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零七章:没几天的命

    顿时,我怀里就多了一具娇软的身体,一股幽香透过迷蒙的水雾,从我抱着的这具身体上传上来!而河神湿漉漉手抱着我的脸,想着我身上攀爬上来,肌肤贴着我的鼻尖,娇笑着问我:“小宝贝,我身上香不香?”

    我他么我顿时就尴尬的喉咙里都堵着一口痰,都不知道要和河神说什么好,双手也紧张的不知道是该抱着河神,还是要放开她。愛?尚ノ亅丶說棢

    “香不香嘛,香不香?”河神晃着胸脯问我,那满是肉感东西都贴在我脸上了,她身上传出来的那股又想沁鼻,而河神又这么小女人的问我,我此时仿佛变成了一个被河神迷得晕头转向的男人,深深的又吸了口她身上的香味,回答河神:“香。”

    银铃般的笑声顿时就从河神口中发了出来,她身上的水珠都把我的衣服给打湿了,河神此时就像是条鱼似得,不停的抱着我转来转去,我伸手想抓住她,但手指尖触摸到她皮肤的时候,她身上又滑的很,滋溜一下,就滑着不见了!

    本来我也只想抓住河神给她穿好衣服就走,但是河神一直都在跟我玩着游戏,凤齐天不就不停的在外面问我好了没有?怎么这么久都不从浴室出来!

    我也觉的我和河神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一点,于是对河神说如果她再不好好的穿衣服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正当我准备想往外走,河神一把抱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往浴室的角落里拖进去,那段玉臂也变成了结实的肌肉,我背上靠着的柔软也变得硬实了起来,只听刚才还听见河神娇滴滴的声音,现在那声音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阵低沉的男声,朝着我耳边吹着气,跟我说:“我想要你了,能在这给我吗?除了你和我,谁都不会知道。”

    我曹,河神这忽然变成男人的声音顿时就把我吓了一跳,虽然他貌美又妩媚,可如果我真的这时候给柳龙庭头上扣了顶绿帽的话,柳龙庭回来后一定会打的我爹妈都不认识!

    我知道我不能被河神的美色诱惑了,赶紧的转身推开了他:“衣服你自己穿吧,我还有事情就先出去了!”

    我说着,就急冲冲的往浴室外面走,而河神见我这幅被他撩的落荒而逃的样子,在我后面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凤齐天见我红着一张脸从浴室里走出来了,以为是河神对我怎么了?往我身上上下打量好几眼,问我说河神没欺负我吧!

    话音刚落,河神就套着我的睡裙从浴室里出来了,真的是内衣什么的都没穿,隔着层薄薄的衣服,都都能看清她胸前的细小形状。

    凤齐天开始和我说着话,这么冷不丁的向着河神看了一眼,嘴里顿时就骂了一句我曹,然后赶紧的把脸转过去,问河神说她要不要脸?怎么穿着这样就出来了?

    河神向着我走过来,反而张开了两只手,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对凤齐天的不屑,笑着问他说:“哟,我的小凤凰,还是雏凤吗?要是不介意的话,河神姐姐我愿意今晚教教你怎么看女人啊!”

    “拉倒吧,一边去,谁要看你,糟蹋我的眼睛。”凤齐天说着的时候,就连身子也转了过去,并且将我也拉到了他的身边,叫我别看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妖怪。

    河神听凤齐天不喜欢她,也什么都不在乎,自己一个人坐在了沙发上,拿着她那杆细长的烟斗,点上金丝就抽了起来,并且抚顺着满头黑长的头发,问我说:“小心肝,柳仙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知道呢,没说。”我回答河神。

    “要是没说的话,我就一直跟你住着,明天我们就去买衣服,你这衣服可真不好看,柳龙庭给你选衣服的眼光太差,姐姐明天带你去逛街,你喜欢什么,姐姐就给你买什么!”

    我曹,这河神不愧是河神,男可当老公,女可当闺蜜,我立马一下就跑到河神身边,毕竟她女人的模样简直就是顶级大美女,跟她说一句话我心里都要美滋滋的好一会,然后跟她说啥啥啥好用,然后研究她的肤质,给她推荐化妆品。

    第二天我和河神,真的就去逛了一天的街,手挽着手,大小商场专卖店,想买什么买什么,不想买什么还是买了什么?反正东西都送到家里来的时候,家里手提袋简直堆积如山。

    凤齐天看着我们就跟亲姐妹似得坐在一起拆着包装袋,河神一来,几乎就没他什么事情了,我什么事情都和河神吐槽,什么玩笑话都和河神说,毕竟河神是副女人的模样,女人跟女人在一块,总比跟男人在一块自在,凤齐天不爽河神抢了他位置,于是对河神满脸的鄙视,骂她说真是不要脸,想不到他这种不男不女的属性,还招到我喜欢,然后又骂我,说柳龙庭伤的这么严重,我还高兴的跟着河神去逛街,我的良心会不会痛?

    如果不是凤齐天说,我跟河神在一块玩的就真的快要忘记柳龙庭了,我心里一直都以为柳龙庭被接回到了长白山,就是去回山上享福了,现在凤齐天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担心起来,问凤齐天柳龙庭的情况会怎么样?毕竟我没有柳龙庭的号码也没有黄三娘的号码,我自己法力又浅,根本就传唤不到柳龙庭他们。

    河神听我说凤齐天是中了胡仙的咒,很是惊奇,河神对这咒比较了解一点,就跟我说:“那小白蛇虽然有些本事,但是英姑家的胡仙我之前偶尔见过一两面,是个修为极深的仙,从不与别的仙争抢什么名分,也不好打斗,他的咒,就算是柳仙家里再厉害,那想恢复到从前的模样,那可就难了。”

    这一不说起柳龙庭还好,现在一说起柳龙庭中的咒,我心里顿时就闷的喘不过气,望着一堆的衣服也不想再试,神色也不好了起来。

    凤齐天见我忽然间就消沉了下去,立马知道是他自己说错话了,赶紧的安慰我说他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指不定柳龙庭现在生龙活虎的很,明天就回来了也说不定。

    我抬头看了眼凤齐天,叫他别瞎说了,柳龙庭最后伤成什么样了我自己知道,就连白仙都治不好了,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就好起来!

    “小宝贝你也别担心,这柳仙从前就犯了很多要诛杀的罪,但每次都没死,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就安安心心的等着他的好消息,可别太难过,到时候,可别把你自己给愁消瘦了,柳龙庭回来见你黄脸婆的样子,可就不喜欢你了。”

    河神说的还算是比较中肯,现在我也联系不到柳龙庭问他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也只能等了。

    而这等我稍微把心放下来些的时候,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也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正想挂掉,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是白静吗?”

    这声音莫名的耳熟,并且我都还没将听筒放到耳边,就听见了那个男人的声音,我心里忽然有些紧张,猜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把电话放在了耳边,对着电话里头说了一句:“喂,你是谁啊?”

    “我是柳龙庭的大哥,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三弟他,可能没几天的命了,你如果想见他最后一面的话,赶紧过来一趟吧,要是晚了,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