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四十五章:爱如绚烂烟火

    奶奶说的那个旱魃我记得,就是在之前受到英姑的委托给她帮忙,我们在满囤镇里挖出里的一个和我酷似的女旱魃。

    当时看着柳龙庭这么维护一具女尸的模样,让我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暗自不爽的,只是没想到,那具女尸,竟然是前世的银花教主。

    本来我并不是很纠结我到底是不是银花教主,是也好不是也罢,只要柳龙庭愿意爱我,是不是都不重要,但是现在知道那个旱魃就是我前世的尸体以后,我莫名的还真的有点想去试试了,试试附身在我前世的尸体上,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可当刘龙庭听见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顿时一怔,语气也略微的有些紧张快速:“我说静静就是银花,她就是,我为什么要带静静去试试?,只为了跟你证明我们的感情是真心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柳龙庭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点虚,柳龙庭遇见事情的时候,很少将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可是现在我看见他竟然有些慌张,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表情,哪怕是被山神包围我们快死的时候,他也是十分冷静的处理寻找突破口,而现在只是为了验证一下我前世的身份,柳龙庭却有些紧张了。

    柳龙庭没看我一眼,奶奶看着柳龙庭这副强词夺理的模样,顿时就冷言道:“什么真心假意,要是真心的,为什么连向我这个老太婆证明你就是真心喜欢静静都不敢?你要是对静静是真心,我怎么会把静静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下嫁给一个大胖子?要是你早点跟我证明,你们两个早就可以如愿的结婚生子。如今静静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要想复活银花教主,以后你那点精气根本就不够那个女人吸食,我怕静静最后被你害的连死了都不超生,所以才豁出我这条老命都要跟你斗到底,现在我就问你,你到底敢不敢带着静静去验明真身!”

    奶奶语气咄咄逼人,放佛在今天之内,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个明白。我知道奶奶这也是为我好,不然她一个老太婆了也没必要这么折腾,但是当我看到柳龙庭沉默着表情的模样,我心里又很害怕奶奶这么逼问柳龙庭。

    如果我真的是银花教主,柳龙庭怎么不敢带我去验明身份?

    其实我自己,在平常的时候,柳龙庭说我是银花教主,我心里没有任何的一点波荡,仿佛就像是在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强行的牵扯到我的身上来一般。一个人的皮肉,是没有前世的回忆的,但是灵魂有,哪怕是喝了孟婆汤,就像是你喜欢吃一样东西,哪怕是多年你得了健忘症,但是只要吃到这种味觉,还是会熟悉,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人在大街上,忽然看见一个从未见过但是又觉的似曾相识的人,这个人其实就是与你前世有过关联,所以你忍不住的想要去探寻,但是我对银花教主,哪怕是我知道她和柳龙庭纠缠了几百年,我心里却一点都不想去了解她。

    我忽然很害怕,我怕会因为这次的验明身份,把我验出来我不是银花教主,那样的话,柳龙庭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了,我现在只要一想到他要离开我,心脏顿时就疼的厉害,还没分开,我就开始想他,想他的名字,想他说话的样子,想他每晚上把我熨烫贯穿的快感,甚至是他骂我朝我生气的模样我都想,我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把柳龙庭爱的这么深,要是他真的走了,那我该怎么办?

    “算了吧奶奶,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们下次再说这件事情吧。”

    事情的真相,在我脑海中清晰明了,我想帮柳龙庭解围,就算是柳龙庭骗我,只要他不离开我,就算我是他想复活银花教主的牺牲品,我也无所谓。

    奶奶一心想将我从这深水中拉出来,但却没想到我自己竟然主动的放过这个让我知道真相的机会,奶奶也不傻,知道我是故意的,顿时就有些生气:“你这是被柳龙庭洗脑了还是怎么了?我一心想救你,没想到你自己却是心甘情愿的被柳龙庭骗,你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她出生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而且你生的也不是你的孩子,是银花,蟒银花(银花教主名字),她和柳龙庭合伙算计你,想借你的肚子复活。”

    奶奶说这些的时候,我顿时就没忍住眼泪,瞬间泪如雨下,但我不想让奶奶和柳龙庭看到我这狼狈的模样,也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赶紧的转头拿起沙发上的包挡住脸,一边往门口退出去一边跟他们语无伦次的说:“复活谁都无所谓,我就是不想去,你们也别逼我,我知道我不是什么银花教主,我也不配成为她,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对不起,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

    我说到后面,都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了,转身开门就想往外面逃,而柳龙庭在我出门的一刹过来伸手拉住了我的手,然后沉着冰冷的眼睛,看着奶奶:“既然你想验证,那我们就去,如果静静不是银花,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如果是,以后还请您老别再来纠缠我们。”

    奶奶现在就想揪开真相,见柳龙庭说这话,立马就答应,不过如果验证我不是蟒银花的话,就叫柳龙庭就要柳龙庭彻底的与我断绝关系。

    柳龙庭没有说话,我使劲的想挣脱柳龙庭的手,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明知道我不是银花,还要故意带我去献丑吗?

    但是我力气又没柳龙庭大,挣脱不开他,而柳龙庭见我一直都不老实,干脆弯下腰来将我横身一抱,直接抱到了车上。

    在开车去满囤镇的路上,我不断的责怪柳龙庭,问他是带我去献丑吗?奶奶就坐在我身边,见我也不糊涂,明白过来我不是蟒银花,于是就对柳龙庭说我已经不再执迷不悟,就不用再去验身了。

    而柳龙庭此时也没和奶奶说一句话,依旧是把车开的飞速,前往满囤镇。

    我摸不透柳龙庭现在是做的什么打算,当我们到达满囤镇,再到之前我们挖出那具旱魃的地方,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天蒙黑,一层薄薄的黑纱笼罩在这天地之间,看着柳龙庭大汗淋漓的把整具棺材都挖了出来,我心里也如同这天地般昏暗。

    “柳龙庭,既然你坚持要来验身,那就开棺,如果静静进不去这肉身,就说明她不是银花教主,那时候就让静静看看你和银花这对狗男女,是怎么欺骗她的。”

    柳龙庭听着奶奶的话,看了我一眼,十根修长的手指用力的就往棺材盖上用力一掰!一道金黄色的光芒顿时就从棺材里透了出来,我又看见了这具旱魃女尸。

    这具女尸,露在面具外面的脸,简直跟我神似,并且当我看着她的时候,心中涌起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其妙感觉,如果我不是银花的话,那为什么我又和这个女人长得一样?

    疑团在我心中一闪而逝,而更多的,我怕我被验出不是银花后,我该怎么面对柳龙庭?爱一个人是付出,尽管我现在很难过,可我在爬进棺材验身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转头对柳龙庭说:“如果我不是银花,我也愿意把银花教主生给你,只要你和她过的好,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当我说完这话,转过身往棺材里跳的时候,眼泪磅礴,觉的我自己就是个英雄,又像是最绚烂的烟火,死在了最灿烂的时候。

    而就在我以为我会很尴尬的趴在旱魃身上的时候,却不曾想,我整个身体,都向着身体里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