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狗

    这一撞,“嘭!”的一声闷响,顿时就让我心头一抖,赶紧的踩了刹车,脑子立即空白一片,生怕是我撞到了什么人,这要是撞死了人,我这下半辈子,就得蹲监狱了!

    我赶紧的下车,柳龙庭也跟着我下来。不过等我往车前一看的,发现撞的并不是什么人,是一条灰毛大狗,看着这狗的模样,这长得有点像是哈士奇啊!而且这哈士奇特别的大,身长都快接近一米六了,怪不得刚才撞在车上的时候,发出这么大的响声!

    见我撞的不是人,我心里稍微的缓了一口气,绕着这哈士奇身边转了一圈,这哈士奇现在被我撞的趴在地上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咽声,见我在围着它转,两只金黄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我看,对我龇牙咧嘴的威胁着,露出几根白牙和一段粉色的舌头。

    “你看龙庭,是条哈士奇,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我开心的跟柳龙庭喊了一句,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一个人,并且四周除了远处有片平阔的林子外。也没小区之类的,这哈士奇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正想蹲身去把这只哈士奇给抱起来,柳龙庭立即很无伸手很无语的拉住了我,跟我说:”这不是哈士奇,看着倒像是狼,你给我小心点,等会把你吃了,我可不救你。“

    看着柳龙庭对我没什么说话的好脸色,于是我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小声的跟他说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

    柳龙庭低头看了我一眼,懒得搭理我,转身回车,本来我也是想跟着柳龙庭一块进车的,毕竟这撞到一头狼总比撞死人要好,不过在我准备进车门的时候,发现那条狼依旧趴在我们的车前,嘴里发出一阵呜呜呜的痛苦哀嚎,像是在呼唤伙伴,又像是因为疼痛而哭出来的声音。

    我刚才车开的也挺快的,这狼忽然这么撞上来,一定受了伤,虽然没什么皮外伤,但是这内伤一定是少不了,这狼不是我们人,还有个医院什么的。这一但受了伤,没得治,几乎就是死路一条。

    “龙庭,要不我们把这狼带回家吧,你看它都受伤了。”我向着柳龙庭那边走过去。拖住他进车的身子。

    “你自己都救不了,你还想救它?”柳龙庭反问了一句我。

    我知道柳龙庭话里什么意思,赶紧的拉着他的手,跟他说:“我知道我昨晚错了,今晚我加倍补偿你好不好啊。你就帮我救救这条狼吧,你看它多可怜啊,要是被别的人看见了,指不定还会被吃了,龙庭。老公。”

    柳龙庭本来脸上见我求他没有半点的表情,但是见我贱次次的叫他老公后,顿时就觉的好气又好笑的低头看着我,像是很想打我,但是又不知道打哪里适合,犹豫了几秒后伸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骂我说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可不是你老公,你可别乱叫。”

    “我不管,我都叫你了。你也得帮我把这狼带回去,我们等会到家后,就请白仙给他看看。”我说着这话,使劲的把柳龙庭拉倒这灰狼的身边,而柳龙庭也没办法。只能依了我的意思,不过在他弯腰将狼抱起来的时候,先在这灰狼的身上点了几个穴道,等那只刚才狠狠盯着我们看的狼昏了过去之后,柳龙庭这才将这头狼放在了车的后座上。带着它跟我们一起回家。

    我们回到家里后,先把灰狼放在了客厅,现在正好我把所有仙家的牌位都带了过来,我就直接将白仙请了出来,给这狼看伤。

    白仙顿时就不开心了。一遍嘀嘀咕咕的说他可是个仙家,怎么现在却轮到给这种畜生看病,不过这白仙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却也并不敢违背我意思,一边给狼的身体里渡白气。一边跟我说这狼是修炼过的,身体里有些灵气啊,怎么会忽然就往我的车上撞过来?

    我怎么知道这只狼为什么会往我车上撞,不过现在柳龙庭正在房间里布置堂口,我也没跟白仙废话。跟着柳龙庭进屋,给他帮忙。

    柳龙庭拿着阴观音的牌位放在了他牌位的旁边,跟我说我现在怀着孩子,以后堂口里仙家的事情,我就不用管了都由他来负责吧。

    本来我就不喜欢天天上香啥的。柳龙庭说他帮我管,我自然是高兴的厉害,赶紧的跟他说行,而柳龙庭跟我说这话后,也不再搭理我。自己摆放着堂口的仙家的牌位,挨个的给他们上香。

    看着柳龙庭对我沉闷的这幅样子,我心里也郁闷,他可真是沉得住气,说不高兴就不高兴,别人家的男朋友都是挖空了心思的想着怎么讨自己女朋友的欢心,他倒好,让我每天挖空了心思的在想怎么才能让他开心。

    虽然我很不爽这种我和他的相处方式,不过我也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他呢?而且从一开始就让他养成了这种坏脾气。

    晚上睡觉的时候,白仙还在给灰狼治伤,自从之前白仙费尽所有精力给柳龙庭疗伤后,他的法力也是大不如从前,一头狼的内伤,都要憋上一天的时间才能治好,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在了家里,也不急时间,就算是他花上个十天也没关系,而现在,我最要紧的,就是怎么讨好柳龙庭,毕竟他每天对着我一张冰块脸,也影响我心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向着我身边的柳龙庭身上爬上去,跟他说我刚才已经将全身洗白白了。问他现在想不想要我?

    平常我是鲜少主动和柳龙庭提这种要求的,但每提一次,都是有求必应,但这次不一样,柳龙庭尽管他眼睁睁的看着我跟他说这种话,但仍然是无动于衷,而是明知故问的跟我说他想要我什么?

    听柳龙庭说这话,我真特么想一拳就打死他,他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

    “就是那个啊。”

    “哪个?”

    我特么都感觉我说不下去了,干脆也懒得跟柳龙庭废话。直接爬进了他的被子里,趴在了他的脚边,拉开他睡裤的松紧。

    我要把我这些天学的所有东西,都给柳龙庭,开始我用手的时候,柳龙庭也没什么,不过当我想亲它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反应过来,一手撑开了我的头,抬起身有些不自然的。跟我说了句:“够了,那里脏。”

    我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柳龙庭就如了我所想,抱着我一个用力,我整个人顿时就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好久都没有缓过劲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感觉我精神饱满神清气爽,奶奶跟我说不要和柳龙庭有关系,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并且我每次和柳龙庭有过后。精气神都会很好,整个身体轻盈的很,走路都感觉脚下生风似得,而最重要的是,还能使我越来越漂亮,这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我不知道奶奶为什么要阻止我和柳龙庭坐在这种事情。

    我煮好早餐喝的粥后,白仙这也从仙堂里出来了,垂着他的胳膊腿跟我说这可把他给累坏了,那只狼狗还好是送来的及时,不然就要挂了,而他说完这话后,门外忽然想起一阵敲门的声音,我去开门,却见是黄三娘,黄三娘身后来领着一个穿着比较朴素的人,见着了我,就跟我介绍说他后面这个是来看事情的,家里的屯子里,无缘无故的,就被山岭的野东西拖走了很多的人,屯子里怀里都被岭里头的天狗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