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二十五章:鬼庙

    我转头看向凤齐天,问他说什么是空的?

    见我不懂,凤齐天就跟我解释说:“这其实地上供的每一尊地神,其实在神像里面,都有神仙住着的,就像是我家里每个供着的仙牌,都有仙家住着一样,但是这个城隍爷的神像,是庙里的主要的神明,但这神明却只是个空架子,里面没有神,怎么看怎么觉的奇怪。”

    不过凤齐天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又想了一会,跟我解释道:“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庙里供的就是个空的城隍神,没有真正的神也说不定,不过一个庙要想有香火,就一定要有神的存在,主神没有,但是次神一定要有,指不定这庙里供的也是些次神。”

    我对这些什么仙家神仙之类的很感兴趣,听这凤齐天说的不是次神就是主神的,这一个庙里怎么会不供主神供次神呢?

    “有些地方的阴气重,或者是煞气重,主神不愿意来,只有一些地方小官没办法,这种小官一般都是又动物或者是什么人修炼成仙的,地位等级低,才呆在这种煞气重的地方。”凤齐天回答我。

    “那这个地方煞气重吗?”

    凤齐天看了看周围,然后转过头来跟我说,没感觉。

    连凤齐天都说没感觉的地方,应该不是个好地方,但也不是个坏地方,柳龙庭一直都站在我身前,看着好些人抬着神像从庙里出来。

    而城隍神首先从庙里出来后,紧接着,敲锣打鼓的,后面又是一些庙里的小神被一个接一个的抬出来了。

    柳龙庭问了句王宏,平常这城隍庙里香火多不多,王宏也不是本地人,于是他就问他的这个朋友,问他说平常庙里香客多不多。

    这朋友见柳龙庭问他,赶紧的点头,说多,有求必应,附近很多乡镇的人,都会赶着来这城隍庙里上香。

    当一个个的主神次神都从从庙里出完了之后,后面就跟着一群穿着花裙子,带着面具的人从城隍庙里出来,凤齐天问了一句:“后面没有神了吗?”

    王宏的朋友赶紧的回答了凤齐天一句,说没有了,后面就是一些游街的舞蹈魔术表演之类的。

    “你们这有问题,这座庙里,一个神都没有,哪里来的有求必应?”凤齐天对王宏的朋友劈头盖脸的就怼。

    “一个都没有?”王宏也有点懵逼,然后说:“怎么可能呢,上次我还来这庙里求了桃花,没想到,几天之后还真有美女送上门来。”

    “你不是结婚了吗?还求什么桃花。”我打趣了一句王宏。

    而王宏这会也不敢示弱,跟我说:“你不是也嫁人了吗,怎么现在还左拥右抱。”

    我特么一时间就被王宏怼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凤齐天见王宏这话里有点骂我的意思,直接伸手就抓住了王宏的衣领,扬起他那张好看的脸,有些凶狠的对着王宏说:“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柳龙庭冷冷的看着被凤齐天吓得瑟瑟发抖的王宏,满眼的冷漠,而王宏也知道他自己现在说错了话,赶紧的跟我陪不是,说他也就是这么说说,不是真的,叫我别介意之类的。

    王宏他朋友原本是打算叫我来看事情的,现在看着我们反而打了起来,赶紧的劝和,说误会误会。

    我忍王宏有些时间了,于是问王宏说下次还敢不敢嚼我的舌头?

    王宏赶紧的说不敢不敢,毕竟他还打算一直给我介绍生意靠我吃饭呢,他怎么可能会得罪我!

    虽然我讨厌王宏,可是我又没和钱结仇,于是就对凤齐天说算了,别为难他了。

    凤齐天看了我一眼,伸手就将王宏放了开来,而王宏这会也像是死里逃生似得,赶紧的吞了口唾沫,又跟我道歉了几句,说以后他再也不提这件事情了,然后又跟我说可是有求必应又是事实,这又不是他一个人这么说的,很多人求什么就得到了什么。

    “那今天早上从庙里抬出去的那几个东西,是什么神?”柳龙庭问王宏的朋友,是神的话,就会有神主要管辖的事情和能力。

    王宏的朋友摇了摇头,不过又很快的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跟我说:“早上出去的,也是几个神明,不过好像是因为这几个神有点不太吉利,其实也不是神,就是之前被收服的几个恶鬼,太凶了,怕他们闹事,就称呼他们是神。之前一直都封在城隍庙的后院里,平常是不会拿出来供奉的,也就是庙会的时候,拿出来转转,算是给那几个神灵一点安慰。”

    “那早上出去的那几个神,他们身体里是空的吗?”王宏终于聪明了一回,问我们几个人。

    “不是,他们的身体里,有东西。”柳龙庭忽然回答了一句。

    柳龙庭这话,顿时就有点把我吓得够呛,又想起了那只看我眼睛!

    而堂堂一个城隍庙,没有一个神仙,却几个邪鬼,好端端的一个神庙,没有正神,硬生生的就变成了一个鬼庙!

    我几乎都能猜出这他们这庙会为什么会发生点事情了,这娱神变成娱鬼的节日,不出点事情,那都不叫是庙会,不过我此时好奇的是那些正神哪里去了?一个被建起来的庙,当初里面肯定是有神仙的,为什么那些神仙都不见了,就连地方小神都没有了!

    “对了,还有件事情一直想问你,你这庙会,每年会出事,出的是具体什么事情,跟我说下。”凤齐天问王宏的朋友。

    王宏的朋友听凤齐天问他这问题后,脸色忽然有点难看,支支吾吾的说也没什么。

    “如果真没什么的话,我们过完今天我就拿钱走人。”

    我说的爽快,不过在我说到要走的时候,王宏他朋友忽然祈求起我来,看了看周围人山人海的,就带我们进到后院里面去,跟我们说去后院里说。

    看着这男的这么谨慎,我觉的这件事情肯定不简单。

    王宏他朋友把我们带到了后院的大理石桌旁边坐着,沉默了一下,跟我们说:“我们每年的庙会,都会死好些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没有任何原因,也没有任何的征兆,无缘无故就死了,身上没伤没喝毒,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浑身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这还是警局接到报案无解的案例,警方调查了好些年,都没什么结果,反正就是到了庙会这一天,接到死人的报案,有时候会比一年的都多,所以他就怀疑这庙会,有点邪,也不止他一个人怀疑,就连外面很多人的都怀疑,但是每年的庙会不管死多少人,县民们每年筹庙会的确实一年比一年更繁华。”

    这普通的人要是在庙会上死了,都不敢来第二次,可这里的死了人还这么激动,这就很奇怪了,不过听着王宏他朋友说的,这些死的人,都是浑身无血色,这不就像是被吸了精气吗?

    “如果我推断没错的话,这几个野鬼,吞噬了庙里的正神,又冒充正神的模样,满足来求香客的心愿,而他们所要的回报,就是每年死的那些人的精气现在在庙里的,已经都是鬼了。”这话是柳龙庭说的,当王宏的朋友听到庙里都是鬼的时候,神色有些害怕,抱了下身子,问柳龙庭说:“那能把他们赶走吗?”

    凤齐天摇了下头,说不能,然后解释说“他们已经掌控了你们大多数县民的心智,并且已经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了,如果硬拼的话,到时候的下场,就是我们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