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五十六章:孩子的身世

    看我看着柳龙庭穿的单薄而这天气又有些微冷,他是蛇,怕冷,我还是去拿了条空调被悄悄的帮他和淳阳盖上,并且小心翼翼的将桌上的碗筷都收拾进了厨房,然后才回了房间,门一关,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我是个极端的人,要不就是爱的死去活来,要么就是不爱。刚才看着柳龙庭和淳阳躺在一起的样子,我心里一瞬间涌出我想离开柳龙庭的想法,可是想到我要离开他他就真的成为了别的人,我心里就更痛苦。

    我不知道淳阳会在我家住多久,可是就这么一个晚上,她就让我几乎崩溃,更不要说是以后。

    我不想过这种生活,既然我不想离开柳龙庭一辈子,那我就离开他一段时间,等到淳阳走了之后,我就回来,这样我就眼不见心也不烦了。

    想到这,我止住了眼泪,转身继续睡觉。

    这天也亮了,我睡得也不是很深,在迷迷糊糊中的时候,只感觉是柳龙庭走进来了,我的眉间落下两瓣微凉。

    柳龙庭什么话都没说,在他转身走的时候,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抱住了他,但闻见他身上沾有淳阳的香水味又有些排斥,几秒后立即松开,问了他一句:“你爱我吗?”

    柳龙庭可能是怕我这种时候是想无理取闹,于是微微侧头问了下我,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没什么,我就是想听听,确定我还要不要爱你。”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顿时就伸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拍,然后抱住我,对我说:“当然爱你了,别和淳阳计较,你不要搭理她就好了。”

    既然柳龙庭说了爱我,那我就相信她,跟他点了下头,叫他去陪淳阳吧,别管我了。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眉峰微微一聚,似乎对我这话有些不爽,不过也还是向着外面走出去,关门的时候,叫我再多休息一会。

    有些时候,我狂躁起来,让我自己都感觉到可怕,但是有些时候,我冷静下来。却也是无比的冷淡,我表面上看起来不在乎柳龙庭和淳阳怎么怎么样,但是我心里却难受的要命,唯一撑着我下去的,就是等着柳龙庭的计划结束。他的计划结束了,我就不用这么难受下去了。

    上午八九点的时候,我听到柳龙庭他们出门的声音,这才从床上爬起来,但我没想到我一进大厅的时候。看见淳阳直接就在大厅换衣服,将她的内衣内裤和柳龙庭的衣服丢在一起,然后把这些衣服朝着我的方向踢了一脚,跟我说:“去,把我和龙庭的衣服拿去放洗衣机里洗了。”

    看着她和柳龙庭的衣服混在一起。我心里恶心的不行,不过看着她裤子上和沙发上的整洁,我也相信他们昨晚没有发生过关系,于是直接从她的衣服上踩过去,当着没看见的样子。打开电视,顺便回了他一句:“你没手没脚啊,凭什么叫我帮你拿去洗。”

    我说这话,淳阳也不生气,反而像是嘲笑我一般:“像你这么身份卑微的人,要是换成从前先帝在的时候,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如今傍上了柳龙庭,就以为是飞上枝头要做凤凰了吗?”

    可笑,我傍柳龙庭?恐怕这淳阳还不知道我前世是银花教主的身份,要是我没死,管她是什么寡妇还是什么吃皇粮的,我叫她三更死她都活不到天亮。

    “对啊,我就是傍上柳龙庭了怎么了?有本事你把我从这屋里赶出去?”我反问淳阳。

    淳阳笑了一声,跟我说:“你现在肚子里怀着孩子。我当然无法把你赶出去,不过也快了,这人和蛇生的东西,就是妖祟,而且他吃的是精气。你肉体凡胎,根本就承受不住这么多的精气,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你死的时候,到时候,不用我解决你,你这不也还是从这屋子里滚出去了吗?”

    淳阳说的这话,让我心头一沉,不过我想到柳龙庭说他会让我活下去,我也相信柳龙庭他能说到就能做到。于是跟淳阳斗嘴:“可是柳龙庭说他会救我,他能救我,我就还能活着。”

    “哼?拿什么救你?拿他的精元吗?柳龙庭该不是还没有告诉你,你把孩子生下来了,你的肉体。就会随着孩子的降生而死去吧,而且你肚子怀的,我看着也不像是什么普通的东西,那是个大个头厉害的东西。”

    这是我第二次听见别人说我肚子里怀着的是个厉害东西,之前是扫帚精说过。她甚至是直接膜拜我肚子里的孩子,而现在淳阳也说我肚子里的东西是个厉害的东西。

    柳龙庭只跟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想平安生下来,需要大量的精气,可是我之前也听过别的女人怀了仙家孩子的说法,说是仙家来报恩的,女人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人家这种仙家和人生孩子就不会被嘲讽排斥,但到了我这就是错了的,有违天理,难不成就因为我是弟马,我和仙家只能维持弟马和仙家的关系吗?

    “那我肚子里的厉害东西,等我生下来后,你会害怕吗?”我故意笑着问淳阳,想从她这里套出点话来。

    被我这么一问,淳阳脸色顿时有些不好,有些结结巴巴的说:“怕?我怎么可能会怕,我还没确定你这肚子里怀的是人是妖呢,这刚出生的小屁孩,没有一点的灵智,我会怕他?”

    淳阳的脸色出来了她说话的真实性,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她应该是惧怕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并且她也不确定我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厉害的东西。

    淳阳的地位在东北仙家里也不小了,京城吃皇粮的仙,之前和柳龙庭提亲的时候,还有点下嫁的意思,那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比她厉害了,难不成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转世?是天上的神?还是仙家里的上方仙?或者是别的什么更大的角色?

    不过想到此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更爱我肚子里的宝宝,想到此。他那没用的老爹不能为他妈做主的时候,他却用他的身份,直接碾压了淳阳。

    看着我开心的样子,淳阳有些不爽,只见她看了几眼地上被我踩脏的衣服。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鬼主意,直接拿过桌上的水果刀,朝我笑着,直接往她的手腕上一割,顿时一阵猩红的鲜血直流。

    我估摸着她这又是想对柳龙庭撒娇哭诉说我欺负她了,心想她这方法真脑残,她是仙家,刘龙庭怎么可能会信她这种伎俩,于是也没往心里去,而淳阳也没说什么。直接扶着她的手进了她的屋,关门了。

    我懒得理他,柳龙庭买了东西回来后,一进屋就见我一个人在看电视,就问我淳阳呢?

    柳龙庭这么一问。我心里顿时有些不爽,不过告诉她在屋里呢,估计是要朝他告我的状,他进去看看吧。

    柳龙庭听了我这话,也知道我话里的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放下东西进了淳阳的房间,只听见淳阳在房里呜呜的跟他哭了几声后,柳龙庭的声音直接从放房里传了出来:“白静你给我进来!”

    听见柳龙庭喊我的声音,我向着屋里走进去,见柳龙庭抱着淳阳,无比心疼的看着她的手,我就料到我要挨骂了,但还是问柳龙庭怎么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淳阳就在我们这住一段时间,你有这么必要处处要和她过不去吗?”

    柳龙庭很表情很严厉的问我。

    看着耳柳龙庭看着我的这幅模样,我就知道这种时候我怎么解释都没用,想不到他平时这么出聪明,到了这种时候,也就是个傻瓜。

    “我错了,不放心我在家伤害这表子的话,就让我走,让我回奶奶家,或者去河神还有凤齐天那!”

    “想走,可以啊,那也要先和的淳阳道了歉才能走。”