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五十三章:狐仙

    这不可能,毕竟凤齐天还是个很好了解的人的,而且我也没给他什么希望,所以他不可能会像是英姑一样,不过我对英姑对胡仙的感情还是很好奇的,之前她跟我说过胡仙害死了她的老公,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英姑一直都对胡仙有了恨意?

    我没接柳龙庭的话,而是问他说他知不知道英姑和胡仙的感情故事啊?

    柳龙庭见我根本没心思回答他跟我说的话,也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叫我别问他了,他现在心情不好,懒得跟我说话。

    我转头对柳龙庭扁了下唇,不问就不问。

    我们要去找英姑的县城,就在的下塘县的隔壁,柳龙庭按着英姑的气息,去寻找英姑,七拐八弯的,我们在一个公园的亭子里找到了一个模样年轻美貌的年轻女人。

    这个年轻女人眉眼间倒是有几分英姑的模样,但是又比英姑年轻很多,看起来这个女人是做杂技表演的,亭子外面立着个观看动物表演的牌子,十块钱要求表演一次节目,而这女人手里牵着一只跟狗一样大的大白狐狸,一根粗实的套索牢牢的套在了狐狸的脖子里,这只狐狸像是很久都没有洗过澡了,一声白毛脏的就像是地上拖地的抹布,而狐狸的身后,则还有一些别的像是猫啊狗啊之类的动物。

    “我们会不会找错了?”我转头问站在我身边的柳龙庭。

    柳龙庭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生我没哄他的气,没理我,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会动物表演的女人看,神色复杂。

    而我看着柳龙庭眼里复杂的神色,猜到了些什么,可能是柳龙庭怀疑这个女人就是英姑,可是如果是英姑的话,英姑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肉体凡胎,怎么可能会变的这么年轻漂亮?

    那女人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和柳龙庭的到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往周围的人群要喝:“快来看动物表演啊,我这动物叫他们表演什么都会,十块钱一次,不看白不看啊!”说着的时候,拿着一个碗,放到了我和柳龙庭的面前。

    柳龙庭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任何想掏钱的举动,而我从来就不喜欢看什么动物表演,也就没给,不过我身边的人却掏了张十块钱,然后跟这女人说:“叫那只狐狸,翻几个跟斗吧!”

    “好勒!”这女人收了钱,用力的扯了下手中的狐狸,对他怒吼了一声:“听见了吗,翻跟斗!”

    那只狐狸看起来病恹恹的,一直都趴在地上。不能动弹,而英姑见狐狸不动,又使劲的扯了跟棍子,往狐狸身上打下去:“叫你翻你就翻,这是你欠我的。你还不完,赶紧给我翻!”

    这棍子一下下打的,打的我都能听见那棍子撞在骨头上而发出来的声音,我看着有点心疼,想拉柳龙庭走。但是柳龙庭的目光还锁在这只狐狸还有这女人的脸上,丝毫都没动弹过一分。

    我心里骂这柳龙庭怎么这么变态,自己也都还是动物呢,还喜欢看这种把戏?

    不过柳龙庭不走,我也不好走。于是就陪着他看,而那只狐狸被打的忽然像是回光返照了,忽然整个身体立了起来,像是个人似得往前面翻了几个跟斗,翻完了之后。顿时又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再也起不来了。

    这女人一见这狐狸趴在地上起不来,顿时就感到无比抱歉,低三下气的跟着刚才给十块钱的男人说不好意思啊,这狐狸今天是生病了,所以翻不起来,然后还说了几句好话。

    本来也就是十块钱的事情,这狐狸都翻了好几下了,这十块钱也花的值当了,但是因为这女人的道歉,让我身边这男人有了优越感,本来他也没将这十块钱当回事,女人这么一道歉,他立马就觉的自己高人一等,对着女人笑了一声:“说道歉没用。你这就是骗钱,赔钱赔钱,老子不看了。”不过这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想了一会,又跟这女人说:“不想赔钱也简单。除非你让这几只动物给我表演个怎么交配什么的,我这钱就不要你赔了。”

    我去,这世界上真是什么人都有!我看着我身边这个男人都想揍他了,什么他想看交配就给他表演交配,这动物不是命吗?难道动物就没有尊严?

    可是这个女人也是贱,一听到说这男的想看动物交配的时候,立马就从笼子里掏出了一只狗和一只猫来,说让大伙看点新鲜的!

    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法术,那只狗和猫,真的当场做起那种事情来!

    这种场景。看的我直犯恶心,很多女孩子跟我一样,都有点看不下去,想走了,而那女人见我们想走。赶紧的挽留我们,跟我们说:“你们别急着走,我还有更新鲜的东西,这狗和猫算什么,我还能让人和蛇交配呢!”

    那女人说着的时候。眼神冷笑着看了眼我和柳龙庭。

    我被这种眼神看的十分的奇怪,这种眼神就像是英姑的眼神,如果不是这女的年轻怕漂亮,我真的就把他认成英姑了。

    周围本来那些想走的观众,一听到那女人说人和蛇也能搞,顿时就来了兴趣,于是纷纷给了钱,说给他们看看?

    人性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一边说这种事情可耻,要打压,可是每个人的的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

    女人收了钱,真的就拿出一个仿真的娃娃,并且掏出了一条蛇缠在那个娃娃身上。

    那种姿势,就跟柳龙庭缠着我是一模一样的,此时我看着,心里感动无比的难堪,胃里一阵翻腾着,十分难受,而周围的人,看的却特别带劲。

    “是不是很刺激?这还只是假的,我们现在所站的人群里,就有一条蛇和一个女人经常做这种事情,那条蛇是仙家,那个女的是那条蛇的弟马,他们下流又龌蹉,这畜生再怎么修炼成仙,还是畜生!你们看看我脚下那只狗,他之前是我的胡仙,看到没。现在成了这副狗样子。”那女人说着的时候,伸脚踢了踢他脚下的那只狐狸,嘴里念了几句咒语,顿时,一道白气从这狐狸的身上涌出来。一个凌乱着满头长发的男人,痛苦的捂着胸口,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那个男人身上原本穿着一件狐皮白袍,可是如今,这袍子早已经肮脏的就像是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一般,黑厚的皮毛围在脖子里,露出一张还稍微干净如玉的小脸来。

    这狐狸忽然变成人,顿时就将周围所有的人吓得尖叫,四散而去,而等那些人都走了之后。柳龙庭看着我们面前的那个女人,冷哼了一声:“你这样亵神,就不怕遭报应吗?”

    “亵神?”那女人顿时就笑了起来:“我英姑做的亵神事情,哪里有你旁边的这个女人多?”

    果然是英姑!

    可是如果她是英姑的话,怎么变得这么年轻!

    英姑见我看着他不可思议的眼神。顿时就笑着朝我走了过来:“怎么了姓白的?是不是我这么年轻漂亮了,你就不认得我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子的?”我问英姑。

    英姑对着我一扬她的双手,跟我说:“我把那狐狸的精元吃了,所以我把我自己变得像是从前刚见他时的那般年轻貌美,看看。我漂亮吧。”

    英姑说着这话的时候,满意的摸了摸她自己的脸,忽然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一般,跟我说:“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昨天晚上,看见柳龙庭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郎情妾意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