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四十章:虚耗

    现在柳龙庭就压在我的身上,我的手也被他的手拉着环绕在他的腰上,我的手掌轻微的触碰了下刘龙庭的后背,虽然那种在蛇窟里受到的那种可怕的记忆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可是这我时候我已经不再很排斥刘龙庭,于是这才敢将手掌全都贴在了他的后背上,然后又想起刚才我听到的女人说话的声音,于是问刘龙庭,他是不是把什么女人带到家里来了?

    “除了你,这家里我能带谁谁来?让我亲亲你,这么久了,我每天都想你想的要疯了。”刘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并且也不顾我的反对,拉着我坐在了他单只脚的膝盖上,开始朝我身上吻过来,那种吸吮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让我有点难堪,一边想着推开柳龙庭,一边四顾望屋里,希望能找到刚才说话的女人。

    但是书房就这么大,并且也没有什么大型的遮挡物,我目光把屋子里里外外的翻了三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踪影,反而是柳龙庭愈发的勾引我,让我一时间没有把持住,别这样还没对他说出口,整个身体顿时就往他的怀里一躺,就随着他了。

    在过程中,我能感觉的到柳龙庭很急,但他也依着我刚才的话,轻缓温柔,而我就被他抱着抵在门上,热出了一身汗,身上的力气,放佛就像被柳龙庭全都吸干了一般,软在了他身上,任由着他怎么摆布。

    可能是太久没有过的原因,这次柳龙庭要的特备长也特别频繁,原本是想好好谢谢他给他送点什么小礼物的,但是到晚上的时候,我已经没了精神给柳龙庭什么惊喜了,他一停下,我顿时就立马的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柳龙庭就躺在我的身边,他这么安静的躺着,就像是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纯洁无邪,本来我想拿手机给柳龙庭拍一张睡颜照的时候,柳龙庭忽然醒了,抓住了我的手机,问我说想干什么?

    看着柳龙庭这副生怕我会害他的模样,我不爽的白了他一眼,跟他说没想干什么啊?就是想给他拍张睡着时候模样的照片。

    听我这么解释,柳龙庭看了我一会,伸手朝我抱了过来,挽住我的肩膀往他的怀里靠,低头问我说:“怎么,你现在就不怕我了吗?”

    看着柳龙庭此时一脸坏笑的问我的这副样子,我立马就推了他一把,跟他说要是我害怕他的话,就不会打电话给他要他回来了。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顿时就朝我一笑,不由自主低头向着我额头亲下来,亲第一下时候,我感觉他就像是怕触碰到某种东西似得,亲下去还没一秒,顿时就弹了回来,而第二下的时候,常就沉稳了很多,很久才放开。

    看着柳龙庭这副有心事的模样,我抬起头来问柳龙庭:“昨天,你真的没和什么女人在说话?我明明就听见了一阵女人的声音,她在……。”

    当我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柳龙庭惩罚性的在我的屁股上惩罚性的用力一握,跟我说:“说了没有就没有,可能是你听错了,我爱你一个人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想着吧别的女人带回家里,谁又有你好看?”

    柳龙庭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一暖,加上也不确定是不是我的幻听,见柳龙庭不想追究件事情,我也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既然柳龙庭说没有,那就没有。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把我昨天给柳龙庭买好的衣服全都拿出来一件件的给柳龙庭穿上,而柳龙庭看着我,的对我问他好不好看喜不喜欢?可我无论给柳龙庭穿哪件,他都说喜欢,还夸我会买衣服。

    这柳龙庭一夸我我就心花怒放了啊,赶紧的拿出我昨天买的那套亲子装,先让柳龙庭试穿,这要是不适合的话也可以拿去退,不过就等着柳龙庭穿过这身衣服穿得时候,门外忽然想起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的声音。

    因为最近一个月我们拒接了很多单子,所以有些人在拒接后有第二次找上门来。

    说真的我这种适合听没责任心的,就想着我不想做弟马了,我什么都不愿意管,只想嫁给柳龙庭,在家相夫教子,给柳龙庭打理打理家务,照顾照顾孩子什么的。

    我一时间也没去开门,而那个敲门的声音见我们没有开门,不但没有走,反而是用了更大的力气拍着我家的门,就像是要把我家的人拍烂似得,兵器的随着这拍门的声音传进来的,是一阵嚎啕大哭的声音。

    我本来因为不想管这件事情心里而有些愧疚,现在听到这哭嚎的声音,我心里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谁家里没事愿意往神婆家里跑,于是我就把要给柳龙庭穿的衣服收拾了起来,跟柳龙庭说我们下次一起穿吧,然后就去将门打开!

    这门一开,一个看起来有些年纪的老太太顿时就顺着门滚了进来,她也不等她自己站起来,看见了我,立马就伸出两只枯瘦的手,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腿,哭着跟我说:“仙姑,救救我们村子里的人吧,我求求你了,如果你再不出手,我真的就是活不下去了!”

    老太太说着,抬起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看向我,而当看到她面貌的时候,顿时就吓了我一跳,只见这老妇人,只有一只眼睛,而另外一只眼睛里,凹陷一片,就跟被挖去眼睛的死去的尸体一般!

    我确实也是把这老奶奶当成是尸体,吓得赶紧的想往后跳,柳龙庭站在我身后按着我的肩,要我别怕,说这老太太是个人,而老太太听柳龙庭跟我解释说她是人,顿时也立马跟我解释她是人,她不是鬼,她今年都八十多岁了。

    “那你的眼睛怎么……。”

    我惊讶的问老奶奶,毕竟这老奶奶的另外一只眼睛,整个眼窝就像是凹陷进去的,不像是刀挖的,更不像是被什么戳瞎的,看起来就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样。

    “我的眼睛,被那个鬼东西偷了,我们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被那鬼东西不同程度的偷去了东西,有些人的心脏被偷了,第二天他们就死了,那东西还在我们的村子里,所以仙姑,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这东西被偷,让我立马就联想到马坏文家里的东西也被偷,心想估计也是个什么小鬼之类的,可是这次偷东西的小鬼,和之前马怀文家里的又有点不一样啊,这马怀文家里的只是偷一些小物件,或者是家具什么的,而这次,老太太说的那个东西,偷得都是人身上的器官,那个东西,难道是什么食人狂魔,或者是想要这么多人的器官,准备自己修炼?

    “那你们有没有人看到那个东西长成什么样子?”我问老奶奶。

    老奶奶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来跟我说:“有,有人见过他们,说是穿的就跟古代当官的似得,身穿红色的袍服、长有牛鼻子,一只脚穿鞋着地、另一只脚挂在腰间,腰里还插有一把铁扇子。”

    老奶奶描述这鬼东西的外貌,而我转头看向柳龙庭,问柳龙庭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柳龙庭思索了一会,跟我说:“按照她说的,这是虚耗,在一千多年前,就被钟馗杀死在了皇宫。”

    “可这一千多年前就死了的东西,现在又怎么活了过来?”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的听我这话后,沉默了一会,回到我说:“不止是虚耗,很多死去的东西,都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