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二十二章:深夜电话

    我这一声自暴自弃的反驳,让柳龙庭一时间没了话说,瞪了我好一会,才跟我说:“我现在懒的跟你计较,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柳龙庭说着,就朝我走了过来,而白鹤见柳龙庭已经来了,转过头跟我说:“我的任务已经完全了,还请姑娘下次见到洛神,多替我美言几句。”

    白鹤说完这话后,扑腾着翅膀往洞外飞了出去,现在洞里就剩下我和柳龙庭两个人,我现在正在气头上,也没理柳龙庭,转身看着我身后几只天狗,对他们说:“这次我就放过你们,刚才白鹤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你们愿不愿意跟随我,愿意的话,就派一只狗来我家里当值,我给上仙牌供奉,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强求,下次有缘再见。”

    几只天狗都被刚才白鹤煽起来的旋风撞得头破血流,几只小天狗在地上嗷嗷嗷的叫爬着,看着样子十分可怜,而两只大天狗相互看了一眼,像是在讨论,然后雄天狗向着我走过来了一点,变成了一个长相结实的男人,跪在了我的面前:“昨天的事情,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打仙姑的主意,我的老婆和孩子,已经半个月没吃东西了,我一急,就开始饥不择食,惹恼了仙姑,如果仙姑不嫌弃,我愿意听从仙姑的调遣,只求仙姑能保护我一家人的平安。”男人这时候的声音,忽然又变成了一个粗大汉的声音,我听着他的声音,无比的好气,问他怎么又变成这种声音了?

    “我没有别的大本事,就是能将所有听过的声音,都能学下来,也是因为这个没用的本领,所以才会被家族的成员嫌弃。”

    听男人这么一说,这怪不得这天狗会让自己的老婆饿成这样,在天狗群里等级制度,可是要比我们人还厉害。

    不过这保护天狗一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并且这外面的那些只天狗,貌似除了能攻击落单的人外,貌似也没其他的本事,我就答应了这只天狗,然后问这男人叫什么名字?好让我的回家给他做个仙牌。

    “阿狗。”男人回答我。

    我顿时就忍不住一声笑,这名字,真是接地气又很底层,可也毕竟也要做我的兵马了,我就跟他说:“这样吧,我给你取个名,就叫苟长生吧,希望你们一家人都长命百岁。”

    男人念了的几句苟长生这几个字,然后立马又跪着给我谢恩,说是感谢主人赐给他的名字。

    我叫狗长生不要叫我主人,他年级比我大,以后叫我小白就好了,说着,我就将我随身带着的五六百块钱掏了出来,递给这男人,再跟他说:“这而几百块钱,你先拿去镇上,给你老婆孩子买些吃的回来,我现在也马上请弟马过来保护你家人的安全,不过等你家人都脱离了危险后,你就要找我来报道,正式成为我的兵马。”

    苟长生赶紧的对我点头:“请仙姑放心,等我老婆孩子稍微稳定下来,我就来见仙姑。”

    看着我就这么轻松的就将这苟长生给收服了,这让我都不想再跟柳龙庭计较刚才问和他的不愉快,于是自己将常天霸和的常翠花请了过来,叫他们两个人守在这里,帮我好好照顾这天狗一家,等他们的家人都好了,小天狗会自己捕食了,就来和苟长生回来找我。

    上次常天霸和常翠花没有出来保护我,我说了他们之后,他们就一直都想表现自己,现在我交给他们这种不费力又轻松的活,当然是愿意干,叫我放一百个心,有他们两个在,一定能将几只小天狗养的壮壮实实的。

    柳龙庭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插手管我,而我在收降了苟长生后,就摸了摸他几个天狗崽子,这几只小崽子还挺听话,虽然瘦弱的不行,但是这会估计也是知道了我和他们的爸爸达成了协议,一个个的都扑倒我的身上来,滚着一生毛茸茸的毛,朝我撒娇。

    这种结局是最好不过的,我摸完了几只小天狗崽子的时候,站起了身来,见柳龙庭还站我身边一脸气恼的等我,看着他的这幅脸色我也生气,在一瘸一拐的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气的说:“回家了。”

    说这就扶着洞壁继续往外走!就冲着柳龙庭刚才骂我的那一顿,起码在这几天内,我都不想和他说话。

    正在我想着我该怎么冷落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从我后面走了过来,一把手就伸过来抱住了我的腰,一个横身,顿时就将我公主抱似得抱进了他的怀里。

    “手抱着我。”柳龙庭没好气的跟我说。

    “我不。”我嘴快的立马就将这话说了出来,但在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我的手臂又没反应过来,向着柳龙庭脖子挽进去,柳龙庭低头嫌弃的看了我一眼,抱着我向外面走了出去。

    等我们到屯子里的时候,发现屯口处正烧着一团熊熊大火,书记老婆跑过来跟我说还是柳大仙的办法好用,用在几只面粉狗,摆在火堆上,还真的引来了不少过来找食的天狗,这一片火里,起码烧死七八只。

    “这山林子里可不止有七八只天狗,以后你们上山岭里去一定要小心,遇见了天狗就直接报柳家三爷这几个字,到时候我自然会帮你们解围。”柳龙庭交代屯子里的人。

    我没想到,柳龙庭竟然也开始想着保护起我们人类来,之前他根本就不屑我们人的生死,他自己不乱杀人就是我们求佛求祖宗保佑了,现在他竟然愿意听屯子里的人传唤,以后遇见了天狗什么的,可以找他帮忙。

    如果不是柳龙庭就站在我身边说这些话的,我简直就是不敢相信,柳龙庭还有这种转变,屯子里听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立即对柳龙庭感恩戴德,而柳龙庭似乎对这种感谢也没什么兴趣,没叫屯子里的人从地上起来,也没叫他们继续跪,而是转身直接抱着我进了车里,开车回家。

    我们到家后,发现凤齐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一个人拿着遥控器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翻着台,见到我一身是血的回来,立马就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跑过来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跟凤齐天说没什么,但是凤齐天有些不放心我,问我说这是不是柳龙庭害的?

    柳龙庭转头眼神凌厉的瞪了一眼凤齐天,叫他走开,然后将我放在沙发上躺着,冷着声音叫我别动,他先去帮我打些水来。

    别说我不想动,就算是我想动,浑身也疼的受不了,凤齐天看着柳龙庭不是很好的脸色,于是凑在我身边,一边帮我查看着伤口,一边跟我说:“小白,你有没有发现,柳龙庭从上白山上下来后就有些不对劲了?以前从不见他生气发火,这我们仙家修炼了这么多年,按道理说内心也成熟了,怎么我看最近看柳龙庭,总是心神不定的样子,他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啊!”

    凤齐天这么一提醒,我似乎也想了起来,确实是,自从长白山下来后,柳龙庭对我就没从前这么自然了,之前我还以为我救了他一命,他一定会对我好,但是却没想到,他还不如之前那样对我温柔体贴。

    正当我想和凤齐天分析这是什么原因的时候,我手机的电话想了起来,我还想着谁这么深更半夜的就打我电话,拿起手机一看,是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