,在西城买了套房,这几天我们可以住在那里。”刘龙庭下车,走到前面驾驶位置上准备开车。

    我之前都不知道柳龙庭会开车,而且他现在十分沉默的坐在我的面前,都让我有点尴尬,虽然他满是伤口的身子被衣服裤子给包住了,但我还是忍不住的问柳龙庭,问他说这些伤口疼不疼?我们先去拿点药什么的。

    柳龙庭说不用,家里黄三娘应该有药,回去就行了。

    到了西城一个小区后,我就看见黄三娘已经下楼来接我和柳龙庭,当黄三娘看见柳龙庭的脖子里手背上都是淤青咬痕的时候,顿时就问柳龙庭这是怎么了?这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柳龙庭并没有对黄三娘说什么,只是到了屋里后,就开始脱外套,叫黄三娘拿些药膏过来。

    黄三娘赶紧的就把一些止疼药和消毒水之类的药拿了出来,见柳龙庭坐在沙发上,便蹲在柳龙庭的脚边,看着柳龙庭一身触目惊心的咬伤抓伤,顿时就惊讶了?又问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大胆,作乱竟然都敢作乱到柳龙庭身上来了,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说着,就一边给柳龙庭擦药,一边开始骂。

    大概是黄三娘缠问的紧,又骂的厉害,柳龙庭听不下去,就对黄三娘随口说了一句没什么,是被猫抓的。

    “猫修炼成的精怪?”黄三娘问了一句,然后顿时就又骂了起来:“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以下犯上,三爷也敢下手,一会我就去调查到底是哪个畜生干的!”

    黄三娘这骂的这些句,让我在旁边听的很尴尬啊,小声的跟黄三娘说了一声是我咬的?

    黄三娘一时间没听清楚,问我说:“你说啥?”

    我心里顿时就有点不爽的看着黄三娘,对黄三娘说:“是我咬的,柳龙庭身上的这些皮外伤,都是我咬的。”

    顿时,黄三娘的眼睛都睁大了,转眼看了眼柳龙庭身上的伤,又看了我一眼:“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还把三爷咬的浑身都是伤?”

    我向着黄三娘走过去,将她手里的的药水之类的都拿来过来,跟她十分牵强的笑了一句,说情趣,情趣,说着代替她给柳龙庭擦药。

    黄三娘重复了一遍我的话,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奇葩似得,站在我身边,问我说这是哪门子的情趣?

    “这几天我和白静,都会住在这里,你先下去吧。”柳龙庭对着黄三娘吩咐。

    见柳龙庭已经发话,黄三娘也不好再在这里待下去,点了点头,对着柳龙庭稍微的欠了个身,消失不见了。

    屋里就剩下我和刘龙庭两个人,我一边小心翼翼的给柳龙庭擦着伤口,一边小心翼翼的吹,问柳龙庭疼不疼?

    柳龙庭转过脸来看着我,语气有些像是小孩子置气似得:“你说呢?”

    “应该没什么疼吧。”我对柳龙庭。

    “那我这么咬你试试,你真是条疯了的狗。”柳龙庭骂我。

    我特么,刚才奶奶的事情,我都没和柳龙庭计较,现在柳龙庭竟然骂我是疯狗,我就跟他说既然我是疯狗,那就不要我帮他擦药啊!

    “是你自己要给我擦的。”柳龙庭很平淡的回答我。

    听柳龙庭说这话,合着我就是热脸贴着冷屁股啊!我顿时就丢了我手里的药,要他把黄三娘叫上来,要黄三娘给他擦,说着正想转身走,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的往他身上一拉!

    我的脚一下被他拉的没站稳,顿时就向着柳龙庭的身上倒下去,而柳龙庭也顺着我向着他倒下去的姿势,双臂抱着我结结实实的埋在了他的怀里。

    “你怎么这么不开窍,我骂你疯狗,并不是骂你,是我不介意你这么对我,你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柳龙庭十分无语的朝我解释的说。

    我抬眼看着柳龙庭,还是有些不爽,虽然他这也算是宠我,但是哪里还有宠着被骂疯狗的?而且他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怎么可能一点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硬是要逼我和他结婚?

    见我一脸心结还没打开的样子,柳龙庭问我说:“你还在为我逼你跟你奶奶坦白的事情而怪我?”

    “没有,我什么时候怪过你?”我褒贬不一的对柳龙庭说这句话。

    柳龙庭微微叹了口气,跟我说:“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我不爱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你感觉我是爱你的,对你们人来说,婚姻就是爱一个人的最直接的证明,你之前想和我结婚,所以我想我也应该回应你。”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伸着手指点了点我的胸口的位置,再跟我说:“我在这世间游荡了这么久,见过了这么多的人,你们人的心,是最容易善变的,一生能爱很多人,而我们不一样,我们一生,只会爱一个人,我把心给你,我也很担心你会辜负我,所以我想和你结婚,将你绑在我身边,以后就不怕你跟任何男人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