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四十一章:请钟馗

    当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我心头莫名的一凉,仿佛有人拿着个冰冷的东西在我的心头刺了一下,十分的不舒服。

    “那他们是怎么死而复生的呢?有什么原因吗?”这个世界上,连人死而复活都难,不要说那种本就是灵体存在的鬼魅。

    柳龙庭见我问他这话,注视着我的眼神开始有些复杂,说他也不是很清楚,这种死物大量的复活,也就是最近二十年以来的事情,现在我们接的单还少,并且只是在东北境内,遇见的比较少,现在还只是个开始,之后我们会越来越多的遇见那些东西。

    原本我还想着我这也算是怀孕了,以后有了孩子后能不能少遇见一点,但柳龙庭说现在还只是个开始,顿时就让我有些泄气,这二十年前以来不就是我出生以后吗?那些东西是不是就是故意挑着我出生后就出来的啊!

    我心里岔岔不平的想着,柳龙庭见我一脸幽怨的表情,跟我说我们跟着这老太太去看看吧,这能救的人还是要救,这也是我们分内的事情,如果我们见死不救,这跟杀他们,又有什么区别?能救一条命就是一条命。

    我曹,柳龙庭这种时候竟然和我说出这种正义凛然的话来,让我自己都感觉有些愧疚,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善良了?作为一个草菅人命的仙家,都对我说救一条人命是一条人命,而我自己都是人,看见同类遇难,我都不想去救。

    我的脸上涌出一阵火辣,对着柳龙庭点了点头,然后把老太太扶起来,跟她说这单子我接了,要她带我们去她家里先看看情况。

    老太太见我答应了她,痛哭流涕,从地上起来,一遍遍的说我是大好人,上天的神仙会保佑我们的,而我和柳龙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开车出门,问老太太她家在哪哪哪后,于是再向着她们家开过去。

    老太太的家里,离市区也很远,至于那些东西为什么喜欢在人少偏僻的地方作祟,可能那些地方阳气少,并且没什么势力,这人都会挑弱小的人欺负,这不要说是鬼了,人欺负没用的人,鬼也是。

    我们从早上八点从家出门,从国道转高速,再从高速转国道,后来又是山间小路,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才到了奶奶家所在的那个村庄,村庄后面是一大片广阔的白杨林,再后面就是高山,而这方圆十几里内,就老奶奶家一个村子,也很小,总共才二十来户人家。

    村子里的人看见我们是开着辆算是豪车进来的时候,老老少少都向着我们围了过来,而在这些围过来的人里面,我看见他们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古怪,有的是手不见了,有的是两只耳朵不见了,甚至有些是鼻子不见了。

    这种时候,看着他们这副样子,让我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发毛,而老奶奶告诉我说,他们原本也是个好好的人,就是因为那个鬼东西进了村子后,将村子里人身上的东西都偷走了,所以他们就变成了这种模样。

    这古代就有虚耗偷唐明皇的玉笛和贵妃娘娘香包的故事传闻,其实这从古至今的传闻都是人编的,人编的就不一定有些人和事情就是真实的,柳龙庭说虚耗是恶鬼,是吃人的,所以不可能会偷一些玉笛和香包,他们感兴趣的就是人身上的东西,当初唐明皇和贵妃,可能就是被这虚耗偷去了脸面上或者是一些十分重要的东西,但是生在皇家,这种有失皇家威严的事情怎么能够外传?于是就说丢了玉笛和香囊,而钟馗将虚耗抓起来吃了,将东西交还给了唐明皇,为此,唐明皇才会这么高兴,顿时就封了钟馗是鬼神,职责就是惩治恶鬼,不然,一个帝王只丢了跟玉笛,一个妃子只丢了个香囊,何以这么兴师动众?

    而且这皇宫自古以来都是圣洁之地,有神灵庇佑,如果是一般的鬼,根本也就进不去。

    “那虚耗偷你们的身体上的肉的时候,你们就不疼吗?”我问老太太。

    奶奶摇了摇头,说要是疼的话,早就醒了,就是因为不疼不痒,第二天,身上不是手,就是脚的,就不见了。

    我当了这么久的仙家,除了几道符之外,什么都不会做,有些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块当仙家的料,老奶奶跟我说了这情况后,我还是一脸懵逼,我问柳龙庭这件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

    柳龙庭似乎是在想什么对策,又像是在算着什么东西,见我问他,就跟我说这虚耗,之前是被钟馗所杀,这次又出来了,这之前被钟馗所杀的邪祟,都会记载在他自己的功过里,也就是说,这虚耗,不管死活,都是钟馗的东西了,我们不好插手。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把钟馗请上来对付虚耗,这样我们不仅省精力,到时候看钟馗愿不愿意留在人间,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将他请到我们的堂口,让他当你的出马仙,这钟馗,身前是人,死后是鬼神,能通阴阳两界官邸皇宫,我们堂口内的仙家太少了,如果他答应了我们,今后我们堂口就有个专业并且说的出去的仙家名号,在业界也能瞬间的提升你的名望。”

    这名望,说白了就是以后好出去装逼的资本,这钟馗是鬼神,家喻户晓的人物,如果我真能把他供在我的仙堂里当仙家,那以后说出去,肯定是逼格满满。

    “那我该怎么请他呢?还是念帮兵决吗,可是钟馗现在又不是我的仙家,我的帮兵决,念得也没用啊!”

    我转头问柳龙庭。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整个身体顿时就往我的身上一倾,瞬间就俯身在了我的身体里,然后对说今晚的事情就先交给的他吧,如果是钟馗愿意跟随我们,他就开我的身子,让我自己和钟馗谈。

    我点头答应,当柳龙庭附身在我身上后,我一眼就看见我们前面刚才还好好的村庄,现在全都被一片黑气笼罩着,这是瘴气,通常有鬼物作祟民不聊生的地方,都会有这种瘴气,

    老太太就坐在我们车的后座,见柳龙庭瞬间就进入了我的身体,顿时就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可能她也是第一次看见仙家,这惊讶了之后又是狂喜,问我说真没想到,她的有生之年,还有幸能看见仙家啊!

    别人见一面仙家都无比的激动,我这看柳龙庭看久了,他在我眼里,就跟我们普通人差不多,会吃饭会左爱,现在柳龙庭在我身体里,我什么都不害怕,跟着老太太下了车,并且柳龙庭吩咐下去,叫他们那些人准备好两只烧猪、和鸡鸭鱼肉水果糕点之类的贡品,最重要的是一只活着的大公鸡,一会他要开坛做法,请来鬼神,帮村子里的人对付那个虚耗。

    现在是大白天,钟馗是鬼,虚耗也是鬼,都是晚上出来,所以我们把请钟馗的时间定在晚上,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在我们请来钟馗之前,虚耗提早出来作恶,或者是,我和柳龙庭的级别,根本就请不动钟馗,毕竟钟馗是地府的降鬼大神,如果请他不来,这虚耗又不能我们自己对付,到时候该怎么办?

    柳龙庭的顾虑没有我这么多,天刚擦黑的时候,他就附身在我的身上,开始在摆好贡品的祭台前念请神词请神,也不知道柳龙庭念得是什么请神咒,控制着我的两片唇瓣一张,顿时,我们身边狂风大作,就连刚才原本也不是很黑的天,瞬间也变得黑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